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专家掐起来,围观更明白  

2010-11-16 19:31:18|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家掐起来,围观更明白 - 黎明 - 黎明

  

国家统计局这次对“学术批评”或“舆论监督”的反应贼快。1110日,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员之手的一份研究报告发布上网,称“中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被人为调整”。当天晚间,国家统计局网站就刊发了该局城市司副司长庞晓林的署名文章,称:经认真研究有关报道内容和社科院研究员徐奇渊的分析报告,认为媒体报道的结论是主观推断,与事实不符。有关媒体不核实报告内容的可靠性,所用标题误导公众。

 

统计局“特事特办”,理事不过夜,“火药味十足”的反击,同时指向报告的作者和披露报告内容的媒体。应该说,统计局的快速反应和果敢出击,已有立竿见影之效。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人员徐奇渊表示,他的那份题为《数据和主观感受:CPI是风动还是帆动》的报告,是以个人身份发布在研究所网站上的,不代表社科院。这就至少证明了两点:第一,媒体打出社科院旗号,“报道失实”;第二,这次“对立冲突”,绝非在体制内两大部门之间进行。

 

国家统计局的反击虽有小胜,却不会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据徐奇渊计算,在这5年中,按照CPI常规的编制程序,有-7.53个百分点无法用8个分项指数及其权重来解释的,可以被视为人为调整的痕迹。基于此,他判断在过去5年间,CPI被人为系统性低估超过7%。而统计局官员的“主要从两方面进行了辩驳”的文章,则几乎等于什么道理也没说。

 

“数学模型只是一种分析研究工具,不适宜直接用来生产统计数据。目前,统计部门编制和发布的价格指数有着严谨的编制工作程序和科学的制度方法,是符合国际惯例的;原始数据是采用定人定时定点派人直接采集的,是真实可信的,是能够反映市场物价变动及其变动趋势的”。这是在说什么呢?这里说的是:我们是生产统计数据的,才是完全可信的,而不采集、不生产数据的其他人用别的其他方法都不可信——一切评价权、分析权、解释权,归生产数据方所有,其他人没资格说三道四。

 

那位被反击的徐奇渊,并没有越俎代庖直接替代统计局“生产统计数据”,于此他会发现,原来,分析统计局的生产原理、生产者既定逻辑以及生产的工艺和流程,也必遭痛扁。

 

“符合国际惯例”,可作为统计局数据真实可信的理由吗?这里发两问:把CPI作为政绩考核指标,符合哪个“国际”的惯例?在中国,工作程序和方法,可以压倒政绩考核吗?

 

“报告作者在不能解释自身模型推算结论的情况下,没有分析其所使用模型可能存在的缺陷,而将其中不能解释的因素归咎于“人为调整”,是不负责任的”。徐奇渊推来算去,将没法从技术角度解释的因素归咎于“人为调整”,这完全符合逻辑。这里只有“人的因素”,没有神的因素、鬼的因素,统计局只要解释了那些“不能解释的因素”,反击就会完胜。既然你统计局也解释不了,他说你“人为调整”,你就立马高喊“他才是人为调整!”这不是白叫唤么?

 

“被低估7%”的结论,仅仅是一家之言,并非主流专家学者们的共识”。统计局严肃指出了“你是非主流、少数派”。其实,对新提出的一个具体数据,学界就此没必要形成主流、非主流两派,谈不上什么“主流专家共识”。统计局这样显示“人多势众”,完全没必要。

 

我并非认定报告作者就是对的。我估计,CPI被人为系统性低估,决不止7%。毕竟,报告作者的计算,是在CPI“现有构成”和“现行逻辑”的框架内进行, 这至少等于默认了“虚拟房租”在CPI构成中无足轻重的地位。另外,作者在谈到“居民对物价水平的感受和数据发生偏差”时认为,“一般居民的主观感受多是基于环比观察,而统计数据报告则是同比数据”,这话也不可取——“居民感受”也基于同比,因为他们是拥有并运用“历史记忆”的一群。

 

经济学家马光远称,学界一致认为CPI数据不能反映现实。这话点出了“主流共识”所在。“CPI的构成肯定是有问题的,不能反映目前的真实情况,这是一个制度性的低估,另一方面也有人为的低估在里面。”要我说,所谓的“制度性低估”,全都是“人为调整”,并且,没有比这个更厉害的“人为调整”了。为啥偏要选那个制度啊?这种从根子上做手脚的“人为”,本来就是出自“任意人为”的初衷。

 

官方的统计数据是科学、严谨、准确和无可质疑的,而同时,社会上的普通人和喜欢数据的学人要是相信、运用那些统计数据,则会被人视为幼稚。官方的统计调查工作,把“科学”和“技术”搁在了无法服人的境地,让它一直顽强对抗着大众的常识与感受——当科学和“制度性人为”捆绑在一起的时候,科学也似乎成了大傻瓜。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