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因言治罪是一项重罪  

2009-04-20 13:5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  明 


     河南灵宝青年王帅,在网上发帖举报家乡征地问题,当地认为其发帖造谣,派出公安跨省抓捕。17日下午,灵宝市相关负责人远赴上海,专门向王帅道歉,并启动国家赔偿。同时,灵宝市公安局对办理王帅案的警官做出处理,副局长等4名警察被停职,局长书面检查。(4月18日南方都市报)

    “灵宝王帅事件”耐人寻味。国民公开或匿名举报问题,批评政府与官员,或者发表不利于官方形象、利益的观点和看法,这应当视为一项基本人权,而保护这种权利,在法律、执法、行政方面,则应作为一项“基本国策”和起码常识——几乎全体知识分子、全体平民百姓都对此理念、法理达成了共识。

    然而,还有相当一部分官员和执法人员,拒不接受这一受到法律文本支持的“国民共识”,并在运用自己手中的强制权打压这项基本人权时,毫无心理障碍和“风险意识”。灵宝警方和某些党政官员在王帅事件中的作为,就表现了这一点。官与民之间,“政治觉悟”和“法治观念”的反差很大且难以正常沟通,所以,才会出现媒体和网民对灵宝地方权力持续谴责的情况。

    落实国民政治表达权、监督权、参与权过程中的普法与执法实践,处在胶着状态。有些势力在抵抗,为了权力的利益和执政的顺手而继续“对民专政”。此次对灵宝地方“因言治罪”的舆论声讨,以及上级权力的干预和“代劳道歉”,让力挺因言治罪的势力,发生了一次“局部性挫败”,这显然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至少此事能说明:从江湖到庙堂,反对因言治罪的力量也成一小气候的“高压槽”;地方上较低级权力肆意实行因言治罪的统治术,也可能引发相当的政治风险或官场震动了。

    “停职”或许算不上处分,网民对这种处理并不买账。更受质疑的是,被处理的全是当地警察部门的人员。据“灵宝市公安局下发文件”:对分管网警大队的公安局副局长焦占林给予停职处理,认定其责任为“审批错误”;对公安局法制科科长黄立忠给予停职处理,认定其责任为“审核定性不准”;对网警大队民警李平和刑警大队民警贺彦伟给予停职、离岗培训处理,认定其责任为“负有直接责任”,并指其原因为“业务知识不精”。我的看法是,执行命令、具体操作这事的公安干警并没有多大责任,主要责任还在于下命令的或者暗示授意的实际指挥人。你下了命令或者显示出“恼羞成怒”,下面的执行人也不能不服从命令或抵制你的意志么。如果抵制的话是英雄,而服从的话虽说是“狗熊”,但不至于担负很大罪责。

    “丢卒保车”,让下层执行人员当替罪羊的嫌疑很大。这一因言治罪的“过错”之所以发生,根子在于当地党政压倒一切的强势状态。牛的高于一切,不容任何非议和“挑战”。而公安方面,主要教训在于自觉地、习惯性地。积极地充当地方党政的“家丁”,接到一个招呼甚至一个“表情暗示”,就立马冲权力的“对立面”大打出手,只重“大官”授意和需求,而对法律、人权全不在意,连执法的“名堂”也没半点表面文章式的考究。

    副省长先道了歉,灵宝市委市政府要是不道歉就说不过去了。于是灵宝官方说“市委、市政府负有领导责任。在信息中心发布的回应,造成的不良影响,敬请媒体朋友谅解。我们已向三门峡市委、市政府做出深刻检查,在此向王帅及家属赔礼道歉。”但是,这里把“道歉原因”,局限在“在信息中心发布的回应”一事。此说之意,就是说警方办此案完全是“主动出击”,市委市政府并没有侵权责任。其实,灵宝发布的那个官方的正式回应,正是当地实权官员力挺警方侵权的证据,还是面对舆论声讨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坚持不动摇”的证据。

    前不久,我写过《政府不能和网民对着干!》,提出“不能和网民对着干”需成为公仆常识、官场警语。如今,灵宝官方和网民对着干又没沾到便宜,公仆们对此道理的理解当更深入一步了。和网民、民声对着干,干到最“漂亮”不过就是祭出因言治罪的法宝而已,而这种对着干,就是犯下一项大罪了。

    因言治罪个案即便侵犯的只是一个个体,但此罪针对的、侵犯的却是全体国民。也就是说,此种个案,都是对全体国民的犯罪,对天下人的犯罪——没有侵犯一个人的因言治罪案例,所有因言治罪的个案都侵犯全体国民的基本权利。

    因言治罪,“威慑”与恫吓全体国民,镇压全体国民。它公然以全民为敌,剥夺的是最起码的人权,准确而全面地反映权力对国民的关系实质。因言治罪即可遂,所有国民权力则一概没有保障,全都可以一风吹落。此罪可容,人不人、民不民、官不官、国不国,皆理所当然——大家是看清了这道理的,不然就不会在“王帅事件”中如此执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