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公益性底线无法“私自坚守”  

2009-06-29 14:31:25|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 明

  近日反映拖欠医疗费用的报道出现不少,这和6月中旬卫生部下发了《急诊科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有关。该《指南》明确要求:对危重急诊患者,急诊科应按照“先及时救治,后补交费用”的原则救治,确保急诊救治及时有效。

  在政府和公立医院那里,“正常标准”和“通行规则”应该是“没收益也得救命治病”,而“先救人后收费”已经是个低得不能再低的要求了。然而,如今许多地方的医院诉苦喊难,说明连这个“底线”也难以实现。

  指南好定,规定易出,卫生部那边似乎“站着说话不腰痛”。落实和坚持“先救人后收费”的风险很大,这种“经营风险”和“破产风险”,本来就是行政管理方面规定出来的风险。全部彻底地执行规定,医院有难以为继之忧,需要真金白银支撑才能做下去的好事,可不是重申一下规定就能畅行无阻的。

  医生和医院,只要不遭遇限制与打压因素,他们肯定愿意坚持传统观念,愿意主动地把救人摆上头等位置。毕竟,无钱不救和见死不救,对人性和专业良知的践踏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首先感觉到不忍的正是医护人员。实际上,许多医院忍痛保持了“先救人后收费”这一“潜规则”,但对这一“功德”,他们却由于担心产生“鼓励欠费”的效果而不敢张扬。出于无奈做好事,做了好事像做贼,你说尴尬不尴尬、难受不难受?

  要论制度好坏很简单。好制度支持、鼓励做好事,防止、打击干坏事;坏制度打击、限制做好事;放纵、怂恿做坏事。医者遇到的问题不简单,正是所谓“制度瓶颈”。社会公德和医德或者“公益性底线”,都无法“私自坚守”。在制度够坏够猛的势态中,即便想私自坚守最终也会失守。

  专家和外行都知道从“根源上解决”,于是呼吁立法。大众在这方面的立法意识或法治觉悟,相对主管方来说其先进程度已是遥遥领先了。今年公众对全国两会的“八大立法呼声”中,“公民医疗保障立法”超越“阳光法案立法”而居首位。

  “主管不急公众急”,此现象有一定道理。我曾经这样归纳过大陆的医疗保障体系:它依据“身份等级”区分五个部分,即城市中实行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农村中实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另外还有平时不在正式统计中列出但占据可观资源的“特殊医疗保障”,再就是还有一个“国民零保障”的“等外级别”。有这样缺乏起码公正与公平的模式差别的存在,立法的难度可想而知了。这么说吧,不对这个特色的“基本构造”伤筋动骨,就立不出任何“良法”来。

  即便立法保障医疗救济加大投入,保障资金也不可能到位致效。台湾和香港地区大概用5%的GDP覆盖全民,我们内地投入也接近5%,但大部分国民享受不到低水平医疗福利。因为弱势群体太过孱弱,如果不对医疗资源分配结构乃至社会资源分配结构“伤筋动骨”,纵有更多投入也是枉然。

  当然要呼唤政府和“公仆”了,要是政府不真正拥护、不积极落实“先救人后收费”规则,一切都是瞎扯。不仅需要在此事上“晓之以理”,还需要呼吁政府和公仆更新自身行为模式——要救人,先变法。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