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人肉搜索确实不可怕  

2010-07-19 15:40:36|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东方早报》发表《“人肉搜索”有那么可怕吗》一文后,尤素先生针对该文写了《滥用人肉搜索确实很可怕》。该文开头一段指出:黎明的文章,似乎有些地方表达不清,易使人误解:人肉搜索应得到无条件支持。

    我的文章主要提出两个观点,一是“人肉搜索”的反腐败作用被人为夸大到了极不恰当的地步,实际上它在反腐败领域乏绩可陈,但人肉搜索却一直被当作“网络暴力”的典型和代表,其主要原因在于某些人有打压网声、转移舆论矛头到网络暴力的需求;二是怕人肉搜索的人不配当官,因为官员的财产、收入、兼职乃至家人从业与居住等信息,均不可作为隐私而对公众隐瞒。

    尤素先生对我就监督公权力方面所做的发言没有异议,他强调的是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原则,主张“人肉搜索”适用范围应严格限制。他没就我“人肉搜索没那么可怕的”说法,针锋相对地提出“人肉搜索确实很可怕”,而是指出“滥用人肉搜索确实很可怕”。这样立论就很保险了,对这个反对“滥用”的主题,谁也不好说不对。然而,这样一来就不像是在反驳我了——因为我从未主张过“要滥用人肉搜索”。

    依法如何如何,不可滥用什么什么.....这类主题句永远正确。要依法使用菜刀,不可滥用菜刀,当然正确。挥舞菜刀砍人,这没依法,这就叫滥用菜刀。不仅是不能砍人,用菜刀自残也不对,这也属于滥用。

    不可滥用营养品,不可滥用抗生素,不可滥用防弹衣,不可滥用航天器,不可滥用互联网,不可滥用所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不可滥用职权,不可滥用某某学说、观点,不可滥用科学发展观……任何硬件,任何软件,“滥用”都要不得。

    “不可滥用”百分之百地正确。它为什么百分之百正确?这词本身就安排下了逻辑陷阱——“滥”字当头,分明已经用坏了、糟糕了,还分辨什么?

    运用“不可滥用”,明显缺乏技术含量。不过,不用这话可就大有讲究了。不可滥用核武器;不可滥用毒品;不可滥用迷幻药;不可滥用传染病毒;不可滥用计算机病毒;不可滥用污言秽语;不可滥用流氓手段;不可滥用偷窃技术;不可滥用黑社会;不可滥用卖淫场所;不可滥用纳粹理论……你听说过这些“不可滥用”吗?

    发现没有?适用“不可滥用”这话的东西,是好东西,或者无所谓好坏的东西;不合适说或者不必说“不可滥用”的东西,是坏东西,或是本不该用的东西。

    “不可滥用人肉搜索”,这话其实是人肉搜索具有中性特征的语言学证据。

    人肉搜索不过是在网络上群体互动收集、分析、解读信息的过程,这和个人、团队平日使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并无质的不同。以技术特点为据,我们无法将人肉搜索与普通的网络信息收集行为区分开来。

    人肉搜索和菜刀的性质一样,它就是个技术工具,其自身没什么是非对错的性质。将菜刀用于砍人,对人造成身体伤害,将人肉搜索方法用于挖人隐私,或能对人造成心理、精神上的伤害。使用中性的技术工具,所发生结果也有正面和负面之分。人肉搜索的正面结果无非是利于公益的信息披露,负面的结果无非是涉嫌网络行为的侵权。

    尤素先生说“黎明认为‘人肉’不过是‘收集、分析公开的网上资料罢了’,似乎这就不涉及侵权问题”,对此我需要说,我明确地认为,人肉搜索行为或可涉及侵权问题,但人肉搜索方式和砍人的菜刀一样无辜,法律和政策不必去攻击或制裁一种技术工具。

    我说本来没什么“网络暴民”和“网络暴力”;官员担待“人肉”的承受力应该比普通居民和评论人强。我以自身无惧任何“人肉”的状况为例,证明“人肉”没什么了不起,并“挑衅”地说“我就在这里和你网上面对面,看你能对我怎么个暴法!”而尤素先生以自身恐惧人肉搜索为例,“在此我明确地告诉黎明先生,‘人肉搜索’很可怕,不信我把你的个人信息公布到网上试试”。

    有人曾扬言“人肉”你,你就觉得很可怕并据此告诉我很可怕,事情不该是这么个论证法。“人肉”究竟可怕不可怕,要看哪些人怕、为什么怕,要看具体案例中曾出现的伤害程度。你胆子特别小,这不是证据;我胆子特别大,也不是证据。我没要求网友都像我一样大大咧咧地裸奔,只是希望官员能有在网上素面见人的胆量罢了——他们本应该属于没有“人肉”必要的那部分人,我都不怕人肉,他们有什么害怕的理由呢?

    至于我的个人信息,在网上公开过无数次了。刚上网忝列专栏作家的时候,有个规矩就是必须使用实名或相当于实名的成名笔名,单位、地址、身份等真实信息都是在简介中公开展出的。平时在网上和网友的公开互动间,我也无数次随便将“隐私”泄漏给问话的网友。再说,要找我很容易,到河南濮阳市大街上打听,可能就有人告诉你我在哪里。

    逐个研究过个人信息中的重要项目,公开后“有所谓”的,仅电话号码一项值得考究——拿不准个人电话会热到什么程度。要是很火就好了,我转到某种商业用途就行,要是能成个热线,偷着乐。

    有些人还热切希望成为网络名人,盼着大家“人肉”他呢,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不否定尤素先生的可怕感受,但我要指出他的例子和论证,说明的却是“人肉”确实不可怕。他担心的不是“网络暴力”,而是现实暴力,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