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1988,亲历“公开选拔”  

2008-07-22 15:03:35|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拿我的亲历比“书记竞岗”

    据新华网报道,7月14日,贵阳市举办区(县)党委书记人选“公推竞岗”演讲答辩和民意测验大会,并通过电视、广播、网络全程直播。但不少网站在报道此事时,用了“贵阳举行全国首次公推直选区县党委书记”的标题,这是不对头的,因为,“公推直选”和“公推竞岗”,完全是两个概念、两种方式。

    “直选”和“竞岗”大不相同。前者是选民直接投票选举,后者是服务于几个“伯乐”的小型赛事;直选以选举结果为结果,而竞岗最终以“裁判”的“内定”为结局。据这条新闻所言,贵阳此举和“公推直选”无关,它应该属于“公推竞岗”或者“私推竞岗”的范畴。从这个新闻报道稿件中,找不到选举中必不可缺的“选举人”,大家仔细看完全文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直选---因为这一事件中本来就没有选民。于是可以断定:这连选举都不是,更不是什么直选。

    尽管如此,舆论反应依然良好,为此而感到欣慰的大有人在。有报道称“消息传出后,即刻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有评论说到这是具有“破冰”意义的“一次政治的突破”,这评价已然也是“破冰”的了。我看,承认此事具有某种进步意义是应该的,实事求是地说:它的“突破”,在于“区县党委书记首次小圈子内模仿竞岗”。

    仅此而已。在承认这个进步的同时,我应该指出:这里的“首次”和“进步”,是在党的组织体系内比较才显现出来的;而和其他系统如行政、企业系统相比,党内的这个“全国首次”至少迟到了二十年,这个“突破”也至少落后了二十年。

    我想,介绍一个亲历的过程可能有助于说明问题。1988年8月,我第一次在当地“出名”,原因是参加了首次公开选拔副县处级干部的活动,由于取得特好成绩而成了一匹“黑马”。回顾往事生此感慨:当年党政界展现的“新锐”与“开明”,其实比如今还要高强。

对比一下想来无妨。就将我经历的“公开选拔”和眼下贵阳的“书记竞岗”做个简单对照。

    先比“参赛资格”这项。我以当地农业银行机关科员的身份参加竞选。规则中确认“考生”的资格,不论“级别”和现任职务,只要单位同意(没有不同意的)即可报名加入,只要成绩突出即可从科员一跃而至“领导地位”。这样,全市报名参赛的“国家干部”达300余人,均为单位选送或毛遂自荐的自我感觉良好之辈。至于录取人数,则事先被告之为7人。再看贵阳市,“将出缺的区(市、县)党委书记和区(市、县)长职位拿出来,在市级机关、市直企事业单位、区(市、县)现任正、副县级领导干部中进行‘公推竞岗’。报名者82人,经审查,有81人符合条件,报考各区(县)出缺党委书记得票前5名入围”。由此对比,不难看出两者各自的选拔范围广度以及竞争激烈程度。

    二十年前我经历的那次公开选拔,经笔试(含情景模拟)、论文(确定笔试入围者后“封闭”起来限时两天内完成)、演讲和开放的会场答辩(由专家打分)、民意测验(所在单位每人填写一张问卷,工作人员进单位自找过半数的人员私下谈话)和“政审”,然后提交市委常委会研究,有质疑则再经核对复查(因我在各环节得分过高加之原为“白身”而曾被怀疑)。而贵阳对应有更高素质的书记,其评估鉴别却没有这样高的难度。他们不经笔试;“分赴四个区(县)驻点封闭调研,其独立完成的调研报告经评委会评审后,得分排名情况公开在当地媒体”,时间安排够宽裕,从文体上也“体谅”;在“将近8小时里”通过了20名竞争者的演讲,完成提问和回答过程。看了一段现场视频,我的看法更清晰了一些,不客气地说,那不过是场“假大空套”的表演,其表演水平还是“小儿科”级别。

    1988年那时候,跑官要官和买官买官之风尚未盛行,大多数下层干部的想法还是“有水平、干得好就会有前途”。仅凭着公开选拔等程序,我不送礼、不托关系,和任何一位领导人都不曾接触,就能被破格选拔,有关部门在认真分析我的个人特点后,确定到市委政研室负责岗位。再看如今现实,我冒出些许“今不如昔”的念头,那该算正常情况。现在的人们,即便公开透明的官场选拔活动在他们眼底下进行,要他们相信那是公正、公平的也很困难了。其根源在于:因以往的不民主而造成的无所不在的祸害,已动摇了公信力赖以形成与维持的基础;同时,理论上先进的人群,在民主觉悟、民主实践方面,还远远落后于“落后群众”的觉悟和需求。

    民主与透明---这就是至高无上的鉴定权威。讲“先进性”,就不该在民主政治、民主选举这方面落后于其他系统,更不该忘却和“落后于”自己曾有的民主宣言、曾有的民主实验的历史。将先进性体现在民主上,才是真正的先进;经过了公开程序和民心民声的考验,则无需自行证明自身的先进与正义。通过民主渠道而来的权威性、合法性,当然胜过几个特权人士估价出来的所谓的“久经考验”,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中国人如今的素质不宜民主”,就算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吧,那么,在高素质的和接近核心权力的人群内也理当先行民主实践。“高素质有利于实施民主”,这个道理大家都承认,而让低素质的村民勇当直选先锋,素质高的人群却和真正的选举活动不沾边,这就好傻好天真,无论怎么讲都讲不通。

    关于“书记竞岗”,媒体评价尽管夸大其词,但对此善视之可也。这种有非理性成分在内的舆论行为,是以“民主是个好东西”为基本理念的。肯定民主并以“扩大直选”为荣,倒也反映出了许多人对民主选举有一种急切愿望,这总比言行不一和知而不行好多了。对前景可以抱乐观看法,其主要的根据或许就在于人心中难以按捺的愿望。“以民主为荣,以不民主为耻”,这一求真务实、善恶分明的基本荣耻观,在国人心中已经扎下了根---此万善之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