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留学生个人暴力和“中华民族”无关  

2008-05-03 21:24:38|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光不平凡——或许是;近来的日子不平静——这肯定。号称吉祥的2008,中国大陆似乎“流年不利”。华南虎隔年呼啸;南方雪灾与巨星艳照白里透黄冰火两重天;日本毒水饺事件抹黑中国;3.14事件牵动连锁反应;西方媒体群起妖魔化中国;传递奥运火炬遭遇多个前所未有的不愉快场面;东方航空飞机不明原因集体返航;安徽发生手口足传染病;东莞爆出凉山奴隶童工黑幕;胶济线奥运专列脱轨撞车造成不亚于一次恐怖袭击的特大伤亡.....

  诸多大事中,最值得国人关注的是童工现象。这已经引起中央和省领导同志高度重视,领导同志们要求“严肃查处,防止炒作”。东莞警方已排查85名四川凉山籍人员,“26名年龄较小的人员中,只有1人承认自己15岁,其余年龄有待证实,无人反映被拐卖或被强行带来广东,无人反映曾受到性侵犯”。同时,警方也开诚布公地告诉包括“黑职介团伙”嫌疑人在内的全国人民,“拟于5月1日派出专案组赶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查找该团伙的下落”。这样,这个最值得关注的话题就不会很热了。这里我要说说另一群孩子。

  这是一群大孩子,和奴隶童工境遇有着天差地别的成年大孩子,他们是中国在韩留学生。有些个留学生在韩国保卫“圣火”时,对抗议人权问题的韩国人使用了暴力,事后他们中的几个人可能会受到韩国法庭的审判。更让留学生们不安的是韩国媒体和公众心理反应强烈,韩国政府“高度重视”,4月29日举行的国务会议上,他们决定依法严惩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发生的中国人的“破坏性示威”,国务总理韩升洙在国务会上表示:“要依法处理外国人集体暴力事件,此次事件对我国国民的自尊心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将采取法律和外交措施,恢复国民的自尊心。”

  国内论坛上,中国在韩留学生发了许多“求救帖”,称“中国在韩留学生遭遇空前危机”;韩国媒体都在污蔑中国留学生;韩国人对中国人的种种不友好现象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早就知道看到的都是道貌岸然,但没想到,一夜之间全还原了真面目”;甚至,“留学生人身安全受到巨大威胁”…这次爱国活动的代价看来很高,本来应传播友谊与和平的奥运活动,传播了不信任信息和不和平气氛。

  国内官民当然应该关心这些成年的中国大孩子,一概说他们“活该”没什么道理。说实话,看了一些帖文的感受是,在韩留学生水平的确比较低,他们现在的辩解以及对韩国人的谩骂确实很弱智,很不通人情。然而,作为“同胞”,却不能对留学生的“不幸遭遇”袖手旁观。

  我们应吁请韩国警方和法庭,对当事人进行严谨的调查和公正的审判,要求事实清楚、罪罚相当的判决结果。如果我们的留学生受到不法虐待和不公审判,我们将如同为中国的许霆辩护那样“民意汹涌”——这仅涉社会正义之普世价值,而和“民族情绪”无关。

  我们还要指出:“此次事件对我国国民的自尊心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将采取法律和外交措施,恢复国民的自尊心”——如此这般的韩国官方话语,我们很容易伤自尊的中国人对此也是熟悉和理解的。这让我们担心韩国司法中会掺杂政治化、情绪化因素,从而使得当事人受到不公正的“严打”式的处罚。这里,提出一句话让我们两国人民共勉:国民自尊心是国民个人问题,仇恨外国人和增强国民自尊心的目的背道而驰。

  再请韩国官方和民间共同学习一下本先生的旧观点:“凶手和民族、国家无关”。在下于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惨案发生后,发表在中国报刊、网络。我说这个韩国人干的案子“不是任何民族、任何国家干的”。“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个人犯罪,都不是罪犯所属的那个社会、国家、民族的群体行为;任何罪犯的行为、心态,都不能说明一个国家、民族的其他人,也具备罪犯的犯罪个性。谁的罪就是谁的罪。法律上的认定是这样,道义上的认定也是这样,并且非这样不可。不管发生恶到什么程度的个人刑事犯罪,都不能据此对一个群体进行有罪、有恶推定”。

  “对族群、人群不就一事做群体认定和评价,和根据犯罪个案资料进行学术、制度、政策、技术等项研究,不是一回事。对任何重要、典型的犯罪个案,全面收集细节资料、背景资料,发现社会因素、教育因素乃至个人家族、生理因素和悲剧事件的关系,是非常必要的。这种研究中涉及到某种制度、政治或精神、物质的生活环境,也不可避免。实事求是地阐述某种联系,或依据资料提出假想,都是必须与合理的。然而,如果由此而生种族歧视和区域偏见,以至于发生实际作用而侵犯其他同族群的个体,却违反了科学和人道精神、法制原则”。

  当时,我建议说“今后遇到这类事件考虑这道理:涉案者不是任何国家或民族,罪责“普及全民”是种思想和政治错误;进行道德谴责,也不该冲着无辜的群体恶搞,否则,无论喊得多么高尚,也是不道德的”。没想到,如今在这里,在这个事关中韩的问题上,这个建议很快就有了新的现实价值。

  我不知道韩国方面所称的“破坏性示威”中是否有中国政府介入,但我知道中韩两国政府都重视双边的政府关系。在中国这边,政府绝不会让抵制韩国的呼吁形成气候,所以中国国内人士要求政府做出激烈反应非常幼稚,极不现实。韩国政府情况有些不同,他们虽说是被国内选民和媒体压迫的弱势群体,但权衡利弊掂量现实之后也会努力缓和民间情绪,必得给中国政府一个面子。基于对“大盘”的分析,我断定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中韩两国国民间相互针对“全体”和“民族”的非理性攻击,对中韩关系并无大碍。

  至于中国在韩留学生的“空前危机”,网上帖子未免夸大其词了。一个允许外国人集体打着国旗聚会示威的国家,毕竟是个法治国家,这一点在选择留学地点的时候,留学生及其家长就注意到了。留学生呼救有理,我们倾听并呼应。不过,目前留学生的自救并无困难。韩国人没限制他们迁徙和居住,那就没有什么大的危险,而随时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国,这在我们非海外华人眼中并不是一种很大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