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捡金、捡子弹以及抓捕波兰斯基  

2009-09-30 10:41:1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围观司法大有作为

    媒体和网民关注已久的“捡金案”尘埃落定。媒体报道,检察机关于本月25日认定深圳机场女工梁丽犯盗窃罪的证据不足,同时认定其行为构成侵占罪。而侵占罪属“不告不理”的自诉案件,由于案中300万金饰的失主表示“从来也没有想过追究谁的责任”,这就意味着梁丽不会被追究罪责,对她的人身自由构成威胁的司法因素已经化解,她自由了。
 
    如果检察院以及继后而断的法院认定梁丽构成盗窃罪,由于“被盗数额”巨大,她将面对判处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的制裁。从重刑伺候转向彻底自由,这位女工在法律剃刀的刀刃上走了玄而又玄的一遭,不幸而又大幸,惊心动魄却大慰平生。

    一些网友为此感到庆幸,并将检方此认定视为“全国网民关注”的结果,这说法有些道理。一般来说,某些并不具有特别“敏感性质”的刑事、民事案件以及涉及行政的话题,一旦进入“网上民意”所热切关注的范围(同时也必有媒体跟进),具体司法单位、办案人员乃至地方党政部门,可能会感受到“民意压迫”。
 
    有围观者和没有围观者大不一样。“全国人民都在看”!如此,相关机构处理起来案子来,比舆论不曾关注过的事件自然会慎重的多,最终司法或行政表现或能“专业化”一点。这就是诸多维权者、上访人、公共知识分子发布网文并大声疾呼的一种具体动力。
 
    女工梁丽是有过错的。分析案情,我看她也一度曾有“非法占有”的愿望。我说检察院对此案的最终认定达到了专业化,主要的依据是他们最终排除了梁丽的盗窃罪性质,或者说是由于“盗窃证据不足”而抵制了警方的主张。
 
    毕竟可以据事实断定:梁丽事前并不知道纸箱里装的是贵重首饰;捡金行为发生时纸箱主人的确不在现场;依据外包装和放置位置,常人均无法做出是否丢弃物、是否贵重物的判断;梁丽在事后也没有“拒不交出”;在机场清洁工人捡旅客丢弃物也是日常惯例的情况,也需要引入判断过程加以考量....当一位素无盗窃劣迹的“良民”,在无盗窃故意、无盗窃罪典型特征的情况下可能以盗窃罪罪名处被以重刑的时候,以上理由被充分重视、被据实引用,即“专业能力”与“专业态度”的表现是也。
 
    公安机关以涉嫌盗窃罪对梁丽案出具起诉意见书——宝安检察院第一次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公安机关将补充侦查的梁丽案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宝安检察院第二次将梁丽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警方似乎“锲而不舍”,检方可谓不改初衷。各有各的“专业坚持”而不是服从来自高处的专业外指令或暗示,未必不是一种好现象。
 
    “主流网民”主张梁丽的盗窃罪不能成立,和检方站在了一起,或者说检方这次和主流网民的意见达成了一致。这里,起决定作用的并非“网民情绪”或“舆论声浪”,而是网民的直觉与好恶情绪,本来就和“专业水准”相吻合。网民帮助办案机构增强了专业能力,监督了办案人员的职业操守,网上高过办案机构专业素养的“律师辩词”,更是直接地反应出这一点。
 
    刑法理论中有个“责任主义”,主张刑罚的轻重应与行为人的主观罪过相适应,刑法不要求行为人对自己根本无法预见的后果承担责任。无论同情梁丽的网民知不知道这个“理论基础”,他们的主张乃至“情绪”倒是真的具有很强的“专业性”。这没什么奇怪的,正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正当的法理、法律,不外乎人权与“公共人情”。
 
    今年5月份,武汉一位拾荒的女士从垃圾堆里捡到1500发子弹,她不知道厉害,打算把子弹卖掉。幸亏有人报警后警方收缴了子弹,否则,私藏军火、卖军火的嫌疑就可能脱不掉了。这里,据包括当事人身份、背景在内的事实认定其“主观罪过”并无困难,如果“依法严惩”,也和司法公正扯不上关系。可以预见,这位拾荒女受到严惩的话,网上照样会民意汹涌。
 
    司法、行政达到专业化,并不是很高的要求。但在不透明、无关注的情况下,这一要求就成了奢望。“公共人情”无法宣泄、表达,任何专业即可肆意滥用自身的专业职能,行使假公济私的专业强权,也就是“专业侵权”和“专业腐败”。
 
    司法之宽,司法之严,均不能决定司法是否正义、正当。关键要看在何处宽严,对何人、何事宽严;其宽严标准是否一律平等,是否出于公益动机,是否客观上达成公益效果。所以,从根本上说,即便是实现公平、正义所需的“独立的司法”,也是由于公民监督的通行,方带来公平、正义的实现。
 
    看到9月28日的一条新闻:“因为涉及一宗性侵犯女童案,被美国通缉31年的着名导演波兰斯基在瑞士苏黎世被捕”。不管他有多大成就、多少财富、多少粉丝,也不管他拥有几国国籍,美国司法拒不认定其人“嫖幼”或“言行不当”。我觉得,此类司法的细节表现,胜似宣誓和宣传。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