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小人不计大人过  

2006-05-18 01:2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人不计大人过
  作者:黎明 

    和“君子”相对应的“小人”,以品格、道德论,指的是“卑鄙的人”;和“大人”相对应的“小人”,以地位、身份论,所指“小人”为等级制度中的“卑微的人”。对这后一种“小人”,可冠以“小老大”之称——小贱民、老百姓、大多数“三位一体”,此名可谓名副其实。本文所说的“小人”,即“小老大”这一种。

   “大人不计小人过”,这话是小人、大人两类人都常说的,但它的作用却分明具有“阶级性”。在小人一方,它是附带奉承的乞求;在另一方,它是大人们自尊其大的做作,用以笼络小人或显示其“宽以待人”。这句从古兴到今的名言,该属大人们非常重视的“形象学”范畴。

而我所论的“小人不计大人过”,似乎和社会学、历史学中的“研究成果”沾边。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等各色大人,其主要精力与智慧,都放在“小人不计大人过”的制度设计和制度维护上。统治者都按此既定方针办,使得“小人不计大人过”成了生活中的主导规则与社会的“主流思想”。实际上,中国人的主流文化传统与政治传统就是这,以往旧体制的本质特征和终极追求也是它。这种中国“超稳定历史”中的超级社会现象,显现出一条颤颤微微的“历史主线”。

与“历史主线”相辅相成的,是两条副线:一条是“大人乱计小人过”;另一条是“大人乱计大人过”。主线与副线以“权力”为核心交叉、纠缠,绘出血色血腥的所谓的波澜壮阔与威武雄壮的“历史画卷”。若“三线”均无激烈战事,黎民小人可当一阵子“太平犬”,就这“幸福时光”,过上过不上,小人一点家也当不了,还得取决于大人的品行和心情。

小人不计大人过,即中国社会数千年停滞不前的主要根源,即广大的小人们大倒霉运的总根源。就为这,大人们得以肆无忌惮地压榨、欺凌小人。大人之间相互计较一番,也免不了小人遭罪。小人在大人眼里其实一直不是人,而是私产、炮灰和工具。“民本思想”在纸面上倒有几句,但从来都没有上升为大人们的“国家意识形态”(即便成了国家理论实际上也不会拿民当本)。顾炎武不懂“责权利统一”原则,不顾王朝“主权”、“王土”与人民无关的事实,大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未免自作多情。既然国非匹夫之国,既然“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匹夫们何责之有?

小人不计大人过,是由于不敢计、不能计。计大人过就是滔天大罪,就有灭门之祸,不到反正都是一个死的时候,就强忍着当顺民。被大人们糟蹋的活不下去,揭竿而起的结局也很惨。拼着性命计大人过,要么遭血腥弹压,要么将血肉铺成“非主流大人”和流氓小人的登台阶梯。以暴易暴的夺权者会鼓励小人们英勇献身,取得权力之前会树立“代小人计大人过”的形象,可一旦得势,还是当小人们的奴隶主。

小人不计大人过,还因为统治者思想教育的成功。他们使小人“知天命”,自认其小,自甘其贱,这就以“不想计大人过”的“思想基础”,为“不计大人过”提供了“根本保证”。

我们的祖先始终没找到一条制约大人的思路,再好的思想家也只是寄希望于“内圣外王”,建设社会制衡机制的实践更谈不上。于是,人民从来没有胜利过,人民的失败延续了数千年。

这么说不是“历史虚无主义”吗?很不幸,常说的“人民必胜”和“胜利属于人民”才真是“虚无”呢。旧史学中的历史净是帝王、宫廷史,没人民什么事儿,人民是“虚无”的。然而,依革命的唯物史观所说,“一部中国历史是农民起义史”,情况仍然不妙:“人民”是有了,可“人民的胜利”还是“虚无”——“一部农民起义史”,难道不是“一部农民起义失败史”吗?谁有本事编出一部“胜利史”呢?

没有制约的大人,纵属天生圣贤亦难免沦为品格上的卑劣小人。大人们可着劲比谁更黑、谁更厚、谁更流氓——最黑厚者得天下。大人们对这实情自然说不出口,就编出“得人心者得天下”的说辞。可这“理论”还是把流氓本性曝光了——他把大家的天下“得”了、霸了,最流氓、最损人的事不过如此吧。

艾克顿勋爵有名言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近几年已普及于中国民间。细想想,这话并非周密、到位。我觉得该这么说:“绝对的权力即绝对的腐败,绝对的权力即腐败的颠峰状态和终极作品。”琢磨艾氏名言,再看母国历史又有一番体会:人民失败、流氓胜利的中国历史,同时也是一部“绝对腐败史”。

除了民主,人民没有真正的胜利;没有民主,人民就难逃“从失败走向失败”的命运。而民主思想与制度的核心内容,其实是非暴力的“小人能计大人过”。数千年来,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非民主制衡机制莫属。孟德斯鸠、华盛顿等思想家、政治家,对人类“共产主义”理想和“世界大同”事业贡献巨大——民主社会使得小人上升为有权阶级,政治平等、机会平等不仅消灭专制暴君,也大量消灭“地位小人”、“卑劣小人”和“暴民”、“愚民”,这自然要比不民主社会健康、稳定,当然离“消灭阶级”的目标近了许多。

小人不计大人过,人民永远不好过。要“政治文明”,就必须要“小人能计大人过”的制度。观念上,现在我们还得鼓起勇气向古罗马人学,学他们对着君主说:“你虽然是国王,但你我有同样的发言权!”

2003年4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