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该是政治怕非典   

2006-07-03 10:1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是政治怕非典
  作者:黎明 
                 

  “抗非”之战还没结束,凯歌类型的“非典怕政治”调子唱开了。据说,被拟人化、形象化了的非典,有意志有智谋顽强的狡猾的非典,和“政治优势”过了几招,败了。


中央政府提醒各地不要产生麻痹情绪,而“非典怕政治论”已有总结战果、庆祝胜利的意思了。对此小调儿,不能因其“突出政治”而应和;这样“讲政治”恐怕要误正事。我奉劝各位满怀歌颂热情的闲人,还是悠着点好。

产生此论不怪,说早在经验之内、预料之中并非浮夸。在以往的灾难与挫折中,对政治优越的强调总是大张旗鼓,唯恐大家对最宝贵的东西视而不见、见而不珍。灾难过后,我们总会庆祝胜利,渲染遭难抗灾时的无怨无悔与舍身奉献,搞得高歌入云,欢声雷动,而最要紧的反思与补救工作往往被冷落、被搁置。这种坏毛病,总是打着“政治需要”的旗号,对掩盖弊端、推脱管理责任很有效,同时还浪费资源、干扰重点、留下隐患。说实话,人们对这套把戏早就看透、看烦了。受灾是一时的,光荣是永远的,胜利是一贯的,反正说胜利就胜利,回回都要胜利,(不可能不胜利,不死不伤的人多着呢)最后胜利总是属于我们,弄得似乎是越遭灾越活跃越胜利,出事越多越有功越光荣---能不厌烦吗?

务实的政治当注意到人们的厌烦情绪。但泛政治化的风气依然蔚然,一大批专门靠政治吃饭的“非典性政治工作者”空耗资源,玩虚的百能百巧,来实的实在不行。可越是没事干就总想表现自己干过事、出过力。所以,一有事由就搬出现成的万金油理论涂这抹那的。最讲政治的国度里,“从政”的乌泱乌泱的,“政治眼”多得就跟筛子眼儿似的,按理说该有天下第一的政治才对得起国民,但实际上“政治”却并不因此特别文明,怎么回事呢?瞎了呗。“政治眼”有很多不假,可大多盯在马屁上,能不浪费吗。要说这些人懂政治,也就懂得“马屁政治”,只知道拍马总不会错,“宁可拍空三千,不可放过一拍”,至于文明政治是啥样的,该敬畏什么忌讳什么,根本不想,这就老出些常识性错误和半吊子精神产品。

说“非典怕政治论”的始作俑者不懂政治,估计人家不服。不过,他这一掌的确拍得不是地方,谁要是欣然接受那算傻到家了。

“萨斯”最早在广东爆发,而广东的政治和整个大陆的政治并无不同,它“怕政治”就冲咱的广东下了手,敢情这萨斯就恨咱强势的政治,专门不畏强手“挑战极限”,“越是艰险越向前”?有政治不优越而不发生非典爆发和流行的地方,也有爆发后比大陆早控制住的地方,那又该咋说呢?该不会说“咱因为政治好而招灾”吧!光顾了和政治胡连八扯而钻头不顾腚,这就违反了拍马的“顾腚原则”。让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觉得不象话,玩砸了。

非典是新发传染病种,现在对它的一些特性和消亡规律还摸不清楚,谁都不敢拍胸脯打保票要它限期消失,也不敢断言它不会再发作起来。只要是个能配得上“政治家”称号的,说起话来都得保留余地,不能轻易把非典疫情的一时缓解和“政治”尤其是“制度”紧密挂钩。不然,疫情一旦反复,那就等于说“政治”和“制度”有问题,到头来让人觉得真不顶用。揽得一时风光,落得长期狼狈,跟着下边的吹鼓手胡吹,这回真有风险。

