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新三民主义”的人文亮点  

2010-11-30 09:46:11|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三民主义”的人文亮点 - 黎明 - 黎明

 

作为言论作家或时政评论人,需关注两个“极点”:一是我们社会中智慧表现和人文意境的最高点;二是呈现弱智、阴暗和下作程度的最低点。而对体制内、官场中的这两个极端,更需观察家给予特别的关注与研究。

 

以公权批评定位或以社会批判为主要任务的言说者,或容易忽略产生于官场、官员的“闪光点”,若此也无法充分发挥自身观察与分析的潜能力。信息的匮乏与信息遴选中的“主观过滤”,势必导致评说有失公允、止于浮浅,对被分析的对象和分析者本身,这属于一种双输的局面。

 

近两年来,部分省、市有预谋、有计划地组织一小撮“意见领袖”做实地考察,展现当地靓点并做出沟通、征询姿态。对此,我抱肯定、支持和参与的态度。我并不讳言这一点:和一方官员曾有直接沟通,对批评文章的写法肯定有影响。次要影响,提笔时会想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主要的影响是:在接触过程中经个人鉴别后接受的信息,自然会成为分析素材与判断依据。

 

前段时间参加“人文浙江专家博客主题笔会”活动,感觉不虚此行。窃以为,中国大陆体制内最富人文精神的“理念概括”,已在浙江初露端倪——这就是台州官方总结出来的“三民特色”,具体内容为:民营经济、“民主”政治、民生社会。

 

台州官方说是“三民特色”,我却称之为“新三民主义”。官方错了,我才是对的。道理在这里:“特色”是现实中已实现的、客观的反映与“写真”,然而实际情况是,当地只有“民营经济”发达这一经济局面接近“写真”,而将“‘民主’政治”、民生社会这两项作为已有特色,这显然并非客观。

 

再看我用的“新三民主义”概念,它表达预设目标和理想追求,并不涉及对社会基本特征的评估和定性;它不承认“三民”等于一方特色,却拔高“三民”为国民应备之信念、社会发展之方向。

 

换一种说法,“三民”还不是现有政绩,但它应该是确定“政绩前进方向”的指导思想,也该是度量政绩的主要标准。

 

请注意一个微妙到幽默的精细之处。官方“三民特色”表述中的“民主政治”四个字,有两个字被引号罩住,这引号加在了“民主”二字上,在书面文本的原文是(“民主”政治)。即便有天大学问且心细如发、巧舌如簧,也难以解释这里的引号为什么要这样用。我只可这样推测:官方的行文者在刻意表示,他们独自运用的(“民主”政治),和通用的“民主政治”并不是一回事;再就是可以推想到,官员们分明知道他们的(“民主”政治),还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

 

须知,把“民主”二字加上引号,那样有讽刺自己的嫌疑哦。精细到“不可言传”的地步,这份精细也就起不到作用了。口语没法区别,又没法解释引号的用意,以后别把“民主政治”写成(“民主”政治)就得了。推进民主政治名正言顺,符合中央文本精神,政治思想方面绝无问题。按我说的做个微调,贵地的人文光华就有些灿烂华光了。

 

“民营经济、民主政治、民生社会”,三者之间有其内在的必然联系。以民营经济为主体才会形成真正的市场经济,而民营经济、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法治社会、公民社会不可分割。

 

民生社会,这个概念具有“目的”的意味,更显综合概括性质。“民生社会”天经地义,按说其他别的社会形态都属“非法存在”。浙江曾提炼出一个“四民主义”,将发达民营经济为主体和特征的区域经济模式归结为“民办、民营、民有、民享”,但仅有这个“四民主义”,还远不能支撑起民生社会。

 

怎么才能保障一个社会处在宜于民生、民生为天的状态呢?保民生,说到底还得靠“民”自身才靠得住。民营经济和民主政治,带来民智、民强、民比天大的局面,这才会形成“民生社会”的根本保障。民不营,民不主,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游离于民众身外,即为民不聊生,这种社会当然不是民生社会,而是“王生社会”或“官生社会”。

 

浙江当地官员在介绍促进和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体会时,说政府取“无为”的姿态,才有了今天民营经济的发达和藏富于民的实效。这种融入道家思想的执政思路,我在别处从未听到过,乍听起来不由我联想到“大胆”二字。而后再思忖一下,这“无为”的思路和已有的经济现实局面,其实正是产生“新三民主义”的重要背景因素,也正和亚行首先提出、又被中国高层倡行的“包容性增长”概念相契合。据权威解释,包容性增长即为倡导机会平等的增长,而体制内横向对比一下即可发现,没有比“新三民主义”包容性更强的既有理念了。

 

在浙考察时,我想对高层提问但没找到合适机会发问的问题是:在富庶、发达的浙江,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社会不公问题呈现什么独有的特点?经济发达的背景是否催生了政府先行解决这些问题的设想?对解决问题的优势和劣势是怎么分析的?而今我想,这几个问题如果还没有被认真思考过的话,“新三民主义”将启发思索,也会引导出正确答案。

 

“新三民主义”包容政策、法规、思想、行为的容量很大,是个需要填入许多实际内容的特大“填空题”。不过,它在理论上不难理解,实践中也不难操作。只要不是在这个名下强塞进反民营、反民主、反民生的东西,那么,新三民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或将对人文和人权做出宝贵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1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