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盛大林:究竟什么是“理性”?  

2006-05-27 00:3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究竟什么是“理性”?
盛大林

数月之前关于张维迎和郎咸平的争论,连带引发了“理性”之“非理性”之争。双方都认为自己是“理性”的,而对方是“非理性”的。著名时评家、我的老朋友童大焕先生甚至抛出了“愤怒也是一种理性”的观点。我当然是不同意的。大焕还建议我多向“清醒”的人比如马少华先生生请教。马少华先生原为《中国青年报》久负盛名的新闻评论家,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是新闻评论界把新闻评论实践与新闻评论理论结合得最好的专家,同时也大焕和我共同的良师益友。但我没有请教少华。这倒不是因为我不愿虚心当学生,也不是担心少华会站在大焕一边,而只是不想把争论扩大化。没想到黎明先生旧事重提,并最终引起了少华的关注。

“张维迎之争”渐渐平息。人们的情绪也渐渐平复。现在应该可以心平气和地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吧——

语言或概念的确定性或约定性,是讨论的前提。如果争论几方的概念,字虽同而义殊异,那么讨论就成了自说自话。

那么,究竟什么是“理性”呢?我的阅读范围有限,至今还没有发现有哪位前贤为这个概念归纳出一个言简义赅的定义。以我的才智和学识,当然力有不逮。但在我的心目中,理性与非理性还是有其基本的内涵——

一,理性重在“讲理”。它是“以理服人”的,而不是以权压人、用棍打人,更不是用大帽子扣人,用贴标签的方式区分人。“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为什么好呢?没有说出什么理由,似乎也不需要理由。这就是最不理性的表述方式。“领导说的准没错”,“公然反对毛主席”,“你这是资产阶级的人性论”,“他是孔老二的孝子贤孙”,“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张维迎是堕落的知识分子”,“盛大林是资本家的走狗”……这些说法都是不理性的。

二,理性最讲“逻辑”。“讲理”是原则,“逻辑”是工具。因为什么,所以什么,进而又如何——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理”是用逻辑“推”出来的,所谓“推理”是也。理性就是从最基本的事实出发,遵从事物发展的规律,从而得到令人信服的结论。

三,理性基于“科学”。这里所说的“科学”有两层含义:一是科学的方法、科学的理论;二是科学的态度、科学的精神。理性与非理性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能不能用科学的态度对待事物、能不能以科学的精神判断是非。比如,理性的人不追求绝对,不妄想完美。不把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作为目标,不简单地把理想当成现实。

四,理性讲求“权衡”。全面占有各方面的信息,兼顾各利益主体的诉求,考虑各种可能的结果,然后进行分析、比较、权衡。多利相比选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没有“最优”,就追求“次优”;做不到“最好”,就选择“最不坏”。因为“次优”有缺陷、不完美就排斥、抛弃,就是不理性的表现。

五,理性贵在“建设”。人们常把理性和建设性并列在一起。其实,建设性也应该是理性的一种表现。“破坏”比较容易,“建设”则困难得多。评价一种东西,在“批判”之后,最好还能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也许有人要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反正这样不行,我就是要批判,不行吗?不错,批判是公民的权利,但这种批判不是理性的批判,这种为批判而批判的态度也不是理性的态度。理性应该是向前看的。

六,理性需要“妥协”。“对抗”是理性所排斥的。你死我活、以暴制暴都是非理性的表现。当矛盾产生时,理性的选择应该是坐下来,求同存异,努力寻找最大的公约数。兵戎相见,玉石俱焚;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双方都应该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而旁观者则应该站在完全中立的立场上。

七,理性出于“冷静”。情绪影响判断,“冷静”是理性所必须的思维环境。理性天然地排斥愤怒、暴躁、狂热、偏执、痴迷等精神状态。因为,只有在冷静的状态下,思想者才能合理地梳理信息、准确地把握分寸、适当地运用规律、全面地权衡利弊、公平地得出结论。而痴迷容易让人失去理智,暴躁可能让人思维混乱,狂热往往让人不讲逻辑,偏执常常让人厚此薄彼,愤怒有时让人突破底线。“愤怒也是一种理性”,“大不了革命!”大焕先生的这些不理性的话,就是在激愤状态下说出来的。人们可以理性地表达愤怒,但难以愤怒地达致理性。表达愤怒当然是公民的权利,但有理性地表达愤怒和非理性地表达愤怒之分。但大焕把表达愤怒的权利与表达愤怒的方式混为一谈,这就是思维混乱的表现。《答少华——“敢怒而又敢言”的自由》中所举皮尔逊与杜鲁门互骂的例子,实际上就是两人非理性的表现——至少在互骂的时候他们不是理性的。换句话说,这件事体现的是自由,而不是理性。

笔者才疏学浅,考虑也不成熟。以上的归纳,只是我对理性的个人理解。虽然可能还不全面和准确,但自信还是靠谱的。借此机会,先写出来。不足之处,敬请批评。如果能对大家在“理性”这个概念上取得共识有所帮助,吾当甚慰。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