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祝贺凤姐登上诗坛  

2010-09-03 05:16:2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料到谁也封不住罗玉凤,早就知道凤姐很快就会证明自己的高雅与才干。不出所料,新华网9月2日报道,纯文学的杂志《延河》刊登了凤姐的八首诗作,并附对诗作的文学评论。

 

闻之欣慰。这只是个开始。有网友对凤姐诗作评价过高,愿凤姐本人能认识到,自己和成名前辈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下喜欢扶助被不入流权力所打压的下流社会。在凤姐初上诗坛之际,发此文表示祝贺:

 

 

凤姐剥下高雅人儿的伪善画皮

 

一轮“凤姐热”,由两波舆论潮构成。第一波,观众看凤姐表现,由此嘲笑的一方激起反方意见,形成荧屏、报刊和网络你来我往的争论。这一阶段,“推手”成员以生活和娱乐性节目的媒体人为主,互动话题和评论言论的分量较轻。

 

第二波,随广电总局官员发出“封杀低俗”动议,凤姐热溢出生活圈和娱乐炒作范围。更多的公共知识分子介入观察和评议,引出“判断低俗的标准”、“低俗的权利”、“公权干预界限”等严肃话题。此时,原本反感凤姐的许多观众和网民,在封杀权和凤姐两者之间选择支持凤姐。权力干预“凤姐式低俗”呈现戏剧性效果,官员的介入巩固了她的“网络红人”地位,还产生一种作用,正如一位在我文章后面跟帖的网友所说,“凤姐变成了一挺机枪”。

 

但支持封杀的意见依然固执。据我观察,这种意见由少数官方人士和处于最低文化层次的民众所执守。值得思考的是,底层“愚民”和权力,于此结成了“道德同盟”。

 

根据经验可知,当我把攻击矛头指向民众心态和民间的野蛮,就会引来一些谩骂和若干不知所云的反驳。然而,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比如,大部分网民、观众,确实不如凤姐的智力高,不如凤姐的品位高;比如,凤姐其实是一面镜子,这面有意识的镜子找准了对象,照出了某些所谓“文明人”的丑陋嘴脸。

 

我发表在《东方早报》的《关于凤姐的争议与权利》一文,同意凤姐“我不低俗而是社会低俗”的说法,批评“面貌歧视”,指出大众抗封杀的能力和凤姐一样。在几乎所有媒体机构和绝大多数学术人看来,这都是一篇中规中矩、平实周延的“正确评论”。就这,上网后约有四分之一的指责和谩骂类跟帖。

 

凤姐犯了什么罪、出了什么错?我找不出她的罪错何在,也就理所当然地站在为她辩护的立场上,这就符合“公道”的要求。反感和谩骂凤姐的人,之所以那样对待凤姐,原因其实本来很简单,不过就是因为人家长得不顺眼。至今还常见“长得丑不是她的错,但出来吓人就不对了”的论调;有些懂得不该拿长相说事的人,则强调“反感不是因为凤姐丑陋,而是由于凤姐无才无艺还说谎、说大话”。

 

“长得丑还出来吓人不对”,这话是小屁孩自以为聪明的傻话,不驳。这里,我告诉这些人,凤姐的“谎言”其实就是“大话”,她的“大话”是在看透你们这些“文明人”智力水平和精神面貌的基础上,专为你们这些实际上的捧场者设计的。

 

不抛出那些“狂妄至极”的话语,就不会刺激到那些“文明人”的“道德神经”。要不是诸如“前后300年无人超越”、“非清华北大生不嫁”等雷人之语,平时只在金钱美女领域聚焦、对眼的大众,怎么会注意到这位其貌不扬的穷青年呢?凤姐出自己的丑而无损公益的大话,的确是展现过程中的核心设计。

 

    说破奥秘,并不深奥。被凤姐精确命中的“文明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只是那么一点:我们文明,我们同情弱者——但是!弱者必须在我们面前自卑!所有的弱者和“低贱者”,必须在我们面前低三下四!他们必须对我们仰视、祈求、敬畏、俯首称弱!

 

突然杀出来个凤姐,大胆挑战了许多人的这种“文明规矩”和“道德习俗”,一个毫无亮色的女孩子,竟然平视“正常人”和“正常社会”,不仅平视,她还傲视“正常人”,宣布一些连“正常人”看来都很高很挑剔的择偶标准…..哎呀,反了呀!

 

日常,大家见过一些形象丑陋到可怕的男女老少,见过各种各样的残疾症状,更见过许多没钱治病的人。这些人,“应该是”羞于见人的,可怜吧唧的,至少也该表现渴望同情、希冀理解的表情…..这样,大家方会叹息、悲悯,甚至动个慷慨解囊的慈善之心。

 

而凤姐呢,虽非那类弱者,但按世俗标准,尤其是以出镜标准衡量的话,此人毕竟也是个弱者,可她偏偏就这么“不知羞耻”。这些“文明人”的逻辑是:这类人竟然不知自卑,还“喜欢自己”,当然是不知羞耻了!

 

如果凤姐在大众眼前痛哭流涕,如果她自认不如别人,拿出无奈和痛苦的低姿态,“文明人”会对她给予同情和鼓励;但她笑的开心、说的自信并“过分自信”,有人就骂她,就甘当封杀势力的社会基础。

 

这就是某些所谓文明高雅之士的文明素质——在凤姐面前他们本觉得该有一点优越感的,凤姐偏不认可这一点,这就让他们心理失衡了。

 

凤姐火的有理。看透民众和权力的不道德,抓住他们不经棒喝就难以自省的野蛮特点,她就抓住了成功机会。此时,想必她的道德、智力优越感比原来更强。经过传播和对垒的实践,她真的具备了居高临下的资格。

 

感谢凤姐这面“照心镜”,向凤姐之母致敬——是她提供伟大母爱,培育出了一位人皆曰理应自卑而依然顽强自恋的杰出女性。同时,向着要求他人自卑的中国“教育产业”和道德家,伸出我的中指。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