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普世价值与普世价值观  

2008-02-18 13:11:40|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盛传“价值观外交”一说,近日,一位女士“因私”传开了一句据说是法国的一位外交部长所说的名言:“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于是,也议议这个一直争论不休、一直争论不清的话题。


    有没有普世价值观?

    概念当然是有的。唐逸先生介绍说:“普世的”是拉丁文oecumenicus的意译,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除“普遍”之义外,还含有“根”的意味,是一个富含价值意义的词。他认为,只有作为一切价值基础的价值,才是普世价值,那就是自由。

    然而,当下中文里的“普世价值”,使用起来并不在意拉丁文中的“根”的含义。事实上,不是“价值基础”的价值也能普世。所以,我们习惯忽略那个外来语的一处原本之意,亦不无道理。实际上,中国人在使用时的这种忽略,扩展了“普世价值”的内容,使它不仅包含了根价值与主要标准,也包含了扬善抑恶的“派生常识”和“通用办法”。

    在我看来,中文里的“普世价值观”并不含混。我认为它明确的定义应该是:被各种文化形态所接受,在全世界范围作为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的价值观念。

    杀人、放火、抢劫、强奸、偷盗、诈骗等刑事犯罪都不被任何社会所容,普世价值观在焉;国际法、国际公约与国际惯例的成立,普世价值观在焉;各国立宪,言论、出版与结社自由等条款进入各国宪法或实际宪法,证明宪法与个人自由等概念成为国家伦理和普世价值观。

    “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去待别人”,这话被称之为“道德金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叫做“道德银律”。一句短语难以周密应对各个来路的思辨和质疑,金律、银律确实都有可挑剔之处,但此话大理无亏,在各种文明中都是相通的。子明先生指出,这一现象是“普世性价值的显例”。

    发现普世价值观有一个便捷、准确的途径:世界上敌对的、交恶的势力,相互谴责、抨击、丑化对方时的依据和标准,找出来。


    为什么会有普世价值观?

    这个说来原因简单:都是人。相同的人性与人之本能、人的理性---这就是普世价值观的根。这里强调理性的一定高度。

    先撇开容易惹出争议的价值标准不谈。富裕好,贫困坏--这就是一普世价值观。这个概念的影响深远程度,超出多数人的平时想象,比如“美”这个概念(尽管美的具体标准不同但仍是一普世价值),就深受富的影响。美,其实是一种富,而刻意回避经济意味的美的标榜(比如展示或鉴赏融入文化、历史的美)其实多是为了显示“更富”。证明制度优越和他人的水深火热,都用“炫富嘲贫大法”,鼓噪我能生产、我能“共产”,资本世界和“穷人天下”的当局概不例外。

   “富裕价值观”不能单独作为判断标准,人们否定获得财富的不义与不公,这又是普世价值观。此类例子,显示普世价值观“综合配套”的特点。

    人类的“固有价值观”,甚至决定了“人类朋友”那直觉的“价值观”,说句不好听的话,“连狗都知道”。一条看家狗,一眼就能看出不作为主人的你混的如何,并根据它美丑善恶的观感确定下你在它心中的地位。如果要改变它对你的看法,可以通过对狗的接触与贿赂来获得“优惠人待遇”。你的贿赂及其对狗关系的改变,正是基于更具普世特征的“价值观”—人兽世界通行的价值观,即(不同智力层次的)“趋利避害”。

    13世纪的托马斯•阿奎那,认为自然法的根本律令是“趋善避恶”,由此导出其他原则即“保存自我,教养后代,求真理和幸福”。请看,去掉“真理”这个词,人兽世界即通用这里的“其他原则”。人对兽的驯化和活体利用,也出于动物具有的“趋利避害”本能,于是乎有了具备意识特性的或懵懵懂懂的“利益博弈”。

    不同人群之间之所以有了通用的价值观,人性相通是其基础,只要沟通交流则必然附带出经语言和文字明确的价值概念,而不交流是不可能的。信息传播技术的发展与全球化背景下的交流,使得普适价值迅速普世。无数次利益博弈的经验告诉博弈者及其后人:那些条文,那些基本常识、和规则,经长期交际的证实,符合我们的利益。


    有一些野蛮的“共有价值观”

    历史上曾有一些与当代主流价值观相区别的人类共有的价值观,比如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就是其中一个“大观”。实践中,它无法达成普适和普世,但在思想、心理层面,尤其面对异己文明、族群、国家的时候,它确实是曾为全人类所“轮换认同”。也就是说,弱者与被侵犯、被压迫的一方,和强势的压迫者一方在思想、理性上并无本质差别,决定他们心态、行为的,只是现实力量对比,一旦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原本弱势的人群也会转变为压迫者。考察东、西方各大区域人群的制度、思想与生活,我们可知丛林法则占据人类“思想和舆论阵地”的历史何等长久,而实际生活中,直到眼下,舆论上处于弱势地位的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仍在权力缺乏制约的区域起着某种主导作用,与其对立的文明进步的普世价值观,只是在口头上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当然,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

