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我促发了“反思改革论战”的升级  

2006-04-14 00:55:04|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我促发了“反思改革论战”的升级
文章提交者:黎明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向大家坦白一件事:我的某些个人言论,和“反思改革论战”的大升级有关。

    目前进行中的尚未明令禁止的“改革开放以来第三次论争”,在2005年9月前,官方并未组织力量介入。之前,网络和报刊几乎所有关于改革的议论,都带有个人、自发或“民间”、“学术”的特点与外表。尽管许多有公权背景的学者和评论人参与了某些“专项论战”,还形成了多个理论焦点和社会热点,但这些活动,的确并非出自政治高层的统筹布置。将“警惕借反思改革为名否定改革”作为重点工作下达各级相关机构,是从去年9月份开始的,其后,秀才班子和“理论大腕”们才倾巢而出,相继出手。

    2005年8月中,在一个非私人性的场合,在轻松调侃的气氛中,几位与会人员谈到许多严肃的话题。其间,来自北京的,具有相当级别的带队调研的官员问我这样一个问题:“近年来互联网言论有什么突出特点、动态趋势?”我当时不假思索地回答:“第一,互联网言论趋向理性;第二,知识分子和各界网民主张民主法制、言论自由的声音,在网上成为压倒性主流;第三,“民间各派”在质疑改革方面--或认为改革走入误区这一点上,基本达成共识,“改革”这个词将是下一个被“毁掉”的词。”

    模仿吹大气的说法,这就算“黎三点”,坦荡坦然“一览有余”如同比基尼。回顾一下,虽说是即席胡扯,倒也逻辑严谨、论述有力--这得益于我平时有个连随口胡扯也讲逻辑的不良习惯。

    这里,对前两点的解释不赘。交待一下对第三点的补充说明:“对改革的‘否定’声音,虽然也来自知识界,但它仍然是‘感性’的,它主要直接来自民间对教育、医疗、住房等等改革的‘痛感’。”当时几位负有重要使命的公务员,对我的谬论那是相当地重视。这倒不难理解:改革活动及其改变的状态,已成为几届领导的“合法性来源”,我归纳出的这种动向和特点,作为重要舆情而“通天”那是必然的。我可以肯定,每个真正领会了“政治”内涵的人,都不会拿我说的这话当耳旁风,要是不重视,那就是他政治上不及格了。从那位带队官员的话语中,我听出这伙计是富有理解力的,要不,就是聊天扯淡我也没什么积极性,“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

    当然,我的个人看法是否准确,还需要调研求证。不过,相信无论任谁看了我的上述言论后,都不难确定调研方向和做出后续判断。并非我这个人特别敏锐、特会观察,其实我所说的,有的体制内人士也早看到了。但这类不是主旋律的音符,如果从他们那里“原创”并上达不是很方便。我本来就是觉悟不高的不入流人士,由我嘴里说出来、报上去,这就很正常,就符合程序和惯例了。

    这年头,说不准谁就是那只南美的蝴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个重要会议召开,出台一些重要条款,没等各地参加会议的人员回到家,“反击”和“导向”的任务就部署到了基层。

    我这人谈不上为什么服务。我是个观察者,没准还是个有专业素养的观察员,但旁观者的身份还是明确的。在愿意说话的时候,对用心听的人,把观察所积累的素材临时归纳一下说出来了,至于对谁谁有用无用、谁谁高不高兴,至于会造成什么效果,按说都不必多想。凡是我“参与”和知道的,都不可能属于“国家机密”,这没有疑问;凡是出自我口的言论,都当废话一筐也不会犯什么错误,也不必掂量计较。说就说了,说了不行,反正也撤不了我“党内外一切职务”。

    还要说明一点,我使用“否定改革”这个词组时,是口头说明“加引号”的,要不就在前面加上“所谓的”。“反击否定改革思潮”,这句话有正解的话,可算用的好,我的道理在于:除非把1978年发动改革的必要性抹煞、消解掉,否则,改革是谁也否定不了的。真正的“否定改革”的势力,只有“毛左”,而即便是“改革失败论者”(我就是其中之一,说我是反思改革先进分子,或者据此认定我有“否定改革罪”,我认),也是在承认改革必要性和改革前期成就的前提下展开论述的--这显然是进行时或预期性的判断。而否定改革派的理由只能是一个:改革前的中国是天堂。
    
    庙堂之上,有人对“否定改革思潮”的兴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错误主要表现于两个方面:

    第一,傻傻地讴歌改革前领袖的伟-光-正,肯定改革前执政的“伟大成就”,这就釜底抽薪式地抽掉了改革的全部的合法性、正当性基础。毛时代既然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都没有,人民幸福的不得了,你改革岂不成了犯罪?既然也承认改革前的“好传统”、“好成绩”,有人拿这作理由否定改革,完全符合逻辑,结论的根据还是你承认并宣扬的“事实”,你还能拿什么理由来反驳人家?又怎么好意思堂堂正正直来直去地反驳他们呢?

    第二,不进行政治改革,为否定改革派制造了一批“粉丝”。保留国民权利、机会不平等的旧体制根本特征,并将此特征为保障改革、促动发展的宝贝,这就让可以主导、影响改革的社会力量,同时兼备了最强的垄断经济权利和发展机会的力量。应以社会公正为目标的改革,其衡量尺度代之以强势的经济利益,抢了不白强,不抢白不抢,“经济改革”也就成为少数人掠夺和牟利的过程。所谓经济改革中的“既得利益”,其实是“特权既得”及其特权的合法扩大与延伸;而“既失利益群体”,说到底是政治权利既失的一大群。这一大群中的许多人,只拥有过去被灌输进去的思想与理论,没别的思想、理论武器;方便他们借助的、利于他们针对现时对手进行“革命斗争”的政治权威偶像,除了依然灿烂的那具尸体也没别人。他们在发展机会不断增多的时候却得不到发展机会,在感受生存痛感的时候,却又听到“平均幸福”的鼓噪,连喊痛的声音都受到冷酷无情的阻击。于是,其中一些人与否定改革派的声音“合拍”、“共鸣”,装着糊涂要“改革者”把那据说原来曾享受的“五大件”还给他们--这就形成了对改革的“合击”局面。
  
    改革决不会被“否定”,对此可以完全放心。没有几个人真愿意回到改革前的社会,有些表示愿意带领大家“回归天堂”的人,之所以能够堂而皇之、大言不惭,只是由于权力对更荒谬理论的支持,对更黑暗年代的歌颂,使他们保留下了一个旧时代的权威根据,拥有了一个现时期反人性而动的无风险借口。认识不到这种情况,简单地将社会人群区分为“否定改革”和“拥护改革”的两部分,划分者的身上就透出了一股浓浓的糊涂味。

    涉及改革的争论升级,挺好。我们社会正经八本的争论不是多了,而是太少。我代表我自己欢迎政府“参战”。尽管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还动不动将对方运动员罚下场的毛病仍然改不了,可也毕竟面对民间声音并非充耳不闻、不当回事了。“改革利益的普惠性”,“全体人民共享改革成果”,这类话语和强调是否意味着当局在“反击”和“导向”的同时也“反思”了?是否意味着在“反思改革”中产生了某些新感觉、新思路?不肯定,但愿是。总之,我不后悔我促发了“第三次争论”的升级。一个人常反思一下,或能不丢三拉四;一个集体常反思一下,或许不忘七忘八呢。
    
               2006年4月6日
    凯迪黎明文集:http://www.cat898.com/lib/index.asp?libid=8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