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气候变化中的“大国责任”  

2008-02-26 23:5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气候变化中的“大国责任” - 黎明 - 黎明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太阳……一个送给送给南极/一个送给送给北冰洋/一个挂在冬天/一个挂在晚上……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个角落/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节奏锵然,旋律优美,歌词意境可谓胸怀世界、放眼全球。今天的成年中国人,是唱着、听着这儿歌长大的,如今正承受“气候变化”的压力,担负阻止、减缓气候变暖趋势的责任。对成长有所回报,对后人有所交代,这一担待无可避免地成为“有当代特色”的责任。

  儿歌当然以童趣盎然为好,而责任却不容半点天真。当我们宣称、张扬自身担负“气候变暖责任”时,我们便似乎有了某种“全人类”的认同意识甚至是精英意识,感觉自身参与在一项功在千秋的、全球化的“共同事业”之中。其实,对我们中国人来说,这一事业名下的活动多有这种属性,即:拯救中华家园,寻求进步机遇。

  一

  所有的国家都与地球共存亡,要靠所有国家的环保努力,才能拯救包括本国在内的所有国家。不论国家大小及其发展程度,遏制气候变暖责任由各国承担---这一道理是没人反对的;发达国家承担特别责任,必须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它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这一点,在《京都议定书》中也达成了共识。这样,我们可以说,在关于气候变化的“国际伦理”或者责任认定方面,实质性的争执并不存在。

  《京都议定书》于2005年正式生效,141个批准国家必须根据不同标准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到2012年,所有发达国家排放的温室气体数量必须达到比1990年减少5.2%的目标。发达国家的责任有说法,而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在这一阶段没有减排义务,这也引起美国所谓的“不公平协议”一说。

  发达国家中唯一的一个未签署《京都议定书》的国家是美国。美国曾是《京都议定书》的签字国之一,但早在2001年,美国参议院拒不批准这一协议,美国总统布什随即宣布退出。当时美国提出的理由,一是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和全球气候变化的关系“还不清楚”;二是《京都议定书》没有要求一些发展中国家承担减排义务,发达国家单方面限制温室气体排放“没有效果”。

  美国至今拒绝《京都议定书》,让人感到有些讽刺意味。但如果说美国出于单纯利己考虑而置国际责任于不顾,也不好言之凿凿。毕竟,美国在这领域的科学主导地位无人能够取代。在克林顿担任总统期间,美国率先提出联合国需要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新公约,而不是仅仅依靠自觉。正是在美国带头和推动下,才形成了一套统一标准的地球观察系统,包括人造卫星、海洋浮标、陆地气象站、气球以及航天飞机等,可谓耗资巨大并成效不菲。其中,美国国家海洋气象局、宇航局及众多科学家功不可没。美国的实力、地位明摆在那里,谁都知道,没有美国加入的《京都议定书》是不完整的。在今后的谈判中,美国话语依然掷地有声。领取了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巴厘气候大会会场公开指责美国,称它是“阻碍谈判的罪魁祸首”。联合国组织、欧盟和日本等一方面批评美国对议定书的立场,同时也积极施加影响希望促使它改变态度,但目前这些努力收效不大,拒不接受《京都议定书》,已经成为美国和欧盟等的主要矛盾之一。

  温室气体排放量占世界总量50%以上的国家支持《京都议定书》才会有实际意义,俄罗斯加入后才达到这一标准。俄罗斯于2004年11月做出关键性的决定,加入该协议90天后,《京都议定书》开始正式生效,所以说俄国的加入至关重要。

  2007年12月3日,全球190个国家的一万多名代表齐聚印尼巴厘岛,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澳大利亚代表突然要求发言:“大家知道澳大利亚刚刚有了一个新政府,陆克文成为我们的新总理。我在这里要向大家宣布,澳大利亚将立即签署《京都议定书》,成为京都家庭的一员!”会场立刻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一秀,令澳大利亚的国际形象有所“变暖”。我们可以想见,该国民意中的环保意识是多么强烈,承担气候变暖责任的意识是怎样深入人心,以至于影响了大选结果,规定了政治家在国际会场上做出如此这般的“气候秀”---这个秀,只有公民社会中的官员才可以做。

  会议通过了一份《巴厘路线图》,为2012年之后的“后《京都议定书》”谈判定下了明确的时间表。“路线图”是一份妥协的结果。IPCC为减排制定的三项硬性指标均被从正文中删掉,以一个注脚的形式出现在不起眼的位置。美国要求在发展中国家施行“可衡量的、可报告的和可印证的减排”的要求也被去掉,发展中国家可以继续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愿减排。欧盟做出了最大程度的让步,它甚至表示在其他国家不参与的情况下独自承担IPCC给出的硬性指标,并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意愿。

  中国在这次高峰会中获得了赞扬。中国率先大力赞成发达国家将温室废气排放量减少百分之二十五至四十,同时在谈判中展现了整体上的弹性。“欧洲气候行动组织”的与会代表杜威说:“在此地举行的谈判中……特别是中国,较外界先前的料想积极。”

  日本早在1997年就把实施防止全球变暖的具体政策所需的经费列入1998 财政年度预算编制内。其时提出的具体政策是:研究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贮存在海中的技术;促进低公害交通工具的正式普及;对日本国民进行改变生活方式的启蒙教育;支持与发展中国家共同实施防止全球变暖对策的计划。另外,日本政府还设立一项“全球环境日元贷款”项目,对发展中国家有关减排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企业提供利率仅0.75 %、偿还期长达40年的优惠贷款。

