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比瞒报更恐怖的是群体默认  

2009-05-29 23:56:2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 明
   

“事故瞒报罪”是《刑法》中确定了的罪种。2007年,第493号国务院令下达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分别对谎报、瞒报、迟报、逃匿加大行政处罚作出了规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5、1 7”株洲高架桥坍塌事件后,5月19日株洲市政府第三场专题新闻发布会和5月20日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上,报告死亡人数都是九名。媒体和网民就死亡人数提出了疑问。对于来自社会和媒体的质疑,株洲官方表示,株洲市已经“根据正规的程序上报了省、中央,不存在隐瞒,不存在什么问题。”。

    收集现有新闻资料和网上评论加以分析,株洲高架桥坍塌事故后公布的死亡人数仍然值得怀疑。

    伤亡名单中没有提及行人,毁损车辆和伤亡人数“不对称”,这已经很值得怀疑了。况且,5月20日株洲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强调,“共死亡九人”这一数据,“是我们一开始‘定’出来的,应该不存在问题。”这叫什么话?看了这种胡说八道反而可以断定:一开始就由领导“定”出来的死亡人数,必然是假的。

    匿名的株洲网友从现有公开报道的内容来判断死亡人数,很有说服力。1、小车内白短袖男司机。2、担架上黑短袖男,3、货车红衫男(李雪峰)4、5、陈志明及女儿两尸。6、7、母亲及孩子两尸。8、车内背书包小女孩。9、只见两条腿妇女。10、开车接女儿夫妇中逃生妇女的老公。11、三人中未及跳车的一人。12、13、尾号2251白色面包车内2人。14、吊车司机杨洪卫的20岁搭档。另,提到“还在找的”有3人:警服中年男弟弟,杨小姐的叔叔婶婶。

    不排除以上“统计”存在个别重复计算的可能,但死亡人数在十人以上,应该没有疑问。

   《南方日报》记者在5月21日的稿件中写道:“株洲市内共有5家殡仪馆,其中仅株洲市殡仪馆、南方殡仪馆两家接收了此次事故的遇难者遗体。株洲市殡仪馆工作人员表示其共收了9名遇难者遗体,大部分都已经火化了,目前尚有两人未火化。南方殡仪馆则接收了两具遗体,为遇难民警陈志明及其女儿。这里显示,两家殡仪馆共接受11具遇难者尸体。

    《工程建设重大事故报告和调查程序规定》把重大事故分四级,死亡10至29人属二级重大事故。由于对事故不同的级别认定意味着责任与处罚有较大差别,比“十人死亡”有一人之差的“九人死亡”,其实事关株洲相关官员的切身利益。

    在众目睽睽的场景,在网络笼罩之下,瞒报是显得笨了点。网络是个好东西,它能揭腐败,也能反瞒报。

    关于瞒报事故罪的判决案例,较典型的有两个:一是山西大同左云煤矿透水致死56人案,矿主和乡领导人勾结起来瞒报事故,法院判处一副乡长12年徒刑,判矿主16年徒刑。二是有21人死亡的山西晋城煤矿爆炸火灾事故,法院“从快从严判决,对实际控制人数罪并罚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罚款100万元,对副矿长判20年,罚款100万元”。

    虽然对过去已经隐瞒了的事故与伤亡,人们无法拿出翔实证据,但平时的生活常识告诉我们,瞒报事故和重大伤亡的现象,并非仅限于乡干部和小企业这等圈子。更多、更严重的瞒报行为,其实发生在乡镇级以上的地方或部门的权力机构,并且,这种瞒报多是“领导集体”的行为。

    对高官能判处瞒报罪吗?经集体研究、“班子决策”的瞒报,是否也能判罪?理论上,这两问纯属多余;而现实中,这样问纯属大胆。无论谁瞒报事故伤亡都要追究,无论瞒报经过什么程序、经过几人认可都要问责问罪,这法理应该是常识,但这一法理和常识在平时却不见有人遵循。

    古时候,地方官对“国家”瞒报,那可不得了,那叫“欺君之罪”,要掉脑袋的。现在无君可欺了,民权又多止于纸面,于是地方权力欺民、欺法做的挺顺手。本来就是估价了风险和收益之后才瞒报的,瞒报也就瞒了,谁能奈何呢?

    一地发生的事故,明明有许多当地官员和民众知道真相,但如果百万千万人中没有敢于指出领导瞒报的人,没有人敢于直言身边所发生的事实,那么,说那里“没男人”,或者说那里“没有具备起码正义感的好人”,这就不算造谣污蔑。

    人命关天的大事,官员一拍板就顺利地压下以致“消失”,轻易地形成“官民同心同德一起骗中央”的局面,这说明此地的官风、民风何等野蛮、下流啊!掌权的官在此地实现了什么颜色的恐怖统治?答案不言而喻。

    对瞒报事故、伤亡的无声反应,比瞒报事件本身更恐怖。它说明公众低贱之地位与愚钝麻木状态的“超凡脱俗”,它说明这些地方的掌权者犯有更严重的罪错,或者说,犯下了更大的“政绩”。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