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基础是一个不做假账的公权系统  

2010-06-22 11:4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人大官员称推动政府预算公开条件已成熟”;“全国人大官员:政府开支不高,公务员工资偏低”---可想而知,这两个标题给人的感受不会类同,在不同主题下,读者的观后评也必然不同 。不过,需要弄清的是,这两个标题下,都是同一篇新闻稿,各媒体、网站所引用、转载的内容并无任何差别。其“原创新闻”,出自6月17日《新京报》的专访文章,原通栏题目为《高强:让公众读懂预算报告是一种责任》。


   观察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高强先生的发言,我认为他有“四个清醒”。其一,对公开预算的合法性、必要性、重要性认识到位,理论和文字阐述上比较清醒;其二,指出人大官员正在把中国知识界的一个长期 “梦想”(即实行国家预算公开)变为现实,对需要争取知识界的理解与支持这一点非常清醒;其三,屡屡提到“三公”支出问题,对公众关注焦点和主要诉求心中有数、相当清醒;其四,公开预算的困难不在技术方面,对人大代表和公众来说,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专业障碍”,这样的认识也是客观、清醒的。
    遗憾的是,伴随着“三个清醒”的,还有“两个含混”,这使得高强先生的一番讲话呈现出一致性不强的特点,让高强先生从网民那里获得了不少明朗且合理的批评。


    第一个含混:虽然说了推进公开预算条件已成熟,也明知公众强烈要求在预算中讲清楚“三公”支出,但同时却又说“还存在一定困难”。也就是说,讲清三公问题这件事,即高强先生所说的“由于基础工作条件不具备而一时做不到”、“要向民众解释清楚”的事情。我们知道,官方总是习惯渲染自己克服困难的决心和能力,如果就一个并不复杂也不艰难的问题强调困难,那么大家则倾向于断定他们还不打算做这件事。这里,人大官员其实是含混地表达了“不做”的态度??为这事还需创造条件,其实就是“还不能行动”的另一种说法。


    第二个含混:高强先生将公开预算的重要性,在理论上提到了“顶峰”的位置,指明了不干这事可不得了,同时,他却又提交了不支持自己论点的论据。“中国政府本身的开支水平与全世界很多国 家比较,并不太高。一是我国行政人员占总人口的比例比其他国家要低,二是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与很多国家相比也比较低”。这就是说,大部分实行了预算公开的国家,反而不如不公开预算的中国,或者说,中国预算不公开但实际效果却好于预算公开的大多数国家。既然中国不行“公共财政应有之义”而取得了明显效果,证明了优越性,那预算公开也就算不上什么“应有之义”了。显然,高强先 生这里拿出的理论和事实两者,其中必有一假。
    再说了,就政府开支和公务员收入做国际比较,必得将开支与各国的国民收入、税费负担、国民福利、政府服务项目等基本状况联系起来考察,也不可脱离一国“消税人”的真实组成结构与实际数量而胡搅蛮缠。高强先生在这里忽略了对受众运用财政常识,所导致的结果是略微含混了某些读者,严重含混乃至抹杀了自家的理论。


    说认识可能头头是道,一接触实事和实质就含混不清。其实这些个含混表现的根子正是“官念清醒”。含混是故作含混,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就像“阳光法案”无法出台一样,官员说起来都知道极为重要,但也大都知道要动真格的还真行不通。人大官员出于坚持“政治正确”考量而强调本国政府开支状况好于外国,这倒可以理解,而讲到公开“三公”就退缩、就含混,何故?
    我国财政实行“分级管理”制度,国家预算分成中央预算和地方各级政府预算,全国各级政府的 “三公”支出不能都由财政部编制出来.....只能按照“分级管理”的原则,由各级政府去自行编制、自行公开,对人民负责----高强先生摆出了许多理由,还是让我用一句话挑明了吧,理由只有一条:根本无法保证这个政务机制系统“不做假账”!


    正是由于对这个道理看的非常透彻,所以人大官员对公开“三公”开支问题才绕行回避。统计了是白统计,因为它不可能是客观真实的;统计出来予以公布,因实际上不可信而没人信,却连人大等本来和统计丑闻无关的机构也被那些假数所“绑架”,似这样“逮不住狐狸反落一身骚”,还搞什么搞?


    “不做假账”,这是自定过“不题字”章法的前总理朱镕基先生的题字。有媒体注意到这四个字曾三次作为总理题字出现,可见朱镕基先生对假帐之害非常清楚。可叹的是,无论怎么严禁或倡扬,中国的企业和财会专业人士,几乎都达不到不做假账这一最低要求。这里的深层次原因在于:现体制下谁也控制不了权力这个“行业”做假帐。


    “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层层注水,水到渠成”。这幅横批为“不是假账”的对联,正是多年来权力造假、统计作伪的生动写照。一个做假帐成了惯常形态的权力系统,自有其瞒骗所有人、变假全社会的需求,智力正常的体制内和民间人士,都知道这德行其实涉及根本利益;也有不少人已经明了,只有公民监督和公民授权的专业监察一起到位,方能从根本上解决权力的做假账问题。


    从相当广泛的意义上说,建设民主机制与公民社会,其目的是让公众拥有一个做不成假账的公权系统。而在权力拥有做假帐自由的时段,我们可以不时领略形式、名义上的进步和安抚式变通,却无法获得任何具有实质意义的重要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