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创卫的,你的心理不卫生  

2009-03-21 01:01:29|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  明         


    对河南焦作市的最初印象,是该地的市委政府大楼给我留下的。当地朋友说领我们去看一个焦作的新景点,下了车就看到了那座气势磅礴的宏伟建筑。陪同人介绍说这座楼总建筑面积四万六千平方米、总投资1.3亿元、是我们焦作的骄傲云云。而我发表的观感,却让几位公务员震惊了一回。我说了两个字:可耻。

    焦作是个资源枯竭型的小城市,下岗失业人员较多。这里除了衙门大楼还有个“国际亮点”: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与中华全国总工会共同实施的下岗失业人员小额信用担保项目,“获得圆满成功”,据说被联合国誉为“焦作模式”。这一国际亮点似乎体现了“节约型政府”的无比优越——“2003年7月至2007年8月,该市通过市商业银行分17批向454名下岗失业人员累放小额信用担保贷款940.5万元”。

   《华商报》3月17日报道: “饭吃不了,澡洗不了,店开不了,原来这就是大家日思夜盼的全国卫生城市啊!”3月13日,河南焦作一网友在论坛里爆料称:全国创卫审验期间,该市不仅关闭了市区内所有中小饭店、报刊亭、中小理发店,而且某些路段的饭店还在一夜之间换了门脸。

    看到这个消息,联想到政府建筑以及公务员心态等等,我的感觉是“这才正常”。创卫、创优、创这创那,创的人心惶惶,创的百业萧条,创的居民生活进入“非常时期”,说实话这种现象在全国普遍存在。

    各地进行诸多创建、迎接“上边”明察暗访的时候,都程度不同地凭借“创伪”,在这方面的“创造性”那倒是让人没二话可说。所有的大规模创建,几乎都是“创伪运动”,不过平心而论,南北有别是真的。总体上、大概的说吧,北方城市搞这种事霸气十足,蛮笨办法来的急速,血案的发案率也就比较高,而南方城市往往比北方兄弟城要“人性化”一点点。

    网易网友在焦作创卫新闻后纷纷跟帖诉说亲身见闻,形成了汇聚各地创伪高招的“展区”。或控诉,或嘲笑,或劝诫,几位上网来“引导舆论”的焦作网友,则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不出所料,我看到了几位濮阳老乡的发言,我们这里创卫、创优都比许多地方早得多,还是很有些“发言资格”的,而我就的“资格”就更老到了。

    争这创那、进行各种城市大赛的动力和压力,实际上都源自“局部权力”强化地位、占据资源、扩展实际影响力的需要。我在10年前就曾着力研究过评价文明城市的“指标体系”,研究结论是“国家不宜制定统一的‘文明城市标准’,各类城市一起参赛比文明的量与质,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无逻辑的创建文明城大赛规则还是实施了。原本就是说不清楚、论不出好歹的糊涂赛事么,不“创伪”那倒成了傻瓜。以不文明和野蛮的手段争先创优,我发表文章批评这是“争创不文明城市”。

    “创卫”也是类似情况。河南濮阳市在2006年迎接“全国卫生城”复查时,撤摊、禁行,强拆200多个商亭,闹得鸡飞狗跳,加重了弱势群体的生活困境。于是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点名批评了我居住地的执政当局,希望他们摆正“价值阶位”,把百姓生路放在比市容更重要的位置上。那篇文章在当地影响不小,让个别领导同志非常恼火,有公务人员找到我服务多年的单位,要求对我实施制裁。可我虽说不是死猪,但也是不怕开水烫的另类了。此事不了了之,若有后话,我还巴不得奉陪。

    绝大多数(或者几乎全部)的杂文、评论作者,都不公开抨击他当地官员的痛处,因为这样做的代价太大。像我这样不怕开水烫的毕竟是极少数,即便是我本人也并非不明白“文明环境”之险恶。焦作网友发帖发图披露“创伪”,许多当地人上网印证事实并赞赏支持,这都需要匿名为之。官方的“创伪”才见不得人,而被“创伪”所重创的的群众却像做贼似的。文明程度如何?先进地位啥样?你说呢?

    某项工作、活动是否造福于群众,其评估权威就是受益或受损的群众。他们不是傻瓜,不会去反抗为他们造福的人,而冒险上网呐喊,那真是被逼急了。“创伪”的是非对错,没什么好论的,从删帖、封堵消息的举止看,我们知道官员心里其实也明白。

    要说点理论,重复一下我提出的“可正常生活战略”就可以了:“不可因执政行为、公共政策而妨碍老百姓的(被现实条件所规定的)正常生活”。不顾这个总结历史经验的“最低战略”,不顾老百姓正常生活去实现许多本末倒置的、无实际价值和不能持久的“战略目标”,那不过是无德无能的胡折腾而已。

    在我眼里,热衷于组织创卫、创优的各地精英,其“心理卫生”很成问题,精神面貌似乎丑陋不堪。有时我真有点纳闷,官员不“创伪”,权力讲诚信,难道就真的混不下去吗?堂堂正正做人就真的没法活么?究竟什么原因导致长期以来官民之间犹如“鸡同鸭讲”呢?此几问,愿与诸官共思之——如果,有这些想法是出自我智力、人格都不健全的缘故,那么,您老依然正确英明自然没的说。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