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其实我本是个唱响“主旋律”的刺头  

2006-09-16 11:37:50|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提交者:黎明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在《以民间的名义,夺过“主流”的桂冠》一文中讲了:估价舆论态势和人心背向,应摒弃“官本位”标准,不必跟随权势的眼色。当今时代,看声音、观点、主张的强势和弱势,既不取决于权势和组织,也不取决于在什么媒体上占多大版面或时段。道在民间,声音的主流只能在民间;而现今在民间之外,和民间对立并压制民间多元声音的“主流”,其实是“伪主流”。现代法理和国家伦理,都是支持“民间”的主流资格的,否则,那就“反动透顶”了。

    我说,不断取得胜利的“我们”(即海内外民间发出“历史先声”的朋友及众多的顶帖人)是真正的主流,此文再为此说提供一些具体论据。请注意,虽然从中会看出民智、民声对权力与政策可能发生过某些影响,但我并非在依据官方态度来判断民智、民声的价值。

   先发后赢,引发各界读者(包括部分“官界”读者)共鸣,或逐步获得大范围认同的观点、主张,即主流之声。它在开始阶段可能被多数、被权力所拒斥,但它代表着“根本利益”和思想、思潮的“前进方向”。认真考察某种思想、舆论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无论以什么“标准”作为评价尺度,“主流”和“非主流”都在不断变化中。

    上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和中国当局有过一段“蜜月期”。许多人主动献智献策,希望通过参与当局主持的改革体现自己的价值。有个蛮有意思的说法表现这一现象,说那是一个“上折子的年代”。其时,官方由体改、政研部门和学府、研究所等等机构牵头的学术研讨活动频繁进行,就连国有企事业系统内的学术调研也风风火火(这其中有“评职称”时看重论文的推动力起作用)。许多在80年代说过的“很正常”的话,到后来却被当作“不正常”了,当时的某些“主流言论”,尔后被当成了“异端邪说”。

    比如“三农问题”。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看出中国农民面临深重危机的人比比皆是。强调农民权利和资源对农村倾斜,主张采取免税和农业补贴政策,建设农村社会服务体系等等意见,在当时无疑就是主流。然而,进入90年代后,这些意见似乎和未曾发生过差不多,在各地官员的记忆中和政策棋盘上似乎没留下痕迹。记得是在1998年的一次会议上,当我说到应该免除农民税赋并算帐论证可行时,几个与会官员竟似闻天方夜谭:“这怎么可能!”当时,看着他们的反应和打量我的眼神,我一句粗话差点就脱口而出。心想,这几年提拔起来的许多家伙,学力、智力甚至阅历都他爹的不够数。

    城乡二元危机不断加深,有些人不断言说、呼吁,到2005年,过去曾主流过的对三农的意见,终于又从非主流轮回为主流了。此时已误大事矣。

    再说“义务教育”。2001年初,中国向全世界庄严宣布实现了伟大成就,并赋予这一成就“战略性的历史意义”。各位如果有兴趣,可以搜一搜宣布成就时采取了什么方式,达到何等规格。也就是在这年春,由我发表在《杂文报》和《检查日报》的文章为第一炮,掀动了声讨伪义务教育的舆论浪潮。到当年年底,有较大影响力的媒体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就连《半月谈》这样的刊物也发表了批评文章。到了第二年,“义务教育伟大成就”就不成其吹牛的“突破口”了。义务教育法颁布后十五年间,中国大陆各界没有人公开指出“义务教育非政府义务”的荒诞,那时的义务教育法被拿来整治家长,“政府起诉家长”就是落实义务教育法的好新闻。几年间,媒体比较客观的报道评论,特别是网络上民意民声的传播,颠覆了“伪义务教育”并切实推进了真义务教育的进程,对此说是“有目共睹”,各位没意见吧?

    过去,报道“恩格尔悉数”下降、生活水平提高,属于中央和各地媒体及统计机构的“例行功课”。从我揭示真相的《中国的“恩格尔戏数”》一文发过,这个“功课”就荒废了。网络搜索可知,“恩格尔戏数”这个新词汇、新概念被高度认同,某些官方人士也接受、使用它。现在用恩格尔系数表功吹牛的,个别现象或许还有,但这会让人感到吹者过于无耻或孤陋寡闻,已经难登“大雅之堂”。

    “公耗”过重问题,在2003年间以《搜狐星空评论》打头阵的舆论攻势接二连三,当时所披露的公车、出国、吃喝费用等数字,和今天媒体普遍引用的数字基本没有区别。今年曾有官员对某些“官耗”数字做过无效的“澄清”,在我看来这很不及时,也很好笑。这方面的问题在实际中解决的不好,但应该说社会各界对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基本形成了共识。还有赵牧先生归纳的“新三座大山”问题--据我所知,赵牧这篇文章经官方人士从凯迪网络摘选传播后,其读者之“品位”,绝对“登峰造极”。

