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摆个摊儿卖提案  

2006-05-28 23:5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摆个摊儿卖提案
  作者:黎明 
      眼看开“两会”,想起了前年的一件事。那回,朋友说他的一个好朋友请客,找我有事商量。见面后问起事由,原来做东的是位人大代表,开会之前正愁着不会写提案。听说我平时好研究“公家的事”,想让我指点指点—最好是当场写个提案出来。

我说不会写就不写,无所谓的事。对方坚持,说了两条理由:一是领导要求每个代表都写,有些代表写好多条,人家都有就咱没有,脸上挂不住;二是还要评议交上去的提案,对好提案发奖金,他要争取“表现好一点”,让领导觉得“没选错人”。我不好一再推辞,又觉得直接代劳“参政议政”不合适,就整理一下思路,临时凑出“怎样写提(议)案”的“讲义”,想通过“启发式教学”让代表拿出自己的提案来。

我把提案大致分了个层次、类别,简单提示一下所涉及的问题,如全局性的、局部的、专业的,务实的、务虚的,花钱的、不花钱的,一时的、长期的……无非是改什么、去什么、建什么、求什么、反什么、倡什么,有所为有所不为。讲着讲着觉得效果不好,干脆直接说可以作提案的具体事:对没有劳动能力的农民应免收税费;减去一户农家的几百元税费就等于把发展权还给了“三农”;义务教育是假的,应落实不收费的义务教育;城管野蛮执法比商贩不规范行为危害更大应予纠正;某条河流污染严重应予治理;企业经营环境不良政府职能部门应检点行为……说了十几条。

饭桌上我讲他听,“黄瓜菜都凉了”。代表突发一问:“黎明,你为什么不去卖提案?”我愣愣神问他说什么,他又说了一遍。我笑开了,那笑明显流露了嘲笑,朋友在一旁使个眼色提醒了我。收住笑,我说:“你可真敢想。”

代表选了个不会得罪任何人的话题当提案,这事结了。回到单位,想起“卖提案”的事儿,当笑话对同事侃。同事听了说“马上就干”,“我们几个分工协作,两天拿出一百个提案,以质定价,最低价二百元,卖给两会代表,至少能挣万把块。” 确定不是玩笑话之后,这反应让我跌破眼镜,连说“这怎么行”。同事反问我“你说怎么不行?”这一问把我问醒了,忽然感到自己头脑中有些僵化的东西,有些个传统教育留下的不自觉的旧成见。

“卖提案”其实没什么错,一不违法,二不缺德,没什么可笑的。卖的是智力成果,掺不了假;益于买卖双方和政府、公众,有“四赢”之效。在技术上没什么难处,只要算得上是个写杂文、评论的人,肚子里都装着好多建设性意见,如果搞过区域社会经济战略研究,那就等于有一整套的“组合提案”。按说这交易和商品应属于高品位、高档次的那种,该叫作“市场机制调节下的参政议政”。在成熟的民主社会,议员或“代表”的提案、建议,并非纯粹个人化的智力产品,其中民众、研究所和公司对动议、决策若有贡献,采纳的一方给予经济回报理所当然。我为什么觉得“卖提案”荒唐可笑呢?原因是我意识深处有某种“圣化”参政议政的惯性,一提“卖”,就觉得把“政治”降了格,有种“亵渎”的意味。

理论上虽无障碍,但充分考虑一下,还是不能把“卖提案”的创意付诸实施。主要的是担心政府、警察的反应。事无先例,虽不违法,要是碰上个二百五领导发火下令抓人,扣一个“扰乱公务”、“破坏两会”的罪名,找谁讲理去?你卖提案,有人肯定要发火,因为他会以为这有损官员和代表的形象,甚至可能认定为对官方的“羞辱”与“挑衅”。要想“炒作”的话,另当别论,受些罪权当“成本”,或许能落点儿虚名。假如因为卖提案被抓起来,外地报纸很可能出现《某地有人卖提案》的新闻,后续有《卖提案一案引起xx思考》的报道也有可能。我不想出这样的名,当然不会去冒这样的险。

叙此事,作假想,不是废话,这种事情的确能反映“政治文明”水平。比如,从中可看出官方对社情民意的接纳方式,对社会智力引进的渠道与效能,对权力制衡机制与民主监督的态度等等。客观的说,以巨额税费维持运转的庞大机构,无论从公正、效率哪方面考量,都对不起它的纳税人—症结是“代表”的“代表资格”问题没解决好。
 
最让人恶心的是“领导”指定“人民代表”和“各界代表”。“领导”喜欢指定谁?首选是服从领导的、失去“自我”的、连自己也代表不了的人,他们能担当的角色,不过肉喇叭、花瓶、痒痒挠而已。这一“官选代表”章法的实际作用,其实是彻底解除“代表”们的制衡权力的权利,“过滤”掉对权力不利的民情和智力,让一个国家付出巨大代价,做一个不华也不实的弱智儿游戏。

假民主、假选举的把戏该结束了,民选的、竞选的代表应早日登上历史舞台。若此,我会对这些真正的代表卖提案、送提案,为他们行使民主权利而满腔热忱地尽一份公民义务。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