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点评“五毒书记”张二江名言  

2009-06-09 14:02:25|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评“五毒书记”名言
  作者:黎明 

  2002年中国五大恶人之一张二江,其“成名作”包括他的“名言”。有必要解读“恶人名言”的内容,更要紧的是透过名言看背景、看人心。恶人何以具有“舍我其谁”气概?为什么他能“浑身是毒雄赳赳”?且看我评来。

  张二江:“没有我天门非乱不可。”

  点评:强调自己的价值很在行,“主旋律”在心中扎了根。深知“安定团结压倒一切”,对自己此项能力充满自信。张二江告诉人们:什么是乱与不乱,你们根本不懂。

  以为还不乱的人不仅是张二江,大部分好人也这样认为。像这等五毒俱全的恶人大权在握、恣意横行,分明是早已积弊成乱,分明是已成大乱特乱。而似乎是最清醒的人却仍在“预言”什么以后如何如何“非乱不可”——判断“乱”的标准仍是封建王朝的那一套!现代社会之“治”的标准至今尚未落实于“中国文明”!各色人等由人伦丧尽的社会渣滓驱使、奴役,蝇营狗苟成为政治、经济生活和私生活的普遍正常,千挑万选的“管理精英”之百里挑一的献丑已司空见惯,天理荡然、人情木然尚不为乱,什么是乱?难道只有“兵荒马乱”才够得上乱吗?对“乱”的承受力高得惊人,对“治”的标准低的可怜,身在乱中不知乱,人在乱中颂升平,正是“从一个大乱走向另一个大乱”的“根本保证”。

  我们的生命与生活状态,取决于我们对“治乱”标准高低的要求。我们应认真接受张二江的“再教育”。

  “压倒一切”是可怕的。压倒宪法、压倒生命尤为可怕。作乱的不是老百姓,“压倒”的却是老百姓。作乱的人渣执行着“安定团结”的使命,压倒的是人民的一切。

  一个简单的物理现象不该看错。比如一座房子吧,“安定”的时候,它什么也压不倒,和内外所有一切相安无事;到压倒一切的时候,塌了。

  张二江:“抓我会造成湖北经济的重大损失。”

  点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又一次强调到了点子上。他知道当前社会极看重经济贡献,以为人家或许还舍不得他这个抓经济的能手呢。

  损失,是有的,但决不是“人民经济”的损失。抓经济时间长了的贪官,最容易产生“产权错觉”,往往不自觉地把地区经济和他们的经济混在一起。习惯于看表象的人以为这是个人品质问题。其实主要的原因是,贪官们在长期的实践中确认了一个“真理”:除了他们之外,根本没有其他所谓的“所有者”。

  中国失去了一段宝贵时光:如果不让张二江及其“同党”发迹,“一部分人”早就富起来了——是“人民经济”让大部分诚实、勤劳、智慧的人民富起来;中国有一个“不干而上”的极好机会:抓完张二江的“同党”,经济就会腾飞,并且是没有泡沫飞扬的腾飞。

  张二江:“不会吹牛的干部不是好干部。”

  点评:标准由他定由他用,他说好就是好,别人管不着人家的家事。硬要点评也是外行充内行:他的标准挺高的,只吹牛而不会吹牛就不行。好干部必得苦吹加巧吹,“锐意吹取”,“开拓吹新”,“吹陈出新”,“一吹惊人”。至于“不吹牛的干部”,不必说了,很难找。如果还有,那也是名不符实的、无所谓的干部。

  又是情有可原。下级吹牛本是对上级认真负责。吹牛不力完不成上级交代的任务,更凑不够上级已经吹出来的成绩,这简直是拿上级的前程开玩笑。所以,吹不吹是态度、立场问题,最低底线问题,会吹则集中体现着“精神”与“素质”。

  张二江会吹牛,之所以那么“牛”,是吹出来的。但他“被胜利吹昏了头脑”,违反了“吹牛规则”。这项不成文的规则,即“严禁把吹牛称之为吹牛”,“原则上应称之为‘实事求是’或‘求真务实’”。这项规则连外行人也能看出它的必要性,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连惯性”而不至于“前吹尽弃”。

  吹牛不为牛,牛很痛苦。“牛”是谁?牛是中国,我们可爱的中国。

  谁吹得越狂热谁就越爱国,不吹牛和反吹牛的总有反动卖国嫌疑,这已成为许多人的思维定势和强大的舆论压力,对反吹牛的人来说也有许多血的教训。吹牛者一定是“爱国者”,必定属“主流社会”。以爱国的名义吹牛,“吹枯拉朽”。

  “好干部”们能量巨大,半个世纪内,他们至少已经把中国吹破过两次。吹牛的成本总是由人民承担的,数千万中国人的生命和数十年的社会财富成了吹牛者的学费。吹牛使一个国家破产,是“好干部”为人类文明史提供的宝贵经验。世界历史上,“吹牛学费”最昂贵的国度,中国绝对第一,其遥遥领先的程度,根本看不到第二。

  “好干部”们前程远大。“一吹就灵”的“激励机制”,能让他们吹破中国。

   张二江:“在中国没有实现共产主义之前,办事不靠老上级、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是不行的。”

  点评:如果没有前半句,则是朴实无华的话。毕竟张二江处在我们的世界(或者说我们处在张二江的世界),谁都否定不了他“办事”的经验之谈。大家对此话留下深刻印象,是由于这话涉及了“远大理想”。

  他太低估现实和理想结合的难度了。“公仆”都是讲现实的,讲现实时通常都小心翼翼地避开理想,对好朋友和家里人也不讲公家的理想,因为他们很清楚,别人对他讲理想的内心反应,是认定他虚伪、无知、打官腔。“公仆”的尴尬,反映了理想在中国的遭遇,反映出一种理想的破灭对理想主义的打击程度。如今“残余的理想主义分子”,少见的足以让人惊诧,而他们还时刻冒着被打成疯子、傻子的危险。

  说白了:理想主义在一个庞大的族群中没有立足之地,无原则、无信仰才算正常中国人的标志。因此,人们在对“理想话语”高度敏感、印象深刻的同时却哈哈一笑。

  一个民族是不能没有理想的。智慧民族的理想不一定远大,但一定是朴素的真理与实际的幸福,可见可触,颠扑不破。张二江除了高级课程没有别的理论武器,一用理想支持自己的现实就习惯性地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把实话说得像官场傻话。其实不必扯那么远:在中国基本实现民主与法制体制之后,办特权、特例的事靠“四老”也不好办,而该办的事不靠谁也好办多了。

  张二江:“不放我回去,天门160万人民怎么办?”

    点评:实在是多虑了。“为人民服务”的感觉让人欲仙欲死,不仅忘了自己是强行代表人民的,连“大救星”的感觉都产生了。其实,他回来可能坏一点,他回不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要人民不是自己代表自己,情况总是差不多。
         

                      2003年初作品 《杂文报》发过洁本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