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人大博士生批黎明:为什么政府要管公共问题  

2006-10-28 23:3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政府要管公共问题  

  时间:2006年10月21日04:35   我来说两句       
【来源:新京报】  
  为什么政府要管公共问题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10-21 2:36:11 ·来源:新京报

  中国人民大学毛寿龙教授在对和谐社会的解读中,提出了“政府要管公共问题而不要管单个人问题”的观点。


这一观点遭受到了黎明先生的置疑,他在19日《南方周末》上发表了“‘单个人问题’检验政府效能”,其核心观点是说政府要管公共问题是废话,而说政府不要管单个人问题是不对的,并以公共问题最终是由单个人问题组成,以及抽象追求公共所导致的悲剧为由,对自己的观点进行了论证。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的论证虽然有一些真知灼见,但是整个论证过程却是缺乏逻辑的。根据最基本的逻辑学原理,“政府要管公共问题”与“不要管单个人问题”是同一个命题的不同表达方式,要么我们同时接受这两个命题,要么我们同时否定这两个命题,不可能我们既承认“政府要管公共问题”,又否认“政府不要管单个人问题”,即我们不能够同时承认“政府要管公共问题”与“政府要管单个人问题”这两个论述。

  政府要管公共问题而不要管单个人问题,这一论断看似简单,实则十分深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多政治哲学家,经济学家和法学家都在研究这一在黎明先生看来“不是学术”的问题。政府要管公共问题,确实不是学术,每个人都能够说,但什么是“公共问题”,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回答的问题了。“公共问题”与“单个人问题”之间的差异是什么,更是学术性问题了。

  其实,在有关什么是“公共问题”的理解之上,我们通常存在两种误解和极端。一种误解和极端是将“公共问题”等同于某种“抽象性问题”,或者直接将之归结了某种“抽象性公共利益”,通过以“公共”的名义损害个人利益和个人权利,这正是黎明先生反对政府要管公共问题的一种理由。还有另一种误解和极端是将“公共问题”直接等同于“单个人问题”,甚至否定“公共问题”本身的存在性,认为解决了“单个人问题”就解决了“公共问题”,这种误解和极端正是黎明先生所犯下的错误。

  事实上,毛寿龙教授提出“政府要管公共问题而不要管单个人问题”,正是要避免这两种极端,试图将公共问题和单个人问题区分开,并将公共问题建立在个人基础之上。要达到这一目的,那么我们只能够从“否定性”的角度去定义政府职能,即政府应该尽量做去避免“恶”的发生,尽量为每一个人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而不是从“肯定性”的角度去定义政府职能,即政府应该尽量去满足每个人的要求,提高每个公民的福利,以致解决公民个人的问题。

  从“否定性”的角度去理解政府职能,会强调政府致力于“公共问题”的解决;从“肯定性”的角度去理解政府职能,会强调政府致力于“单个人问题”的解决。但是“单个人问题”的解决最终需要所有人来承担成本和付出代价,每个人看似从政府中获得了许多,并且都试图让政府来帮助解决个人问题,放弃个人的责任和义务,放弃个人的道德和追求,结果每个人的“单个人问题”不仅没有能够解决,而且还创造了更多的“单个人问题”,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社会都需要为此承担很大的损失。

  因此,认为政府应该致力于解决“单个人问题”,“单个人问题”检验政府效能,是一种比较“时髦”和“鼓舞人心”的口号。但是它同追求“抽象性公共利益”一样,同样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悲剧。

  区分“单个人问题”和“公共问题”,单个人问题让私人自己解决,公共问题让政府来解决,甚至鼓励私人自己来解决一些“公共问题”,这大概是毛寿龙教授所倡导“政府要管公共问题而不要管单个人问题”的含义吧。

  李文钊(中国人民大学行政学系博士生)

]“单个人问题”检验政府效能
文章提交者:黎明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毛寿龙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系主任、行政管理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作为搜狐嘉宾,十月九日对网友讲了许多,在网上占了五个页面。我的总体印象是:罗里罗嗦,不得要领。