面临非典侵袭,信息封闭与****贻害无算,科研体制打了败仗,公共卫生体系破绽百出,“三农”问题更加严重,假冒伪劣商品、药材迎“难”而上,荒唐的迷信风行全国,公民意识缺位显出重大隐患……这和以往的政治思路、政策侧重等肯定有一些关系。十全十美、一贯正确的政治和政治家并不存在,籍此非常时期反思一番,“亡羊补牢”有益于国家、人民而无损于谁的光辉形象。这次非典灾难,客观上提出一个重要命题:政治也要“三讲”,即讲科学、讲民主、讲进步,中国政治上的与时俱进势在必行。反之,如果在这问题集中暴露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大力突出政治的“一枝独秀”,靠权力和宣传优势抢“抗非”的头功,那就寒了“战士”的心,绝了“完善”的路。“非典怕政治”是“暗奉承”,明说即为“非典怕领导”,假如领导不聪明而顺杆爬,找骂。

客观地说,非典不存在怕谁的问题,只有人怕灾,没有灾怕人。地震、台风、洪旱、瘟疫等各种天灾没有一个怕人的。是人就怕灾,怕灾没什么不光彩,要是人不怕灾人就不是人了。天灾荼毒生灵、破坏经济、增加失业,你怕,我怕,大家都怕。比起消灾避祸的需求,“政治需要”算个屁呀!可偏那政治不慌不忙,牛B烘烘豪情万丈地“壮痔凌云”,冲着无言无情之大自然宣称其“不可战胜”,这样的政治不怕大家所怕,根本就没和大家站在一条线上,肯定不是百姓的政治,肯定是不文明的政治。

不怕天灾的政治,是人祸。无所敬畏的政治即社会瘟神,无所敬畏的“政治家”必是上了神坛的魔头、民贼。文明政治比强权的野蛮的政治胆子小得多,怕这怕那牵牵拌拌的事多,政治家要显个“伟大气魄”很难。文明政治就怕人民与社会付出代价,尤其怕出大灾、出人命,而不文明的政治之所以气壮如牛、人莫予毒,其“优越性”归根结底集中体现在“不怕死人”和“不怕苦”上,耍起泼皮来有国民生命和生计当本钱。如今这种“泼皮政治”的“政治生活”越来越不好过,人们越来越不拿它当政治,见到它的“政治面貌”就招呼说:“噢,流氓啊!”

社会组织和公共政策在抗灾中的功能与贡献不可否认,这里所强调指出的是:“怕”是真正的动力,有效的“抗非”之战,从政治和官员怕非典开始。正是怕非典的政治,以“依靠科学”为纲,整合社会资源,与人民本能需求结盟,才取得了“抗非”的一定成果。(请注意“人民本能需求”这一概念)不和“人民本能”结盟的政治,则毫无公信度和优越性,人们会出于本能需求而排斥它、反抗它。在所谓“信息封闭”的时候,官员信誓旦旦屡屡辟谣也无法让人相信,只因这种“不怕”和“没问题”的表白,与“本能的发现及需求”完全逆反。而当政治坦对真相,政策顺天应人时,民众就不可能不响应、不配合---保命自救的大事乃“根本利益”,不同于缴钱整人搞形式,信息通报到了还消极怠工,那不是找死吗?

把政治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夸耀政治无所不能、无坚不摧,正是政治落后而不自觉的典型表现。其实,怕灾难怕血腥怕舆论的政治,才称得上政治。怕,基于爱,没有怕,就没有爱。爱人民的政治,更怕人民,(政治不怕人民,人民必怕政治)文明发达的人民政治有此特征。为争夺和保护一伙人的政治地位不惜血流成河,为了维护某个人的权威不管死多少人,为避免损害“政绩”报喜不报忧,为开个什么会搁置起人命关天的大事……如这等高于民生、高于民权、高于法律、高于真实、高于民族前途的政治,瞎政乱治而已。

政治就该怕非典,就该怕所有对国民对社会不利的一切。不怕,反而是耻辱和无能。拆开“政”字看一看,包含着“正”与“文”:“正直”、“正义”……“文明”、“文化”……政治最怕没有这必不可缺的两部分,没有,就没“治”了,或者说,把人全都给“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