  我怀疑《京都议定书》的实践效果。关键是,检查、考核排放量的问题目前还解决不了。这也是加拿大等国几乎将议定书搁置不理的原因。这方面,是没有“世界警察”和“气候法庭”的,如果接受议定书而实际并不当回事,谁也没什么好办法让其付出代价。这样,《京都议定书》即便世界各国无一遗漏地签署、通过,最终也可能成为一纸空文。后京都议定书谈判不会顺利,发达国家排放量增加是有限的,而发展中国家排放量和排放速度增加很快,这里就产生一个很大的难点。中国、印度将逐渐成为最大的废气排放国,在国际谈判中,尤其是中国将承受日益增强的压力。

  二

  看国际谈判和外交争执,我们看到的是国家和国家联盟间的讨价还价、“学术辩论”甚至道义声讨。这些,大都围绕了经济利益,借助“气候责任”和“科学子弹”以加重各自的筹码。

  而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其实,遏制气候变暖的可以寄托的希望,我看不在于《京都议定书》及其内含的所谓的强制性,而是各国的、尤其是大国所发现的国家与社会的“提升之路”。也就是说,如果做得好,在这其中能抓住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发展大机遇,使得本国经济、社会不落人后甚至“升级换代”。

  大国博弈温室气体减排,道义因素基本可以忽略,被这种博弈障眼不足取。传统工业社会的发展模式与能源消耗状态不可分割,经济规模越大,排放量就越多,这不假,然而事实是,即便不对世界承诺承担减排责任,如今也必须改变经济发展模式。

  改变发展模式绝非易事,大国之间一时的“踢球”,更可能是一种发动前的准备。在过去的八国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希望各国能就在2009年之前出台一项温室气体减排的新全球框架协议达成共识,提出了一些具体目标。环保科技全球领先的德国,明确显示要担当世界的“环保先锋”角色。但是德国的计划遇到了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的巨大阻力。在峰会前的谈判中,美方一直试图删除德国方案中任何涉及减排目标的量化标准,而德方则坚持要在这一关键问题上与美方“角力到最后一分钟”。双方矛盾演化到了被媒体称为可能影响两国外交关系的程度。就此,德国《明镜》周刊指出,布什在减排问题上拖后腿,实际上是在为美国企业在全球环保高科技市场上取得统治地位争取时间。布什政府为发展环保高科技产业投入了大量政府补贴,几年之后,美国企业就可望统治全球环保市场。

  这个分析相当理性,应该引起注意并从中有所借鉴。像德美这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政治斗争,实际上出于深谋远虑的计划,两个大国都看到了“后京都时代”的经济机会,都想争取主导权,预先进入了市场份额的竞争。

  其实,全球气候变暖,对区域大国、对发达国家而言,问题相对不那么严峻。说实话,“变暖”究竟影响那个具体区域以及带来何种细节上的利害,还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变暖”过程中不仅发生阻止之需要,还必然有“适应”的发生,而疆域和综合国力,会在相当程度上决定国家对“变暖”的适应性和敏感度。岛国和小型发展中国家肯定后果惨重,而中国这样的大国就未必会因气候变暖而不堪设想---至少,断然否定这种乐观估价目前还有武断之嫌。

  最近公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认为中国由于气候变化而面临“七大挑战”,即:发展模式,能源结构,技术创新,森林保护,农业生产,沿海发展等七项。见此罗列,我不由哑然失笑。可笑之处在于,没有“气候变化”因素,不应对气候变暖,这“七大挑战”也已经挑战中国多年了。试问:如果不应对气候变化,这些挑战是不是也存在呢?

  欧盟力图利用在环保方面高科技的领先优势掀起一场革命,一场以高效能、低排放为核心目标的“新工业革命”---这就是欧盟发达集团“气候责任”名义下的真实意图。

  德国坚持减排目标,讨论制定国家应对“变暖”的高科技战略,提前为“极端情况”做准备;英国绘制二氧化碳“地图”,出台“气候变化法案”(草案),投资风能、潮汐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以及二氧化碳储存技术,要求改变能源供应方式,降低能源需求;法国改变建筑观念,改革建筑材料,瑞典大力建设节约型社会,严寒中的建筑节能和交通能源取代工作为世界所瞩目。将解决环境问题的出路定于解决能源的方向;依靠“公民社会”自发的环保觉悟和精英情怀---这是西方发达国家“承担国际责任”同时实现自身变革过程中的两大特点。

  邻国日本的经验值得中国特别重视。如今,该国的在节能减排方面的细致与扎实、文明与科学,足以让中国国民达到震惊之地步。缩短和日本的差距,接近日本的能源使用效率,即可让中国实现综合国力的历史性跨越。

  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大半在中国,就连奥运的首都北京也不为他国人士所满意。中国70%的能源依赖煤炭,对钢材等原料的消耗超过了美国。中国国土毒化、荒漠化严重,中国水危机威胁全民。空气、土壤、水源全面告急,而这并不是由于全球气候变化的天灾所造成,而是有中国特色的人为之祸。

  中国在气候变化中的“大国责任”,就是自己拯救自己。救了自己,就救了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类。并非由于“变暖”才有拯救自己的问题,并非由于承担国际责任才做拯救这种事。不怨天,不尤人,虚心学习他国,借助力量和创新、普及先进技术----不要忘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建设一个能够共担“天变”的公民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