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同胞”靠得住,树能上母猪  

2007-08-16 13: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胞”的亲和力是有条件的

    外国政府采取某种行动警告或规范中国人的商业行为,这类事例过去曾有过多起。这种消息传到国内,国人的反应一般是同情本国商人,并希望中国政府积极交涉以维护他们的权益。然而,近日在柬埔寨的中国房地产商受挫之后,国内网上舆论却似乎“一反常态”。
 
    8月10日新华网转载了《国际先驱导报》的消息,题目是《柬埔寨土地风暴击倒中国商人,首相亲自操刀》。“柬埔寨水资源和气象大臣林根霍带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宪兵和一百多名工人,开着挖掘机及翻斗车,将数十间豪华别墅、多座门楼及相关休闲设施拆除殆尽”。国内常见的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联手对居民强行拆迁的场面,和发生在柬埔寨的这一幕很相似,不过,这次的“苦主”是中国的房地产商,强拆的项目不是旧区老房,而是占地60公顷、建成项目已经初具规模的“龙城庄园”---这本是一个计划建造1800栋别墅,有湖泊、学校、医院等配套设施穿插其中的宏大项目。
 
    据柬政府的说法,龙城庄园原本申请开发建设一个旅游区,申请开发的土地只有28公顷,政府已在原则上予以批准。但其后,开发商私自将施工面积扩大至60公顷,并高调建房出售。施工过程中,开发商还填湖造地….如果填湖行为继续下去,有可能造成整个金边市被洪水淹没。此次执法是依洪森首相的命令而为,政府早已通知龙城庄园停止所有工程,但对方“置之不理、明知故犯”。柬埔寨首相洪森搁下狠话:“龙城庄园是在抢柬埔寨的土地,政府收回土地是没什么错的,如果有错就是龙城庄园的错”。同时,干丹省省长和两名副省长也因滥用职权、允许龙城庄园“非法开发土地”而被免职。
 
    《诗经》有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说的是兄弟们虽然在家里争吵,但能一致抵御外人的欺侮。这其中呈现的意识,对咱们中国人还算有较大影响,并且国人还把本来的“兄弟”之意,发挥、提升到了所谓“民族主义”的高度。可是,这回中国网民面对“同胞”在国外的不幸遭遇,反而齐声喝彩,几乎一致地“胳膊肘往外拐”,竟然“坚决支持柬埔寨政府!”如果说此情还不足以让人“跌破眼镜”,也可以说令人“耳目一新”了。
 
     “同胞”这条“纽带”,单薄而脆弱。房地产商“同胞”在国内欺负了大群的其他“同胞”,国内的“同胞”毫无办法制约有地方政府撑腰的房地产商“同胞”。现在,小国寡民的柬埔寨把在中国牛皮哄哄的房地产商整得肚皮朝天,于是,这成了“房奴”们的“大快人心事”。
 
     其实,国人骨子里埋着一条朴素而合理的“硬道理”:只要你欺骗我、压迫我、挤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同文同种的、理论上“骨肉相连”的同胞。到了这时候,再谈什么“民族大义”和“一致对外”,就等于对牛弹琴了。即便还承认是个同胞吧,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同胞之间并没有一点同情。
 
    最近的调查表明,认为腐败是房价上涨第一推手的人居多。应该说,国人没把房地产商当一个领域的罪魁,对房地产业、房地产商的看法还是比较理性的。这个比较理性的看法,是由于舆论相对开放、业内信息曝光、各界人士进行理性分析所带来的结果。网上对地方政府利益驱动因素以及运作程序和收税费项目的解剖解读,实际上收到了降低房地产商“民愤排名”的效果。然而,其“民愤”仍然郁积不散,这也有必然性。房地产业内主导人士,毕竟是发展手段极不光彩,不当得利比重过大,许多人勾结、利用黑恶势力欺压弱势人群曾经肆无忌惮….网上对该行业的怨言很多,的确有痛恨腐败和房地产政策的民愤转嫁到房地产商这个因素,但尽管如此还是应该承认,中国房地产商的国内社会形象也的确是一塌糊涂,这真值得业内人士思前想后。
 
    在国内行贿就可以发展,这个经验不要应用于国外,否则中国商人很可能面对一败涂地、倾家荡产的结局。破坏起码应有的竞争规则而能发展,仅仅是特色国情中一时的侥幸,一些国人引以为荣引以为鉴的“发展经验”,从境外角度打量,不过是傻孬无耻的怪相。在这方面,对本国的文化自负和手段自信千万要不得,要不,到国外丢人事小,人财两丢事大。
 
    据说“做人要低调”已经成为某些大腕商人的座右铭。有人这样估计形势:房地产商“在替政府扛雷”。他们担心,当公众情绪激化而政府被迫调节社会矛盾时,自己会成为“第一个被杀掉的小猪”。这种担忧并非全无道理。作为地方政府亲密盟友而嚣张跋扈,作为调节矛盾所需要的牺牲品被抛弃并示众,原因都出自权力和权力的利益至高无上。如果这一特征不变,即使作为体制和权力的受益者也没准什么时候就成为受害者。权力无制约,连制度都靠不住,盟友也靠不住,理论上的“同胞”就更靠不住。没享受特种权利和待遇的“同胞”,自然不会、也没有义务和能力为他人去打抱不平。
 
                     2007年8月13日于河南濮阳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