    就在一两年前,国有部门、企业在工作汇报和宣传中,经常将如何“裁员”、裁了多少当改革功绩鼓噪一番。如今很多人醒过神来,知道了这就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于是不再好意思把砸人饭碗和“改革成就”、“个人贡献”直接挂起钩来。我拿银行为例的《裁员即改革--我反对》(凯迪网上的题目是《裁员即改革是混帐逻辑》)一文,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后没几天,各大银行就不再正式使用“裁员”一词--他们的观念可能没变,但他们把“裁员”改叫“分流”了。大度的评价,这总该说银行家们也算是要点脸的。

    前几天,正宗的“主流媒体”《北京日报》主动在网上选稿,发表我署名的《所谓“国民素质低不适合民主”》一文。大家知道,“国民素质低不适合民主”,这观点即长期以来的“主流”。可是,情况在变化,“实行民主是提高国民素质的根本途径”;“民主权力不分先后,教授与文盲同享之”--我这种类似60年前中共主张的观点,今天又有“地位上升”的迹象。

    ........

    有意思的是,尽管我也在官方媒体发表文章,尽管我的言论和某些公共政策调整的方向相符,甚至有时也得到某种形式的官方承认,但我名分上还是个“非主流作者”。这原因,和我开始提到的认识误区有关--民间怎么看我都不像个官方代言人;官方怎么看我都像个“民间刺头”。

    许多官方人士的习惯,是根据对官方的态度论是非、划“阵营”,只要“善意”,不管怎么胡说八道也是革命同志,而谁不阿谀谁就铁定不是“自己人”,于是我作为公权批评者自然被划在“恶意”之列。民间呢,也习惯于把官方承认的人和观点当主流,认为主流与否总和官方态度连在一起,这和我的“主流观”也格格不入。就在各方全不认可的情况下,不管谁承认或不承认,我认定自己唱响了“主旋律”,是主流声音的表达者。

    要我承认非主流也可以。把我驳倒,不是通过权力压制和限制,而是经平等辩论把我驳倒,我才承认并安于非主流身份。不过,我可以断定,虽然我卡着嗓子发声而反方喉舌顺畅的如同巴黎下水道,但反方依然不是我的对手。不是因为我有多大本事,那是因为事实与逻辑有力量,是因为受众具有分辨力。

    作为公共事务的观察者和评论人,特别注意自己言论的作用和影响,这很自然。这种人可以凭借长期积累的观察资料,体会并告知大家某种舆论的与时俱进或“与时俱退”。个人言论对舆情、人心的影响,由个人估价起来,也许由于存在“意淫”因素而客观性不强。意淫、夸张之处,读者自会分辨,我就不再操心了。

    言论和社情的关系不是偶然存在的,作为民间言说者之一,我和许多人一起,对改善舆论质量和改变信息结构起到了某种作用,乃至对现实状态的变动也有一定影响,这样说并不夸张。我很想拉出一个长长的名单,说明某人对某种思想、思潮的作用,但那得具备一种了不起的功力,付出相当大的劳动量。这我不行,这里我只好采取“突出个人”的方式,这样可以避免挂一漏万式的不敬,也犯不了“胡乱评论”和“排名不当”的错误。

   有一点体会应说明:之所以能够确认个人言论和现实事件之间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从根本上说是“社会心理”在起作用,即:当我或别的写作者意识到、写出来的时候,我们社会上的许多人,特别是同处“民间集团”或具有现代意识的人,也已经意识到相同的问题,并处在思索和试图表达的阶段--大家互为新说、先潮的激发因素,这就是“共鸣”产生的社会基础、基本条件。

   五年前的今天,观察中国各界对9.11的反应,让经历过多种恐怖而“胆大包天”的我感受到空前的恐怖。我被我所属的这个民族所吓倒,心头泣血,数日间被绝望情绪所笼罩,曾想就此搁笔不再写只言片语。尔后决意挥笔一搏,写了《为恐怖叫好很恐怖》。首发此文的《同舟共进》杂志,承受了巨大压力,主编萧蔚彬先生“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几年来,为恐怖分子喝彩的所谓的“民间主流”节节败退,而今已蜷缩于阴暗角落。看着许多当年曾兴奋莫名的“愤青”所写的自省文字,我对网络和智勇先驱,内心充满感激。

   今非昔比,不胜唏嘘。

   说话不白说,顶帖不白顶。该普及的思想在普及中,该转变的观念在转变中,民心民意的主流冲击着阻挡它的堤坝。先思而后行,思变则行变,人心思醒势必带来社会变革的前景。不必悲观,在说和“顶”的过程中,让我们见证“主流”与“非主流”的沉浮和交替。

                      2006年9月15日
    
     附:《以民间的名义,夺过“主流”的桂冠》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7&ID=1157759

        《为恐怖叫好很恐怖》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69301

        凯迪评论专栏: http://www.cat898.com/pl/?ply=4
        凯迪黎明文集:http://www.cat898.com/lib/index.asp?libid=8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