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更大威胁来自“非精神障碍”  

2009-10-13 08:38:02|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0日这天,在卫生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孔灵芝回应网上所谓的1.6亿精神障碍的问题时表示,中国重性的精神障碍患者为1600万左右,其他一些是一般的精神障碍和常见的心理问题。

    “并不是说中国有1.6亿的精神病人或疯子”;“并不是1.6亿都是有放火有暴力倾向的人”。卫生部官员就此话题的“澄清”让人感到事态严重,似乎现实中真的存在一股势力或一种有影响的舆论,言之凿凿地认定有1.6亿的中国人是疯子。

 

    没有那么多疯子,同时精神障碍或病态人格等“轻疯”多发多见——这大概是普通公众比较认可的社会之“精神状态”。这种流行看法,可谓普通人从生活中获得的经验性结论。大家还知道,即使重性精神障碍患者,也并非都是有暴力倾向的人。在这里,非专业人士的经验与常识,和经过了学术研究而得出的专业结论是一致的。

 

    其实不必对卫生部官员的澄清式话语惊诧或苛责,他这里也是实话实说,只是没有给人们带来高水平的专业资讯,因而让一些人失望了。在第十八个世界精神卫生日当天,我们中国大陆的权威机构公告天下中国没有1.6亿疯子,这是大实话不错,全世界的专家、精神健全者乃至精神障碍者对此只能点头称是,但此举似乎也有“轻疯”的嫌疑,闻此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亦属精神正常之人,所以,也不必苛责网民的“负面反应”。

 

     卫生部官员公开解释相关问题,一个大背景即关注精神障碍的公众较前几年大大增加了,精神与心理健康问题之严重性,已经被许多人所认识。近年来,“精神障碍”、“精神分裂”、“抑郁症”、“偏执人格”等某些精神病学的专业术语,在社会上的普及速度很快,“公共事件”的带动效应当为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有意思的是,精神健康概念及部分知识并非主要由于专业化的努力而被人重视。名人言论或具体案件由于触动社会心理的敏感神经,成为公众关注焦点,于此相关的精神病学术语则通过网络和媒体进入各界人士的知识范围。

 

    比如被认为有心智障碍症状的邓玉娇,比如发表了“老的上访专业户99%以上有偏执型精神障碍”说法的精神病专家孙东东,再如一系列上访人员的“被精神病”事件”,均在无意间普及着“国民精神病教育”。其中每一个事件或涉及的主要人物,在网络技术条件的支持下,所起到的普及精神病知识的作用,都远远大于一群专业工作者。

 

    我在旧文中谈到过这个观点:“社会转型”如果正常的话,它的确包括中国人的“精神痊愈”和“心理修复”。不言而喻,精神障碍问题当然是应该重视的公共问题,然而当我们放宽眼界将更广的样本纳入研究范围,则会得到一个由宏观视野而来的观点:单个的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和精神健全的社会强者相比,对我们社会的伤害与威胁,犹如一毛九牛般不成比例。

    判断“精神障碍”、“病态人格”是需要“常模”的,而常模则难脱区域、文化、制度等因素的制约。任何医学界人士也不会将社会大多数归入精神病患者的行列,常模如果仅为大陆人的话,从学术上断定我们不曾疯过才说得过去。但我们社会真的曾有过“集体疯狂”,其时,“高尚者”和“革命者”的破坏烈度远大于“1.6亿疯子”。

 

    当使馆人员对外国人强行奉送崇拜标志物被拒绝就破口大骂时,外国人则根据这个“健全精英”的表现推断中国人有了某种集体病态,这是合理的。如果一位年轻女士公然袒胸露背,我们会认为她患有精神疾病;而“大跃进”时期,为展现革命积极性高涨,曾有官员命令妇女集体脱掉上衣劳作,而下达这种命令的人,从未被人们认为有精神疾病——这样的精神病学或者社会学、社会现实,有公平可言吗?

 

    写论文论证亩产万斤的时候,科学家之精神状态犹如疯子;无视事实说假话、做假证成习惯,也是疯子;嘴上一套做的一套,明地一套暗里一套,要求他人一套自己另来一套,脱离客观规律与天斗与人斗,牺牲国民健康、断子孙路谋一方发展....这些也都类同“重性精神障碍”。

 

    说起精神障碍评估标准及其分类,一言难尽,其复杂程度,即便对许多专业人员来说难度也不小。有个现象值得一提:判断精神正常与健全程度,断定其没有精神障碍的标准竟然和做学术研究的要求是一样的,即考察对象的实事求是能力,看他是否遵循事实与逻辑法则。

 

    也就是说,必看与事实真相、客观规律脱离还是吻合,其思维是否依循逻辑得出符合事实与真相的主观认知。或许,这正是精神病学目前的尴尬之处,然而由此可见,精神健全、神智清醒甚至英明神武的高人,只要脱离事实与逻辑法则,其“症状”也类同疯子,其力量越强恶果也就越大。

 

    重性精神障碍需要治疗;社会强势群体的“类精神障碍”和“认知偏执”需要制约与矫正。法治与民主的社会制衡机制,防治的就是“强者疯”和“社会疯”,而如果连这都防治不了,那就比拥有“1.6亿疯子”可怕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