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人肉搜索有那么可怕吗?  

2010-07-12 19:52:55|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怕“人肉搜索”就不配当官


   先要讲清的是,所谓的“人肉搜索”已经被人为地神秘化、夸张化了。我承认“人肉”的确是富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但拒绝承认它“在中国具有强大影响力”;同时还认为:没有明确定义和起码的界定,就将其实际作用夸张到神乎其神的地步,并在虚假前提下讨论法规应对和迫不及待地实施司法与行政,这种现象更富含中国特色。

    无论以技术特点为据,还是从社会学、法学的角度分析,给“人肉搜索”一个区分于普通网络信息收集行为的定义,都是困难的。它不过是在网络上群体互动收集、分析、解读信息的过程,这和个人、团队平日使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并无质的不同。其发生结果,正面的无非是利于公益的信息披露,负面的无非涉嫌网络行为的侵权——这无需另立一条“人肉搜索”的功名或罪名,从而加给国人一项特殊的法定待遇。

    关于“人肉搜索”的一个神话,是它具有强大的反腐败功能,而收集个案证据加以分析归纳,所得结论并不支持这个说法。尽管有商业网站大力渲染、夸张“人肉搜索”之威力,也无法否认“人肉反腐”其实乏绩可陈的事实。回顾以往的“人肉”史,此举仅对害怕为人所知的小人物具有实际伤害而已,而对官员,没搜出过任何隐藏的财产,也没搜出哪一位包二奶的隐私。

    像周久耕、林嘉祥等人遭遇的 “典型人肉”,其实不过是收集、分析公开的网上资料罢了,而“人肉”后新添的真实的个人信息,也多半是其人圈子内知情者趁机利用网络手段的结果。早些时候的“人肉反腐”,如东阳市审计局局长韦俊图签发“欧式按摩”的奢侈账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功焕涉嫌对外虚假招标;四川省卫生厅退休管理处副处长张建新在殴打志愿者,这些“反腐斗官”举止,其实都不好确认为网上的“人肉”之功。
  
    最近一波讨论“人肉搜索”的热潮,发端于江西防总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先生。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没有直接回答有关“下游群众的安危”的提问,而是大篇幅提及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因而陷入网络舆论声讨的漩涡。继而,央视某位主播发一条微博称平主任被人肉,因蒙受网络暴力而精神恍惚。于是,一批人开始谴责网民和媒体对平主任的“不公正批评”,据说“网络的邪恶与正义拷问每一个人”了,还说“网民反思网络声讨风暴”了。

    只因官话和官风实在经不住正眼审视,迎面反击民间舆论的策略显然缺乏可行性。这规定了某些人对网民和媒体的反击,只能采取绕道、迂回的方式。在陷入被动、失分过多的不利形势下,靠什么赢得社会同情、尽量挽回不良影响,就成了摆在官方宣传人士面前的严峻问题。

    还必须运用过去常用的老办法,即:虚构“网络暴力”,将舆论谴责矛头转移到“网络暴民”。只是,这次说的对平某的人肉搜索活动并不存在——“人肉”的过程必然在某个网站或多家网站留下人人可见的相关言说,找不到、给不出链接或截图,那无疑即无中生有的“捏造事实”。

    咬人没几个,但它哄起来的“民愤”唬人,其活动气势震人。“人肉”无大用,却一直被当作“网络暴力”的典型和代表,它这是它的尴尬,甚至是它自身安全的主要威胁。

    这里,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作为大型BBS的“资深版主”,我常见网络流氓和商业水军,但从未见过政治性的网络暴民;经常遭遇蛮横的网管权力,但从未遭遇过出自网民的网络暴力。要证明有无网络暴民和网络暴力很容易:我就在这里和你网上面对面,请你使出吃奶的劲对我施暴吧,能出什么招就出什么招,看你能对我怎么个暴法!

    探讨“人肉搜索的危害”,对所有经常就公共事务发言的“公共知识分子”来说,均无自身经验可鉴,他们总觉得这事离自身非常遥远而难以理解。似我辈之流,公开身份在网,天南海北均有人被我等攻击,而自己根本不知道被多少张三李四所忌恨。由于网上个人痕迹与信息可谓海量,还因为公开活动的接触面广,若检索信息或收集未披露资料,对查询者和追讨者按说是非常便捷的。可是,多年来从未有网民“人肉”过我辈,网友们似乎对此是连想都不想。为什么?

    对已经公开的、已知真实的人和事,无需“人肉”。既然网上“裸奔”发言,此举就已经宣告天下,不才对自己所有言论负责,大家随时可以验明正身,洒家随时乐意担待介入公共事务的全部后果——这就失去了“人肉”的价值。

    行政、立法和绝大多数的司法官员,不是地下工作者,不是伪装起来之后方可上台的台面人物。他们必须和公众面对面,必须以真实身份、真实阅历坦对公众。对他们,在披露个人信息方面的要求,其翔实度不同于普通国民。由于这个群体的个人状况对公共利益影响巨大,他们的财产、收入、兼职乃至家人从业与居住等信息,均不可作为隐私而对公众隐瞒。否则“公民监督”与“人民评价” 将无从谈起。

    实际上,有些官员担心知名度上不去,所以常策划着利用一下媒体。许多官员还担心,若长时间不在荧屏或报刊亮相,恐怕引起大家以为他“出事了”的猜测。官员喜欢“可控的知名”,希望按照他们设想、计划的路数落下“大好名声”——他们不怕公开个人信息,只是一厢情愿地希望消灭不良信息,同时大力弘扬有利于前程的正面信息。而公众和传媒应该告诉他们:没这么便宜的事,也不该有这么傻的传播。

    在公开个人信息方面,官员不如一介评论人能担待,比不上一普通居民的承受力,这就不配当官,即使当了官也似“沐猴而冠”,忝列伪官、伪差之属。

    现在许多地方采用一种叫做“任前公示制度”的形式,由官方出面组织,号召大家公开或举报将任职者的“不称职信息”,获得其人原来不为人知的“隐私”——这可是一种网下的“人肉”活动。 为什么在网下亲自“人肉”的同时,又总喜欢数落网上“人肉”的罪行呢?抓不住网民、网声的实在把柄,又要对其坚决反击、实施普遍打压,只好推出含混不清的“人肉”作为“网络暴力”的代表,是主要原因。

                              2010年7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