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说杂文   

2006-04-29 20: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悟 杂 文
  作者:黎明 


    中国人热衷于为社会“美容养颜”,忌讳为社会机体“排毒化淤”。虽然“化妆师”多如牛虱,“美容店”繁若星辰,极力涂脂抹粉而终无法“神采奕奕”。杂文是排毒化淤的,亦泻亦补,标本兼治。主治良心亏损、精神贫血和文化苍白(表症有心虚气喘、失忆失语、腰膝酸软、口臭舌歪、机能亢奋等)。精心煎熬,浓缩智性、理性之精华内服,能祛邪败火、清心明目、健脑强记、补钙壮骨、宜肾利胆,可收“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奇效。我看,以疗效论杂文,可称其为“中华解毒散”、“民族醒魂汤”、“国民大补丸”。
这不是“杂文补天论”、“杂文兴国论”吗?我没说杂文能救亡兴国,我是说杂文是我们自产自用的“好药”,可以增强自身免疫力,激发自身肌体的活力。这“免疫力”和“活力”即我们欲立欲扬的“民族魂”。救亡兴国离不了“民族魂”,而杂文正是集中体现“民族魂”的载体,并且是近百年来“民族魂”的主要载体。

杂文是民族的,因其“非常中国”而不能“成为世界的”。它是区别中华民族和其他民族的标志性社会产品,反映着中国人的文化与性格特色,表现着中国人对自己历史经历与当代生存环境的理解。这一“中国特色”不象舞龙耍狮等文化表象那样有直观性,作为精髓和灵魂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流动或者“拿来”的。故交流、鉴赏可,“移植”却做不到。
老外看不懂中国杂文,不会是真正的“中国通”,若外国人写得一手好杂文,也不好称他为“中国通”——他已经彻头彻尾地“中国化”,成中国人了,是个“超越”自己祖宗八辈、以中国文化血脉“大换血”了的中国平民。
然而,当代杂文并非因“纯粹中国”而“非常中国”,正如当今中国并非“纯粹”却依然“中国”。正是由于借鉴西方思维方式和现代社科成果,杂文才集中国文化的简约与西方思维的周延于一体,兼启蒙与学研任务于一身。面对新旧世界的冲突搏杀,面对国民性顽疾等特殊国情,中国的思想者、革命者选择了杂文。伟大的自由战士鲁迅,将“德赛先生”的精气神输入“民族魂”,方铸就自身与杂文的辉煌。而今,先行者壮志未酬,传“五四”精神,壮鲁迅风骨,仍为杂文使命,仍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杂文如能“走遍世界”,对世界未必是好事;杂文在未来嬗变或消亡,对中国未必是坏事。有一点可以确定:在当代中国若杂文生存环境不良,肯定是国家的坏事。近几十年来杂文的兴衰对国运民生显然有着“晴雨表”的功能。“壮士荣辱与国同”,杂文,壮士也。许多外国的文化大师,因中国有鲁迅及杂文而敬重中国,有些中国的文化官员,却因鲁迅精神的“抬头”和杂文的“人气”而心存忌畏。到底是谁更有“中国心”,值得三思。

“没有杂文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没有杂文的中国,同‘无声的中国’几乎是同义语”。严秀老前辈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话。其实“不可想象”和“无声的中国”是中年人早就亲身经历、耳闻目睹过的。啥样呢?在“内部”,那就是水深火热中全民瞎折腾,骨肉相残、互为地狱造成民族大浩劫;对“外部”,就是让全世界目瞪口呆,史无前例地把一个“国际大傻帽儿”揽到了文明古国的头上。没有杂文的无声中国,即毁灭中华文明的中国,是辱没祖先的中国!
从打击力度与残酷程度看,杂文似乎该是一个稀巴烂的局面,一个让人谈虎色变的文种。实际上杂文却是屡仆屡起,富有“死不改悔”精神。这种坚韧生命力的源头在哪里呢?我以为执著朴素真理的杂文是本能的代言者,它和一个民族求生、求真、求美、求强的本能,结成了生死同盟。

按说,作为一种文体形式,杂文应是中性的,并没有“阶级性”。事实上,如姚文元等帮凶、文痞也曾利用过这种文体。然而回顾杂文历史及其对人心的影响,的确如阿敏先生所说,杂文是“最有理由不该受到伤害,最有理由应该得到褒奖的文体”。为什么在一般人心目中,杂文属于人民大众、成为正义化身呢?为什么杂文获得了其他文体所没有的群体的、文体的光荣呢?一则,是显赫的杂文之敌“帮助”人们清晰了杂文的定位,暴虐和荒谬的流行及其造成的痛苦,印证了杂文的良心、忧思及预言;二来,强求“舆论一律”激起了社会心理的反弹,杂文作为可以有限地“保持异议”的一种方式,因成为知识分子与公众诉求的共同渠道而被认同。也就是说,对杂文的认同,实际上反映了对言论、思想开放畅达的憧憬与追求。于是,在人们潜意识中对杂文形成了这种定义:杂文的本质是弱者的思想与战斗,杂文代表占多数的弱势群体。因此,杂文从公众意识那里获得了自行“清理门户”的机制:凡是背靠强权取悦主子而向被奴役者发威发难发说教的杂文,都不是杂文。
有黄色小说,无黄色杂文;有马屁诗歌,无马屁杂文;卿卿我我风花雪月鸡毛蒜皮皆可成散文,在杂文那里却是不入流的东西;有各种“戏说”的剧本,没有神侃胡编的杂文;有抄来抄去、不沾半点文采的论文,杂文无论如何也堕落不成这般德行…..不靠拜金、媚上、凶杀、色情、猎奇而卓立于世的杂文,不写低三下四乌七八糟的作者,不被“黄黑灰毒”所吸引而喜欢杂文的读者——这样的作品、作者和读者,若不凭思想、艺术的品位,还能凭什么?如果在这种作品、作者、读者中还看不到希望和光明,那还有希望和光明吗?

我看“杂文的突破”很容易,只要管杂文的想突破就能突破。眼下还用不着对作者有什么特别要求。第一步先把作者写得“过于好”的退稿发了;第二步再把抽屉里的未投稿调动出来;第三步作者会将积压在心里的存货“变现”。这样,就朝着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一步一层天”了。
虽然老喊靠文化竞争,其实如今还没到拼文化的时候。观察传播业和杂文成功的地方,高明处不过是宽松一点;落后的地方,也就是僵化一点。“大度”一些,人才和好稿都来了。傻话一少,实话一多,读者、市场、影响都有了。杂文,是僵化与否的试金石,在许多成功的传媒那里,它是支撑品位的脊柱,赋予传媒活力的灵魂。
杂文必有锐气,好杂文应兼备锐气、才气、大气;好刊物、好编辑如好杂文。“我不写杂文谁写杂文”是种精神,“我不疼杂文谁疼杂文”得更精神。
没想到杂文研究竟然这么难!一直对研究能力较有自信,一旦认真面对杂文现象,才明白什么叫“阅读的恐惧”,为什么会“予欲无言”。惶恐中想到惶恐得有理:大师和思想者合力成杂文之高深,专家和种种社科人文学科成杂文之博大——尽管如此,杂文的超越与效益不仅取决于自身的因素,更取决于读者的品质。

2001年11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