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缅甸大选,光明在前  

2010-11-14 13:14:59|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甸大选,光明在前 - 黎明 - 黎明

    

缅甸根据新宪法于117日举行20年来的首次多党制大选,结果将不出分析人士之所料。此前,中外传媒无论对缅甸大选褒贬与否,在预测这次选举的走势与总体结局方面,并无明显差异。

 

    新政府中会出现文官形象、平民面孔,但原军政府的意志得以实现,不被原政权接受的人不会入选,这是没有疑问的结局。这结果主要由三个具体因素所决定:一是新宪法规定25%的议会议员来自军队且对其他75%的候选人拥有否决权;二是政府总理吴登盛新组建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具有超强实力;三是缅甸最大的反对派政党、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早已出局,无法“干扰”大选。这样,对军政府及其代理人来说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竞选对手,他们自然胜券在握。

 

    尽管缅甸当局一再强调“举行自由公正的大选”,相信这一承诺的人却寥寥无几。且不论已提及的舞弊、作伪、愚弄等负面消息,在大选之前,如“军方的秀场”、“一场精心设计的游戏”、“不过是摆摆样子”等“论定”,其实早已深入人心了。

 

    如此不看好缅甸大选,有其自然而然的理由。选举规则是不公正的,它设置了严格的政治参与条件,规定了部分国民的“不自由”,这怎么会有“自由公正”的选举呢?美国政府称,缅甸新选举法是“愚弄民主”,“也注定了缅甸大选将是一场闹剧”,看上去,这符合逻辑、完全合理。

 

    “这是向错误方向迈出的一步”——美国政府就这样否定了缅甸大选的大方向。我看,这个否定,应当被否定。

 

    民主社会中若推出缅甸式选举法,当然是大方向错了的大退步,而缅甸式的军政府提出多党制全国大选,允许文官和反对党代表参加选举,这可是军队统治缅甸数十年以来的重大变化。它不是朝着强化独裁、专制的方向变化,而是弱化着军政府的集权体制——非退,非停,而是进。

 

    我和“许多缅甸人”观点一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报告中,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金塔纳(Tomas Qjea Quintana)这样写道:无论选举有多不完美,许多缅甸人仍认为大选是改变目前缅甸格局的最真实有效的办法。

 

    毫无疑问,只要荣获过诺贝尔和平奖的英雄昂山素季被软禁、被“剔出”,缅甸的大选就没有足够的合法性。缅甸的大选是不公正的,但,只要不是被胁迫、无选择的选举,即便是弊端多多的选举,也比不选举“好五倍”。

 

    不错,军队强人们小心翼翼,私心很重。他们总是担心失去对社会的控制能力,也出于被“清算”的忧虑,将选举路数设计的“万无一失”,以至于选举法和那部新宪法“卓尔不群”到令世人嗤笑。然而,他们毕竟认可宪政之路、民主方向。

 

    不错,他们煞费苦心地为自己打造一个非常宽松的笼子,但他们毕竟是有了“进笼”的想法,认识到不可以坚持军政府特色永远不动摇。在国内并无分庭抗礼势力的情况下,要说此念全由私利而生,也似乎难圆其说。

 

    非民主社会的执政群体,其进步还是反社会,本质的区别在于是否接纳民主宪政理念。我承认缅甸大选的不公正性质,但缅甸国家意志已确定的多党制、民选官、下议院、上议院、市场经济制度等等,足可说明民主体制已见雏形。它必会提升缅甸社会的公正程度。

 

    况且,军人也要在宪法框架之内行事,军队并没有明确自身凌驾于一切的地位,军队国家化的意味已在宪法之中;况且,缅甸的宪法也没规定必须由某某思想、某某领袖或群体来指导国家。这次选举中虽然规定了原军人的席位和权力,但应该注意到,所谓的“军人”,并非某种具有特定不变政治倾向的人。

 

    有学者称缅甸的状态属于“民主化先于制度建设的政治改革”,称“在缺乏基本制度建设,如市场经济、社会保障的情况下盲目进行民主化,这样的国家很难成为现代国家”。我以为恰恰相反——倘若真是民主化的政治改革先行,那么则不会在畸形的经济发展中罔顾公平正义和社会保障,更不会造就堵死现代国家之路的越来越强的特殊利益集团。

 

    符合现时统治者长久和根本利益,又符合人权要求、社会进步的现实途径一直存在,且一直昭昭。契合与妥协的途径,缅甸军阀肯定是仔细审视过了,结论和中国政府似乎“英雄所见略同”——中方发言人在就缅甸大选答问时多次说过的,道是“希望缅甸不断推进民主与发展。” 这样,就“符合缅甸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本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共同利益”,当然,这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片生机盎然、资源丰富的宝地,被错误的政体和制度耽误的时光太久。封闭落后、形影相吊、人民贫困的现实教育了缅甸人,体制优劣之全球化的比较及世界大势,提醒着尚未愚蠢至极的统治者。过去的统治者搞过“缅甸式社会主义”,而后的军政府又称“本国奉行的是‘规章制度兴旺的民主’”,而今他们想到了“变法”。此次缅甸大选、“军政改革”,以教育和提醒功效视之可也。

 

    缅甸大选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改变吗?会的。这场大选或许不是民主选举,但它将推进缅甸的民主改革。缅甸当局希望加入全球经济圈、吸引外界投资,这一点当为军人放松权力控制的初衷之一。而缅甸社会从高压、自闭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也必会迸发出巨大活力,从而使生产力与民众生活水平得到较快提升。

 

    缅甸国家的臭名昭著,相比曾有终极坠落、人伦惨变的地方,有点名不副实。宗教和世俗文化的顽强传承,实际上压抑了形形色色极端与狂热的意识形态,因人为因素而倒霉背运的缅甸人,过去托此福未“跃进”到史无前例,在政改启动后也会因此“祖荫”而稳步走向富裕、和谐。

 

    报称:在多党制全国大选掀起的热潮下,连一意孤行率部抵制选举的昂山素季也表示“对公众关注大选的政治程序感到欣喜”,并称自己不会支持任何政党。缅甸民主联合党常务副主席吴觉敏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缅甸人民已经变得现实,不会大规模起来抗争,阻止选举的进行。“昂山素季的时代,随着选举开始就结束了。”

 

    已经出局的昂山素季依然是英雄,她将作为教育者和抗争精神的榜样而被缅甸民众尊敬,作为缅甸伟人而名垂青史。其实,缅甸当局能让这位英雄淡出政治生活甚至淡出思想领域——其执政理念和建制主张越是接近昂山素季,昂山素季的影响力也就越小。精神英雄仍在,政治领袖消失,她若成不了缅甸的“民主之母”,就给后来者留下了一个伟人的“空缺名额”。

  评论这张
 
阅读(8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