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解铃还须系铃人,房价的确看政府  

2007-05-15 23: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黄金周”刚过,街头巷尾和报刊网络上,对房价的质疑声浪又起。《中国经济周刊》和《瞭望新闻周刊》,均刊文指出“房价官方数据公开打架”问题,并指出:要警惕某些城市借助“数据”有意无意地传达一种信息,即“楼市调控已经到位”,“不再需要出台其他调控举措”,“甚至对已出台的政策终止执行”。

    官方数字一贯围绕官员服务而不是根据事实,没准头是“正常现象”;但没准头的现象也能反映一种真实,即官方的需求和用心。出现目前的掩饰房价上扬的数据,这并非全是坏事,它说明:对政府在房价中起的作用,政府自身也心知肚明,感到了一点“有耻”,于是“降房价”有了一点“政绩”的意思。

   有首民国老电影插曲唱到:“没有钱也要吃碗饭,也要住间房”,可见中国人在吃住方面的“社保意识”早就很强,要求还挺高。上溯到唐朝杜甫叫唤“安得广夏千万间”的时候,那就更早。但是,在房价问题上,所有对房地产商的从道义和道德角度所发的议论都没实效、没意思。在中国大陆现今情况下,穷人的确买不起城市房。你算算一般打工者的年收入、浏览一下房产价格表就知道了。既如此,即便是我也提不出任何可行的穷人买房方案。我要说方案主要内容是“大幅度增加个人收入”,那是找骂。

    过去几年,几个大城市的一些朋友问过我房价问题,我对他们都说不降有升。听了我的意见的都没吃亏,没听进去而等着降价的就吃了大亏。我的依据很简单:政府不愿降,富人不愿降,别人愿望再强烈也等于没愿望。

    但我确认房价有“虚高”,降价的空间还不小。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的构成要素并不复杂,每个经济精算师都能计算出来。深圳首例个人合作建房者们现在搬进了新房,他们建成的成品房,交税后每套总价约为7.5万元,即均价约为1623元/平方米,而他们住宅附近正在销售中的商品房楼盘,均价都在6000元/平方米以上。这个事,直观地显示了降价空间。

    造成房价虚高的因素主要是行政利益、政府行为。正如著名思想者“废话一筐”所说:“政府在税收、行政收费、资金供应和土地供应量及价格这四个方面垄断,对房价的操控远高过地产商。因此,政府对房价负有更大的责任”。除此,还有个人寻租因素影响较大。此领域商业贿赂犯罪严重,所获“利润”占房价的一定比重。这个比例在行业内大致上有数,但具体到个案,属于“绝对隐私”。所谓“房产商垄断”造成房价虚高的专家意见,是错误的,房产商只是政府垄断过程中的一种技术需要而已。

    4月份,广州市官方报告房价有降,当地报纸视之为行政手段干预房价的成功范例,称“只要政府下决心,就没有降不下的房价!” 单论这句话是对的,除了政府下决心管用,别人谁也没有下决心的资格,谁下决心都是白下。但同时是也该看到,政府并没有真的下决心,下这个决心真的很不容易。政府在这个领域拥有巨大利益,实在舍不得放手。要是松了手,公权系统内各项福利和便利,会立马缩水,手头上就很紧了,GDP等反映政绩的指标也不好看。

    房价由供求关系决定,这说法没大错,但没说破根本。依我见,预测、评估一个城市、地区的房价,要先看这个地方的“吸血功能”。弱小城市、无特色城市吸农村的血,大城市和有特色城市吸全国各地城乡的血。这里所揭示的道理是:城乡差别其实是维持城市房价的“基本点”。个人在二元化体制下所做的选择是合理的,而对这种体制的“吸血性”则当另论。

    文化和社会意识、观念的因素也不可小视。比如“节约用地”的所谓的“国策思想”,这对政府政策、垄断理由有着强力支撑作用,然而却是非理性的。土地并不因某种用途而减少,还给人民、交给市场才能真正提高土地使用效率。再如“居者有其房”、“独立空间”、“易地生活”等等,对房产需求和房价升降的影响,都有“基本”的性质。

    不是由敲骨吸髓原因而形成高房价,是好现象。这里,起决定作用的是“宜人程度”。别处的人集中于某地,说到底是由于收入能够支撑他们的各项支出。在此地收入低到无法住房,这个地方也就失去滞留价值。一般非修养、非特别功能区的地方,房产量和房价最终由当地的收入水平和分配状况所规定---(实际)收入有多高;中、高收入的有多少人。这种情况,就和“政绩”有一点关系了。

    住房民生问题的症结,不在房地产领域,而在分配领域。理当是政府的归政府,商业的归商业。房价由市场调控,政府尽到自己的责任自然利好。只要不夺利于民和保障了市场公平,政府就在住房方面对穷人和各界人士积了大德、建了大功;如果还要多对穷人住房负点责任的话,那也有现成的外部经验可供借鉴。解铃还须系铃人,无论算细账还是看大局,政府都是房价的“老板”兼“操盘手”。有“房奴”资格的和还没取得这项“国民待遇”的人,对着政府喊是找对了人。

                         2007年5月9日于河南濮阳

  凯迪评论专栏:http://www.cat898.com/pl/?ply=4
  凯迪黎明文集:http://www.cat898.com/lib/index.asp?libid=8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