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精神病风波”凸显健康国民心理  

2009-04-13 13:47:2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  明

    北大的精神病鉴定专家孙东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发表了“老的上访专业户99%以上有偏执型精神障碍”,“强行送这些访民进精神病院就是保护他们的人权”等言论,由此引发“全民共讨之”。接着就有一些访民去找孙东东“看病”,连北大保安也对上门的访民说“你们没病,是孙东东有病”。如今孙东东大名的“上榜级别”很高,所谓的“孙神经”,在网上经常和“王羡鬼”、“余含泪”一起出现,排在两位大名士之后。

    4月6日,孙东东通过中新网发表致歉声明,就其最近在接受采访时一些内容因表述不当引起争议和误解表示遗憾。他表示,如果因这些内容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诚恳地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歉意。

    我持续关注了凤凰网就孙东东道歉一事进行的网上调查。截止4月8日凌晨4时,共有71334人参与这一调查活动。其中,回答“你认为孙东东老师的言论是否是歧视上访人员”一问时,63697人认为“是”,占总人数的89.3%;认为“不是歧视访民”的,为5030人,占7.1%;表示“不好说”的2607人,占3.7%。“接受孙东东道歉”的有11172人,占15.7%;“不接受道歉”的为54713人,占76.7%;表示对接受道歉与否持“无所谓”态度的5449人,占7.6%。另,分析其他调查项目与收集到的资料,可以断定,网民就此事的态度,和学历、职业、收入等均无明显相关关系。

    “孙东东就是歧视访民”,“不认可孙东东的道歉”——道歉之后的“网声主旋律”依然是不依不饶。虚拟空间的谴责,学术界与媒体的批评,这些已经够麻烦了,而这次的麻烦当中还有个“特色麻烦”。如果那些被孙老师断定“有病”的访民,一直不肯达成谅解并对孙老师有所骚扰甚至侵犯,那么,对这类“无责任能力”或“有限责任能力”的病人,处罚起来也是相当地麻烦。要是他们在进入法律程序后要求孙老师为他们做司法鉴定,那又将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事件。

    那些“有病的访民”洞悉这种情况,他们利用这一点给孙老师造成现实的压力。这里,这群患有“偏执型精神障碍”疾病的患者,所表现出的“集体偏执”很理性,甚至可以说是很智慧。孙老师有理由担心这种偏执,这种“偏执”,因理性和遵循公平规则而让学富五车、一言九鼎的对手左右为难。

    任何舆论热点的形成,都有社会现实、社会心理为生长基础和客观背景,细心推敲起来,都能找到其固有的具体成因。公众舆论对孙东东的“声讨增长点”,在去年就培植出来了,孙东东其实是沾了旧事件与“禁言令”的光。

    去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全国开展了“大接访”运动,访民队伍得到一次扩容和集中的机会,对“访民精神病”说法敏感、反感的人也就增加了不少。另一件关联度很高的事情,是去年12月爆出的“山东新泰上访事件”。上访农民孙法武被送进精神病院,新泰县信访办在总结工作时,就“怎么依法处置信访工作”的问题提出“公安机关依法打击一批,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集中办班培训管教一批”,这段话经我推荐成了网上的《2008最雷人语》之一。人们对迫害访民的现象以及如此工作经验感到愤慨,而表达愤慨的热议却戛然而止,许多人自然记住了,并且由于一时的压抑为记忆添加了屈辱的成分,从而令记忆更深刻;从而将原来积压的“愤怒库存”,一股脑倾泻在倒霉的孙东东的头上。

    这里说明一下。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也干心理司法鉴定这类工作,也关注国民心理卫生问题,有点“同行谅解”的意思。我比孙老师说的更不好听,因为我说过“中国人不可能没有精神、心理疾病”。网上有我一篇文章叫《你有精神病,老子也不是没有!》,主要论述当代中国史对国人的人格、心理产生何种具体影响。诸如营养不良、人际高度紧张、性压抑、言论禁锢、人群压迫和歧视、思想与信息阻断、居住空间狭小.....所有的饥饿、赤贫、恶斗、阴谋、屈从、警戒等等,那一时的经历都不是一时、一代的;饱受物质、精神、政治以及性内容的四重压抑的中国人,不可能人格健全、精神正常。我强调“求民主,要言论、思想自由,就是重人生、求健康”,“具备健全人格和求是思维的人,才是所有恶制度与恶势力的真正克星”。无独有偶,吴祚来先生近日发表网文支持孙东东,他说“在一个假话谎言弥漫的国度里,所有的人都会可轻或重地存在精神方面疾病,如果这个数字是百分之九十九,我认为是正常的”。我和吴祚来的打击面更宽广,但网民并没骂我和吴先生,因为网民们认为我们没帮强势群体欺压弱势群体,没有“涉嫌法西斯”。这里,公众舆论表现出的分辨力,也基本靠得住。

    公众记忆不可辱,积怨也无法永久贮存。舆论对孙东东的声讨是理性与健康的,因为它基于对弱者的同情、对霸道的不满、对真相的坚持。上访人是少数,孙东东并没说其他人群的毛病,然而还是激起了公愤,这就是“社会道德”之表现了,有大义和大智寓于其中。“国民心理不卫生”和“中国人人格缺陷”的例证虽然不少,但这里也有“人格修复”进行中的乐观事例。

    多数网民不认可他的道歉,因为大家从致歉文字中看不出认了什么错,也看不出道歉的诚意,只好再一次“误解”、再一次认定他“表述不当”。智力正常,分辨能力不弱,虽然没被孙东东伤害过,公论理当如此。这无直接利益的“集体偏执”, 又是一例集体心理健康的证明。

    “集体偏执”仍然执着。孙老师为三鹿奶粉说好话的言论被翻出来了,在我主持的网上栏目里,一篇去年的网文也被翻了上来,该文质疑孙老师为什么在演讲中使用“刁民”一词达十几次之多,比某位大官人还要牛....看来,不仅有许多访民偏执于希望与讲理,还有大批本来应该“打酱油”的网民也集体偏执于仗义执言——这样的“精神病”一直发作且永久不愈,大有作为,大有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