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脸比金贵”的风水先生告诉我们什么?  

2008-10-14 21:25:3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日清晨,一名风水先生在汝州市公安局蟒川派出所留置室用皮带上吊身亡,死前左臂上写下“脸比金贵,一生清白,天大冤枉”12个字。

    死者叫刘新学,男,44岁,汝州市寄料镇石梯村人,经常给人看宅地、墓地。据死者家属和石梯村村民介绍,前一段时间,附近蟒川乡腾口村有户人家的墓被盗,尸骨不翼而飞,刘新学答应替他们寻找,找到以后收取1万元辛苦费。10月1日,刘新学背着一袋尸骨到了腾口,却被丢尸骨者找的十几个人追打。当晚六七时,汝州市公安局蟒川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称刘新学涉嫌敲诈别人钱财。蟒川派出所将刘新学带回所里后,录口供到10月2日凌晨1时。4个多小时后,刘新学在派出所的留置室里用皮带上吊自杀。东方今报记者在汝州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刘新学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两三厘米宽的皮带印痕,青紫并有淤血,其头部、脸部和膝盖有渗着血的不明伤痕….10月5日,(警方与死者亲属方)谈判基本结束,警方的经济赔偿在50万元左右。(10月6日《东方今报》)

    如果把这件事仅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则令人遗憾。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案件;这位死亡的风水先生,也是一个值得说道、分析的个性鲜明的人物。当面对某种“生命代价”已经付出时,人们对“错误判断”与“扑朔迷离”理当不满,一个生命“不明真相”的消失,应带来一点有价值的思考。

    从刘新学留下“遗言”及其内容看,可以做出死者死因为“自杀”的结论,而“被自杀”的可能性可以排除。(即便警方需要造伪也不会造出这种文字来。)另一方面,继续怀疑死者“蓄意诈骗”也是毫无道理的,即便风水先生这一职业往往和“封建迷信”或“诈骗活动”连在一起被报道,人们还是应该还死者一个清白。因为,在并非面临灭顶之灾时他舍命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善意,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方式更能证明他的确是看重名誉和人格的人了。

    此事蕴含一个提醒:对人与事的具体分析与评价,不要因一个妖魔化或被妖魔化的概念、名称而放弃。这位风水先生,遗言中有“脸比金贵”的句子,而实际上,他证明的是“脸比命贵”。他具备一种自古被人们所推崇的、而如今鲜有表现的价值观。面对为名节而死的人,我们应该承认此人的“道德观念”很强,不合流俗之“风骨挺拔” 且“宁折不弯”。看到这一点,当对这位死去的风水先生表达一下敬意。这不仅是单纯对逝者的致意,更是对他那强烈的“廉耻意识”的肯定。

    风水先生找尸骨的业务兴隆,背景是当地存在许多的“主观需求”。盗取尸骨,女尸成为商品,是“配阴亲”的传统陋习在新形势下演变而成的腐朽现象。而在结阴亲民俗流行的地方,必定是按风水学知识和规矩行事的,所以风水先生在找尸骨“课题”上确有过人之处。刘新学受人所托并事成取酬可被视为“正常交易”,但他在这个过程中并非没有过错,客气地说,至少他是“处事不当”。

    尸骨被盗的那户人家拒不承认送来的尸骨是自己家的,那必定自有道理。风水先生自以为找到了那具尸骨后,不是找雇主核查认定后再决定是否搬动,而是自己“背着一袋尸骨”送到雇主家,这做法毕竟很不像话。再说,冤死的刘新学在这个过程中表现的不仅是不智,并且也表现出“爱财心切”。须知,从别处取走一具尸骨也有相当的风险。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刘新学先生的思维简单、胆子不小。虽然他的“专业态度”和“商业信用”是真诚的,其主观上的诚意,并不能证明事实上的准确。

    刘先生感觉到的冤枉,来自雇主和警方两者。第一次打击出于雇主,由于尚有纠正机会,这次打击不会引出人命案件。对他致命的打击,来自有调查仲裁权的警方,持续的非难令心身皆痛苦不堪,导致挽救名誉的希望彻底破灭。警察们没想到风水先生居然也有尊严,居然能够“为名而死”,这里其实有着“必然性”。

    为什么在派出所等单位多发“自杀事件”?警察在调查、审讯时把自己当成“最严厉法官”,这就是个重要的“技术性原因”。为了获得口供和认罪效果,警方人总是摆足证据在手、全盘在握的姿态,言之凿凿地“把话说绝”,让当事人感到百口难辨和“难逃法网”,于是在极度脆弱或情急失智时选择一死了之---越是没遭遇过暴力打击和“权威羞辱”的“好人”,就越难承受,确有疑点的“好人”则更难承受;而真正的罪犯或常和警察、法官打交道的没皮没脸的混混,却有着很强的承受能力或出色的“过关技巧”。于是,在派出所被审查时自杀的人,几乎都是无罪而有疑点的良民。

    不难想见,蟒川派出所认定揪住了刘新学先生的“小辫子”,当作一次破获系列盗尸案的大好机会并欲图“扩大战果”。这里的“罪孽联想”有其合理性,毕竟杀人卖骨配阴亲这等恶性案件也发生过多起了。然而,若将“有罪推定”和“大罪推定”作为惯用工作方式,本身就是大罪;以摧垮“嫌疑人”心理防线为荣耀为目标而漠视人权、不择手段,那也是在“作案”。

    风水先生“脸比金贵”自杀身亡,这是一次“抗议性自杀”。虽然涉及到了“道德价值”,但它本质上却是“法治事件”。“草民”以绝望自杀方式表现抗议和控诉,这种现象的存在,让“国家先生”与“法治脸面”也面临“自证清白”的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