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撰稿人状告地方政府一案值得关注  

2007-05-03 01:1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撰稿人状告地方政府名誉侵权被驳回”,这是《中国青年报》4月23日的报道。本案中的撰稿人叫盛学友。2006年,他以特约撰稿人身份在《西部时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内容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一起煤矿权属纠纷案件。报道发表后,在七台河市政府法制办政府网站上,出现了一份在盛学友看来含有对其本人进行“恶意诽谤”和“攻击”的《纠正函》。盛学友认为这严重侵犯了他的名誉权,遂将某个人和七台河市法制办、市仲载委、市政府四被告诉至法庭。北京市通州区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七台河市仲载委的“行为欠妥,应予批评”,但驳回原告盛学友的诉讼请求,也同时驳回了被告七台河仲裁委员会的反诉请求。

    法院认定,七台河仲裁委在对西部时报社发出的《纠正函》中,一些用语“过于激烈尖刻”,将该《纠正函》在七台河法制信息网站上发布“行为欠妥”,但“并不构成对盛学友名誉权的侵害”。所例举的“过于激烈尖刻”的语句,有这样几句:“仲裁委现有充分证据证明这篇文章颠倒黑白、不尽不实,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报道”;“正是本文作者的无知与愚蠢才要求仲裁文书也应像本文作者一样可以虚构事实,随心所欲”;“虚构煤矿产权不明掩盖自己报道失实的恶劣用心”。

    当然,这不像是官方公文,技术和“思想”表现都不伦不类、四六不靠。表面观感似乎是在耍小孩子脾气----然而实事求是地说,这不是孩子气,而是流氓气。特别应提请注意的是:这家政府的仲裁委在主动作为的公文中,已经承认了自己“虚构事实”和“随心所欲”。

    这个官方机构在成为被告之前,以为在公文中对批评者加以“无知与愚蠢”语句并诛心是正常、磊落的官方行为;并且他们公开表示遵循这种逻辑是天经地义的:我既然认为某个和我作对的个人“无知与愚蠢”,作为政府机构的我就有了超越他“无知与愚蠢”的充分理由,有了蛮不讲理的充分理由。

    法院判决仲裁委“行为欠妥”,这不是法律规范用语。法院没断定这“不妥”是合法还是违法,只是当了个“批评者”,这里的法庭和司法,也是“行为欠妥”。

    反诉的目的是被告为了抵消、排斥、并吞原告的诉讼请求,使原告的诉讼请求部分或全部失去作用,甚至迫使原告对自己履行义务。虽然没说明七台河仲裁委的反诉请求是什么,但推断反诉内容是制裁撰稿人的不会错。法院不想得罪地方政府,但也知道官方机构做的过分,没有进一步依照那家机构的意愿整治撰稿人,这是法院的明智处。

    相信法官们了解这方面的经典案例和成熟理念。似这种案件,法官都会想到或查到“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在此案中,布伦南大法官代表美国最高法院指出,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核心意旨是使公共官员的公务行为接受人民最广泛的批评,“对公共事务的辩论应该不受阻碍、坚持不虞和广泛公开。而这些辩论也许会包含对政府和公共官员的激烈、尖刻,有时甚至是令人不安的猛烈攻击。” 这是美国最高法院首度提出“公共官员”概念,并规定公共官员的名誉权在遭遇言论自由利益时应有相应克减,如要胜诉,必须证明“实际恶意”。实际上,这个隐藏于主观世界的“实际恶意”罕能被证据证实,所以美国官员因打不赢官司而极少提起名誉侵权诉讼。

    政府机构、准国家权力部门是否应该拥有提起诽谤诉讼的诉权呢?眼下讨论这个问题或许太奢侈。因为官方对批判者和“造谣诽谤者”,还用不着罗哩罗嗦地提起诉讼,他们还能无需经过司法程序来直接动用多种手段制裁言论表达者。“彭水诗案”等多起案件,就说明了这种现实。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官方之所以和一个撰稿人相见于北京市的法庭,那是由于该撰稿人不在他们“辖内”,同时他也不从七里河市的锅里捞饭吃,一方是“欲治不能”,另一方才敢“分庭抗礼”。但即便如此,讨论“提起诽谤诉讼诉权的资格”,还是超前一些好,如果学术和观念的东西不领先一步,实践中的实验和进步怎么谈得上呢?

    本案中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官方机构无法证明原告的报道出于“实际恶意”;而官方却大大咧咧自证了自身对国民私人的“实际恶意”。还是公文中的这句,“正是本文作者的无知与愚蠢才要求仲裁文书也应像本文作者一样可以虚构事实,随心所欲”,一个铁证,省得原告费神取证了。

    作为个体的国民,我们不能效法那家官方机构的精神,更不能推广普及这种思想或经验。无论政府、公仆多么无知和愚蠢,我们都不能以此为由跟他们一起混帐或越发地混帐,从而把自己混同于普通的好公仆。

   法院的判决虽不理想,但的确有可铭、可取之处。我们且不拿公仆方面当仆人了,根据平等的法治原则,国民个人如果批评政府、官员时使用了“无知与愚蠢”、“恶劣用心”等类似的语言,政府和司法单位可不要一惊一炸,更不能动怒动粗;即使私人对政府“虚构事实,随心所欲”,根据对这个案子的判决理由,也是不能对其加以处罚的。不然,政府岂不是比个人还小气、还不禁折腾么?

   就兴政府折腾国民,不许国民批评政府,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政府机构对监督、批评它的国民施加多种形式的制裁、限制,本是摆不正自己位置的表现,涉及到合法性问题。撰稿人状告地方政府一案,耐人寻味,很有深究价值,舆论和法学、司法界对此应关注、记录并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