    抽掉普世权利平等的内容,“共有价值观”即野蛮落后的价值观。共有纯粹原始、本能的价值标准,不如各自拥有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有人热爱自由,有人却热爱被奴役;有人喜欢富足,有人却乐在赤贫;一部分人爱吃爱用爱玩的,却是另一部分人非常讨厌的…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倒是其乐融融,平添无数和谐景象了,但这事不可能。没有理性和人文思想的作用,人们都趋向最大程度地满足自身的本能需求而置他人于不顾,共有的价值自然就成祸水。由这种价值观主导的“同志”越多,则越多地引发冲突和对抗。它在实践中造就不认可此价值观的庞大人群,这就是它无法普适、更不会普世的原因。

    当代普世价值观是人类文明进化到较成熟阶段的产物,由变化中的强者和弱者不断反思而成。而强势人群为减免灾难和不安的自我反省,导致促成主动放弃恃强侍暴类型的思路,在普世价值观的形成过程中尤为重要。

    普世价值观必定是朴实的,朴实方普适,普适才普世。但朴实并不意味着低级,作为人类共同经验和文明成果,它利于全人类,有功于世界和谐。对文明进步价值观的推行,应抱乐观看法,人们自愿接受的,必是符合自身利益。对野蛮、落后价值观的扩张,长远看也不必悲观,如“圣战”、“专政”这种区域性的价值观肯定会趋向没落,因为它在传播中将遭遇不可战胜的敌手。


    民主是不是普世价值观?

    自觉身处“文化主流”之间的人,一般倾向于认可多种普世价值。拒不承认普世价值观存在的,通常是在不利于他们的文化、学说面前觉察到了自身的弱势处境。于是他们说,我们有与外部世界不同的价值观,有特色并且是比任何外来价值观优越若干倍的价值观。即便集合所有的智力也拿不出一种立得住的理论,源源而来的挫折感反而刺激着这一精神支柱的强化。应该说,这并不是完全从珍惜意淫资源的角度考量,预瞻价值调整将影响现有利益分配格局,这样的眼光并不算病态。价值体系本来就是围绕利益的实用设计,许多以价值观为主题的争辩,的确是在“争权夺利”。

    芦笛先生写道:“所谓‘普世价值观’,如今似乎已经成了主张民主的人们打击对手的战略武器。和对手一旦交锋,到最后一步就必然要顶在这点上,他们便说民主自由乃是普世价值观,而对手否认。争论于此成了武侠小说上的高手比拼内力,就此沾死不动,余招再也发不出来了”。民主是普世价值观与否成为网上辩论焦点,此现象意味深长。承认民主普世价值观则等于承认中国大陆宜实施民主,于是一方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一语道破,无非是因为民主体制对利益格局的冲击最强,于是相关人士的忧患也为此而深。

    普世价值观并非不为既得利益人士着想,它对利益集团成员的要求是也具有公民身份。而我们社会的“公仆”,从来都没表示过拒绝此要求,并且他们还时时矮化自己,宣称自身比百姓更渺小,除服务外没有任何权利。

    主流媒体方面,漫道“历史的先声”,即便在尔后至今的岁月里,也从未发出过反民主的声音。相反,主流的“民主之声”,一说到民主,总是“真正的民主”、“中国特色民主”、“更民主”、“最民主”、“进一步完善民主”,似乎不仅是已经民主了,而且还是盖了民主帽儿的“超级民主”。更有高层人士坦言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绝非资本国家专利。这些“主流表现”,难道说明的是民主价值在中国大陆不被认可、不被重视吗?

    网上公然反民主的,都是小掂包的、小混混吧?实名发帖或能让人联系到某个现实人物的,难得一见。从没在网下听到过哪个人说“那篇说民主是坏东西的文章是我写的”,就算有个把裸出网络的,也不过一“非著名太监”。为什么这样?凡有点脸面的丢不起那个人呗。

    去年,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正式、严厉地谴责韩国“肆意侵犯人民言论自由权利”,“封锁互联网”。如果说朝鲜不认可民主自由价值观,那岂不令人悍然震惊?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这嘹亮的歌声,就来自走过了血与火的威武之师。当听到它,我会感到自身那有限的无耻,同时也明白,在民主价值观面前有人是多么无奈。

    真实、真诚、真相、真正…“真字系列”非同寻常。真善伪恶,就是普世价值观,并且这是基础的基础,基本价值观的基本。一切之上有个“真”;各种道理中,“压倒一切”的只有真。我说过“万恶假为首”(相对的就是“百善真为先”),可惜这话尚未获得众网友重视,遗憾的是至今百度起来此话仍全在我文之内。世界上怕就怕“不认真”仨字,中国人就最不认真,如此我们永陷沉沦的下场则几乎是注定的了。可喜的是,近年中国“网络公民”较真风气大涨,2007年度发生了几件将影响历史的大事(其主要的事件并不在报道范围之内),其中的“打虎运动”,即“真善伪恶”普世价值观的建设性张扬,它表明中国公众对公权系统的作伪和伪善已经不可持续忍耐。因此,我称中国在2007年发生了“审诚风暴”,认为这是“最有价值气象”。“我不相信!”这就是2007最强音,当代最有价值音响——你相信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