    一个拥有耀眼学术身份的人物,却不是一个干脆利落的明白人。这里,我引用毛先生的开场的一段话,就可以说明他的逻辑和阐述能力实际上并不过关。在讲到和谐社会提出的背景时,他这样说:“十六届四中全会应该说是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党的第四次会议,第一次会议是解决党内的人士问题,第二次解决国家和政府的问题,第三次会议解决经济问题,第四次会议把社会发展提上议事日程。这是新一届政府执政之后所做的一些事情,四次会议。另外,社会本身经济发展到这么一个地步,我们走出了温饱社会,基本上已经是温饱了,很多地方包括恩格尔系数在下降,很多人吃饭穿衣不愁了,都是图谋发展的时期。”按毛教授的区分,党内问题,国家和政府问题,经济问题,发展问题,似乎属于无交叉关系的概念。可以看出,这样归纳“四次会议”解决的问题,真是一塌糊涂。

    此次访谈的主题是“政府要管公共问题而不要管单个人问题”。这个讲法,其表现政府职能的效果也含混、片面。政府应该不是单个人或某群人的政府,它应是全体国民的、公共的政府,没有人认为政府不要管公共问题,“政府要管公共问题”,不是学问,而是废话。

    “政府不要管单个人的问题”,这对吗?不对。政府对每个“单个人”负责,它的执政行为涉及每个国民,并让国民感受到它的正面存在价值,这个政府才称得上“管理公共事务”,才是个“公共政府”。

     “为人民服务”一直喊得山响,但过去的习惯却是只承认“人民”,不承认“单个人”。“我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你服务的,因为你不是人民”--这一“执政理念”和“服务理念”曾经大行其道。结果是政府系统和所有社会功能单位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为具体人服务,“为人民服务”喊得最响的时候,却正是人民权利、权益失落最多的时候,是“人民政府”的“服务”最不为人民的时候。

    没有具体,也就失却抽象;没有“微观”,则无“宏观”;没有局部,就没有全局。政府不管单个国民,也就是没管“公共问题”。单个人的权利集合,即国民权利;单个人问题的集合、汇总,即“公共问题”。“不管单个人问题”,铁定是“没管公共问题”。

    政府管不管公共问题,从具体的单个人问题上见。政府就是为避免单个人的冤屈,为保障单个人的权利设立和运行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抽象地强调为国家、为社会、为公共,这种抽象强调的危害是很具体的。

    “单个人”应该对政府具有“最终检验权”,不必要求他们根据“专业标准”。实际上,只要每个“单个人”的检验权得以落实,那个检验标准即包括了各方面、高质量的“专业标准”。毛教授所说的评价政府的标准有三个(老百姓满意不满意,行政考核满意不满意,另外有一个专业标准),这里我该指出:“单个人”的标准,是监督、检验“行政标准”和“专业标准”的标准。

  毛教授指出建设和谐社会有“基础性障碍”,这个对障碍分类的说法未尝不可,但所指的诸如“13亿人口”,“耕地面积很少,水也很少,煤炭资源、石油资源还有很多资源都非常稀缺,土地资源少”,“发展不平衡”,“很多社会问题”--将这些列入和谐社会“基础性障碍”,有并非“以人为本”之嫌,也忽略了制度和公共政策的重要性。我认为,在“基础性障碍”种,“制度性障碍”当排在第一位,此障不除,“喝血”不止,和谐无门。而排除这个障碍,却是个“奠基工程”,主观能动性大有可为,且成本低廉。它的“开工条件”,仅需要一小部分人割舍特权及转变权力观念,“理论依据”即毛教授提到的半句废话:政府要管公共问题。

    每个“单个人”挺直腰杆对政府主张个人的权利;每个“单个人”拥有监督政府的权利并能有效制止公权对个人权利的侵犯;每个“单个人”都有权以自身的视角、按自己的标准审视政府的执政心态和运作效能--有了这种制度及其制度规定出的环境,“和谐社会”才具备起码的“建筑要素”和“社会特征”。这种情况一旦显现,什么政府职能问题,管什么或不管什么问题的问题,评价管得好还是管不好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那就不至于劳动大批精英挖空心思絮絮叨叨了。

                   2006年10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