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不过了!悍然提出“可正常生活战略”  

2006-11-14 13:51:48|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提交者:黎明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我所在的河南省濮阳市,在2006年度内全市总动员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迎接“全国卫生城”复查。虽说复查是采用“暗访”方式,但似乎暗访人员到来的消息还是能透露出来,因为,有好几次特别紧张的阶段,都说是为了迎接暗访式检查才安排的。今年6月,由于政府强行拆除合法经营的报亭、商亭引发商户聚集情愿,我在《中国青年报》发文批评了濮阳市当局,希望他们能把百姓生路放在比市容更重要的位置上。

    那篇批评文章在当地影响不小,让个别人非常恼火。有某某什么部的官员找到我服务多年的单位,要求该单位对我进行制裁,但该单位除了剥夺我退休的权利外已别无他法可施了。一个人工作了30年,他的退休权可以随意被剥夺掉,这在当今某些掌权者眼里是不算罪行的。我却清楚,这罪行比抢劫、强奸要严重的多;从政治角度看,即便是万恶的纳粹在这方面也未达其反动之程度。当法律、行政都不把这种剥夺当罪行的时候,我当然要独立为自己负责,一旦面对则义无反顾地清算这种罪行,以免罪行碾过自身仍畅通无阻。虽然我相信一些掌权人很在意自己拥有的“不让人正常生活的权力”,为维护这种权力的尊严,他们能毫不犹豫地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可是,说实话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理由很简单:我还是个人,我不能不挑战、不反抗那种无人性的特权。

    对濮阳市当局的公开批评,除了让个别人恼火没起到丝毫作用,前些日子该市变本加厉折腾的更加厉害。街上几十米一个警察,警车、城管车往来穿梭大呼小叫,小学生停课上街发传单、擦广告、拣垃圾,市内小饭馆、小吃部和另一些商户被勒令停业,三轮车不许上街,对进城农民、摆摊商贩就更不待说了。平时很热闹的一些街道变得冷冷清清,市民找不到早餐点,买馒头都成了大问题。在濮阳的这段时间,我看到附近几条街的小饭馆、馒头铺关门多日,一些市民对我诉苦,有的说他已经被“叫停”达4个月之久,失去生活来源的日子很难熬,生意中断后再翻身的希望也比较渺茫。

    为满足政府的某种政绩追求和管理要求,国民基本权利瞬间就会丧失,原本的正常与合法,凭官员一句话就成为不正常和非法,有多少坏事比这种现象更不正常、更不合法呢?底层百姓的生活质量本来就不高,他们生活的紧张、劳累、窝囊,生活方式很不健康,情趣格调低级庸俗......但他们却是靠这种劣质的生活方式活着的。领导班子做出的决策,连他们继续“低档”下去的愿望都不能容忍,心如铁石啊。我过去曾说过,我并不认为许多官员的人性先天不足。体制的确支撑、张扬着实权官员人性中跋扈和冷酷的一面,然而,即便同样处在体制环境中,仍还有一些官员的作为没能招致民怨沸腾。面对各地官员的“非实质差异”,我思考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存在某些类似“政策水平”和“技术思路”的差异,规定或影响了单个官员的执政行为呢?

    思考的结果是悍然提出一个“可正常生活战略”。

    这个战略不必用红头文件和大量文字诠释、宣传,其核心内容就一句话:不因执政行为、公共政策而妨碍老百姓的(被现实条件所规定的)正常生活。

    我们处在一个各种“战略”层出不穷的年代,中央的,大区域的,各地方的,各部门各行业各事业、企业的.....大大小小的战略令人眼花缭乱。人家的战略,都是“高度”的、系统的、奋进的、锦上添花的、极富智慧的,而我提的这个战略却“很有低度”,是“无为”的、简单的、保守的、不雪上加霜的,也是不要求半点英明的。别人的战略都表现雄心勃勃,我这个战略却要求小心翼翼。
    
    我这个“最低战略”,应该统辖其他战略。以人为本,首先是正常生活,再谈其他“跨越式战略”。先保证了基本的,然后才能在这个基础上追求其他高度。

    如果悍然不顾老百姓正常生活,的确能实现许多本末倒置的、无实际价值和不能持久的“战略目标”。既然没有估价、对比成本和效率的标准,那些乱七八糟战略的“伟大意义”,全凭战略制订者和执行者们吹了。

   “可正常生活战略”才真的具有“伟大意义”。其思想含量、理论高度远胜于1949年以来的多变而虚伪的主流思想。

    当代中国,出现过许多被称为“错误”的灾难和罪行。如“大兵团作战”;隔离一家夫妻进行奴隶式劳动;暴力搜取“爱国粮”以致饿殍遍野;砍光山林、砸碎农民家的饭锅用于“大炼钢铁”;强行实行“公社化”实施农奴管理;剥夺国民自主迁徙权;“割资本主义尾巴”;垄断所有基本生活资料和资源、机会以实现对国民的绝对控制;随时任意宣布对谁谁实行专政;个人崇拜形式压倒所有秩序;忠诚鉴定决定所有人的生死荣辱......这部历史的根本特征即“老百姓不可正常生活”。假如早有“可正常生活战略”的概念,种种“错误”都不会犯,说这个战略高度概括了历史经验,不错。

   “可正常生活战略”是检验思想、理论、法规、政策、公权行为的试金石。以往的“斗争哲学”、“基本路线”、“光辉思想”,以及种种借国家、人民利益之名的骗子、骗术,都被它打回原形:原来这是些不许国民正常生活的坏东西。

    “可正常生活战略”检验其他战略。要落实的战略和追求的政绩是没完没了的,要是在执行、追求的同时,总是不顾国民正常生活,你一直发展,一直要政绩,这岂不是始终在坏事?这样,发展和谋取政绩的过程,就成了损害一部分人、再损害另一部分人的过程。为什么经济发展了、一些战略实现了,公众不满情绪还那么大?发展的成果不共享,你的发展让许多人“不正常生活”,这就是原因。

   是的,中国老百姓不够富裕、不够文明、不够健康、不够卫生......我们的社会距离共产主义和发达资本主义社会还差很远。政府和官员根据差距对比理想,提出个什么进步目标那是太容易了,强行扰民的理由多的很。然而,将“可正常生活战略”往前面一摆,有没有真本事就显出来了。如果让百姓们以不可正常生活为代价造就你一点“政绩”,那完全可以据此对他做出“不够人性、丧失理性”的评价,同僚和上级,也应该知道相关人士是一笨蛋。

    “可正常生活战略”在当前特别重要。当几个全职劳动者当年的剩余,不够一个学生当年的费用;当一个人得了“非临时疾病”,全家几十年的劳动积累也凑不够医疗费;当计算了一辈子的所得薪水后知道这辈子买不起房;当被大环境、小环境规定必须说假话不说实话;当贿赂成为每个人的生活常识和基本技能;当进食喝水都成为摄入毒物的机会.....人们既然过着这种“不正常生活”,别指望他们行为的正常,别指望他们心境平和、道德无亏,甚至,连他们的心理和精神的正常化也不能指望。

    谁有足够的人格力量和执政能力,能实现我这个简单的“最低战略”?谁能为实施这个战略扫除障碍、提供其实施的最低条件呢?这样一问,嘲笑“可正常生活战略”的人可以休矣。

    悍然发现,悍然行文,悍然发布--我用三个悍然,换各位一个悍然顶帖,咱们悍然成交吧!

                凯迪评论专栏: http://www.cat898.com/pl/?ply=4
                凯迪黎明文集:http://www.cat898.com/lib/index.asp?libid=8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