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儒家十学者”比皇帝老儿还牛  

2010-12-25 12:11:41|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都黎明专栏:与“儒家十学者”的商榷

■虚拟@现实之黎明专栏

 

    1222日,郭齐勇、张祥龙、张新民、蒋庆林、安梧(台湾)等“儒家十学者”联署反对在“圣城”曲阜建教堂,在十个儒家社团、十个儒家网站支持下发布《意见书》,同时开放征集海内外社会各界支持。学者们的《意见书》开宗明义:近闻曲阜孔庙附近正在建造一高达40余米、容众3000余人的哥特式耶教大教堂,吾等儒家学者、社团、网站深感震惊和忧虑,特郑重呼吁有关各方尊重中华文化圣地,立即停建该教堂。

 

    在各学派扎堆交流、交锋的凯迪网络,《意见书》成为热帖,两天内“盖楼”高过千层,其中辛辣嘲讽与尖锐批评居多,有人甚至将十学者视作有文凭也愚昧的样板,而居辩论下风的“儒家”,反应也激烈。我以为,以和平、合法方式表示反对什么或支持什么,本是国民的基本权利,儒家学者根据自己的好恶或理由,呼吁停止某个项目,这行为本身无可厚非。同时,他人质疑其呼吁、意见,同样为不容限制的权利。

 

    十学者的意图能否实现,决定因素为权力方面的态度与作为,而相左的双方,发表意见实际上都是为了影响权力部门。你说权力应该那样做,我说权力如果那样做是错的,双方辩的是公理,而权力或受众该接受双方理论的合理部分。

 

“曲阜将建设一座名为圣三一的基督教堂,为曲阜本地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教信徒提供礼拜场所”。这消息是1210日新华社报道的。在此之前,十学者或许还不知道,这座教堂已于今年727日奠基,此前该教堂已筹建多年,曲阜的基督教会在2001年就得到了政府划拨土地和土地使用证。这意味着:一,教堂建设依法而进,程序和手续合法;二,政府部门就此项目完成一系列论证与监管工作,所产生的结果具有法定效力;三,在当地民间,没有因此项目而被侵权、被伤害的具体权利的主张者。

 

也正是在“平安无事”的既存事实基础上,当地才把建教堂信息作为“正面新闻”加以宣传。他们料想不到,在千里万里之外,还会有一群人出来打横炮——— 提叫停意见、表强烈不满可以,但停建的意见如果实施,将形成对一群国民的直接侵权,并且不仅是精神、人格的伤害,也有实实在在的经济损失。而十学者等无权干涉曲阜当地和他们完全平等的居民的合法事务,在这里他们根本构不成权利主体。至于“圣地”或高人一头的“圣情”,这等理由都属于在法律面前拿不出手的东西。尽管十学者主观情感非常不堪,但既然无权被侵,无权可捍,想告状也找不到人,连个案子都立不起来,你十学者在当地人眼里也就是“闲杂人等”,何必拿你当回事呢?

 

    打横炮的人再多一些,也挡不住在建的教堂。毕竟,从外地拉支队伍在曲阜人积极配合下掘坟辱尸、摧毁“三孔”的社会背景、行动条件已不存在,即使《意见书》可让当地人激动并出现实际阻挠行动,那必然形成民事或刑事诉讼,非法的阻挠者最终必承担法律责任。

 

十学者提出教堂“至少须在孔庙、孟庙以及周公庙50华里以外”;并且,“不超孔庙、孟庙大成殿的高度”,“规模不可容众3000人”,“建筑风格只能为中国传统建筑风格”……这样的学者主张,实为本学派“封圣”和谋求实际特权、心理优势的行为,这和儒家强调等级维系的思想相吻合,但实无事实与学理根据。

 

    如今连儒家也不承认真的存在“儒教”,可《意见书》却反逻辑地提出,建大教堂“有宗教对抗的意图”,这就耸人听闻了。至于说到其他宗教对“儒教”的“文化侮辱”和“宗教对抗”,当地官民的心态倒是比“大儒”宽容得多,他们想不出这样严肃的词儿。在曲阜境内,有难以统计的各种宗教的场所,其中的基督教堂也有长期历史,包括孔府也有佛堂楼存在,孔氏族人中也有基督徒。可见,十学者等似乎应该跟“圣地”的土著学点文化包容与宗教和谐。

 

    高大建筑总会展现某种文化特征或风格,而今不必对建筑谁高过谁而过敏。旧时代皇朝也没规定宗教建筑不许高过天安门,也没要求盖教堂必须像个和尚庙或亲王府。银行、酒店、政府部门等机构的建筑即便高过了大成殿,也没人以为这些地方比“三孔”更有文化、更“圣”一些不是?你们不该要求他人在各个领域乃至心理感觉方面都给你高人一等的特权,至少,书生们对自家“教派”的体面和特权要求,总不该比皇帝老儿更苛刻、更丰富吧!

 

    必败,还有些出丑,这或许是缺乏现实判断力和现代文明意识的结果。其实,儒门人士和孔家后人,应该最懂得某种思想成神圣、成独尊的恶果。(若不是意识形态在权力强推下成宗教狂热,令其足可借神圣之名侵吞一切实际权利和精神领域,“儒教圣地”和孔孟家族,又何至于蒙受1966年间的奇耻大辱呢!) 

 

    (作者系知名网友)

  评论这张
 
阅读(133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