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挤兑穷人不叫“调控人口”  

2010-12-23 10:40:5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挤兑穷人不叫“调控人口” - 黎明 - 黎明

 

一年将尽,传来房产业的“利好”消息。《经济观察网》1221日报道:“调控人口动真格”,北京市将从201111日起,集中处理人防工程地下室的居住人口,清除居住在地下室里的住客。

 

住建部近日出台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对“群租”痛下杀手,这无疑具有挤兑穷人的性质。虽在政治和社会权利领域有侵权行为,压缩了穷人权利与生存空间,但此举还主要出自部门和产业利益等经济角度的考量。而北京“封村”和清除“鼠族”,目标则是“挤人”,不是从经济角度着眼,是用行政手段抬高准入门槛,连穷日子也不让你在北京过。

 

(原)人防工程经营多年,功能、性质早就等同于“出租商品房”。说是“处理人防工程的居住人口”,实则为严打“地下居住空间”,禁止地下室出租,藉此将勉强在京生活的一部分底层民众挤出首都。这,不叫“调控人口动真格”,而是“挤兑穷人动真格”。

 

所谓“调控人口”,即“减少人口”的另一种说法。若按所谓的“北京人口承载极限”1750万计算,除了堵住“不合格人士”继续进京的口子,据眼下人口量,尚需将200万“外人”挤出去。既然权力方面认定人口需减少,就发生一个把哪部分人驱逐出境的问题。能把谁赶走、赶谁更容易一些呢?若减人的要求既定,交出此试题的答卷则不需要高水平智力:当然是谁穷、谁容易赶就赶谁啦!尽管赶走一个富翁可带走若干人口,可是又不准使杀人、抓人、斗人的招,对富人想赶也赶不走啊!

 

据媒体报道,住在北京地下空间里的“鼠族”约有100万。这群国民的共同特征就是“穷”,不会是享受和食利的人。他们多是老年社会中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其中绝大部分属于承担艰苦、繁重劳动的低收入者,单人月薪一般两三千元。没有人天生情愿当“鼠族”,可是,今年1-11月份北京普通住宅房租价格为3179元,他们也只好住四、五百元的地下室。

 

挑明一点:让这一群吃不起、穿不起、玩不起更病不起的穷人继而再“住不起”,并非全因这群人“最穷”。他们很穷,但不是最穷,最穷的那一部分人口居无定所、业无常业,若不取安元鼎式的押解遣送方式,也不容易赶走。将减人的对象落实到“鼠族”头上,他们“较穷”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人处在相对“安居乐业”的状态,他们总算有个目标固定的窝,容易抓获,便于打击。尤其是住在原人防工程空间里的人口,更便于定点铲除。

 

决定的原因是隐形的:他们不是外国人,甚至连外国穷人都不是。自己本国的穷人,这就好办了,权力就可以斩钉截铁地对他们说:北京不欢迎你!即使你在这里卖苦力让北京更美好,也不欢迎你!

 

占据最小的城市空间,造不成交通堵塞,干其他人群不屑干的活,为城市享福人群和城市生活提供价格低廉的多种服务,并以“廉价存在”的方式,打压了整个首都的物价水平……这一群真的是“吃草挤奶”,照过去常用的词汇,就是所谓的“劳苦大众”——被当作了“调控”和驱逐对象。

 

据说,北京有关部门计划在“十二五”期间推进大部分人防工程公益化利用,这就该问,计划中的公益化利用,能比几十万人口有所居的这种公益性更强吗?政府收回“国有地下室”经营权作为最廉价的廉租房,让地下室房租比现在更低,这种不符合“调控人口”目标的大好事敢不敢做呢?

 

我不妨比北京权力更积极一些:北京人口必须大力压缩,赶走鼠族,再赶比鼠族更富裕的家伙,一波一波轮着来,直至剩下顶尖富豪群体,然后实施以财富占有量为标准的准入制度。为什么?上档次啊,好看啊,富裕啊,素质高啊,代表伟大祖国文明形象,政府既体面又好管理。

 

有的论者质疑北京市的举动,但将讲理的重点放在“城市生活与发展”方面,着重讲述贫富共存带来“经济双赢”。其实北京的官员懂得这些经济学上的道理,他们不懂得的或许只是:为调控而选择清除鼠族,本是公权无权去做、决不可做的事情;正常的政治家,动此念都不可以。

 

1966年,北京地区以“家庭成分”等政治原因为由,选择、驱逐过一批在京人口,后来,我们并不将此举视为“政府行政工作”,而是看做不正常状态中的法西斯式的作为。权力若自定标准“分类别”对待国民,那么这种权力的合法性肯定值得质疑。划出“出身成分”歧视不可以,假经济调控手段、以国民生活状态为依据有选择地打压、歧视、驱逐也不可容忍。

 

战时、灾时大城市发生生活物资严重匮乏现象,转移部分人口是正确和必要的,居民也会自愿配合。而如今你那里繁荣昌盛、供应充足,干嘛要有针对性的驱赶穷人,剥夺他们过穷日子的权利,让他们更穷、更失望呢?可以做出这种事,就几乎没什么不敢干的了,这样的权力当然需要警惕。

 

“没有钱也得吃碗饭,也得住间房,哪怕老板娘,作那怪模样”。这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电影《十字街头》插曲里的歌词,歌者只嘲笑了房东老板娘,因为连当时的政府都没对蜗居者或鼠族们正经八本地做“怪模样”。

 

当权力要对某个群体下手,这个群体的主体必然会被浇上许多狗血。近日,我们将看到证明“鼠族”危害社会、下流不堪的许多信息,也会看到政府为了他们好而加强安全管理的消息,而这都不值得还有常识的人侧眼一顾。算算年纪,北京的官员也是看过几部民国电影和《七十二房客》的,我建议回看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