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妒忌食品安保的“非国民待遇”  

2010-10-16 11:51:40|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媒体在9月底爆出消息,德国乒乓球新星奥恰洛夫被查出尿样中含有违禁成分克伦特罗(瘦肉精的一种),已被德国乒协禁赛。奥恰洛夫说自己从未服用过兴奋剂,“我被查出违禁成分,可能和中国赛时的饮食不够干净有关系。”

 

101日媒体报道,德国乒协宣布奥恰洛夫的B瓶药检结果依然呈阳性,长达两年的禁赛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奥恰洛夫被视为德国乃至欧洲男乒的未来,而禁赛两年的话,意味着他连伦敦奥运都不能参加了。德国乒协做的事看似比较怪,要在中国,这就叫“自毁长城”。

 

我国有的媒体在说这件事的时候,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题目:德国乒乓球新星尿样检出禁药,竟辩称在华吃肉所致。别看咱的媒体用了“竟”来表示惊讶,其实他们也明知道没什么值得惊讶的。著名反兴奋剂专家沃纳?弗兰克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吃的东西最脏的国家,中国没有有效的食品控制,而此前也有肉类中含有克伦特罗的案例。”中国是不是吃的东西最脏且不论,但此前发生在大城市里的瘦肉精集体中毒案例确实不少,这里,外国专家说的是实话。

 

中国运动员先于奥恰洛夫有过相似“辩称”。北京奥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冠军佟文,因为未能通过去年世锦赛后的兴奋剂检测,被国际柔道联合会宣布禁赛两年,成为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位因服用兴奋剂被禁赛的奥运会冠军。佟文就此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在世锦赛前吃了一些排骨,所以尿样检测中出现了瘦肉精成份。还有一位自行车名将李富玉,对于自己尿样中所出现的违禁成份,给出的解释也是由于自己吃东西不小心,造成了“食品污染”。

 

是不是奥恰洛夫真的服用过兴奋剂,在事情败露后为推责而“栽赃”中国肉类呢?不是。他并无栽赃本意,他是这样“真诚认定”的。

 

由于某种阅历的原因,本人对乒球运动内情有一定了解。乒乓球运动员被怀疑服用过兴奋剂,这种事也有过,但仅是非常特别的个例。1999年乒乓球选手刘国梁曾接到兴奋剂检测没有通过的消息,但经过半年的查证,最终证明刘国梁并没有服用兴奋剂。

 

乒乓球运动员罕有卷入兴奋剂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诸多乒坛人士并不看好兴奋剂在此项运动中的正面作用。他们认为乒乓球竞赛,并非靠发挥体能到极限就可以获胜,所以,在乒球运动界,不使用兴奋剂才是正常的职业习惯。中国国内的乒乓球赛事,是不检测兴奋剂的,这和业内风气有关,和兴奋剂检测缺乏必要性、针对性有关。

 

中国的体育官员,显然对乒球业内情况也内行,他们并不怀疑德国运动员的诚信。在中国公开赛期间参与赛事组织工作的苏州体育局副局长龚冀铭表示,相信奥恰洛夫不会故意服用兴奋剂,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中国公开赛期间,苏州方面对运动员的餐饮卫生把关很严,卫生检疫部门全程介入,所在酒店的餐饮肯定没有问题。

 

不过龚冀铭也表示,不排除奥恰洛夫在指定酒店外用餐时发生问题。在以前,也发生过运动员在路边烧烤摊点吃烤肉串后,而被查出兴奋剂的事情——此话一出,闻者当即意识到:这里所说的“在指定酒店外用餐”的家伙们,实际上包括了所有的中国普通居民。

 

应该承认,官员就此事件的回应,坦承而留有余地,于此未见假大空恶习流露。闻者不满,并非对出面的官员不满,也不是认定此话有假或者有损某种“体面”。只不过,此话提到一种“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的现象:在食品检测和安保方面,存在“国民待遇”和“非国民待遇”两种待遇——而这一点,是公众早就知道并多有抗议的问题。

 

官方明白,在平时无特殊措施的情况下,中国社会普通的生活环境难以保障食品质量和安全安全,要做到“与国际接轨”、让外国人也能接受的程度,必得在特定地点、特别时段对某类人群提供“超国民待遇”。而这种努力无法做到不露痕迹,并且,这里还有公开宣传以求“外人”信任的需求。此外,大家还知道“对内保障”的体系也非常强大,在食品安保方面的效率,远非对民服务可比。

 

也就是说,在我们社会中,部分“上流社会”和特定的老外,以及临时参与某种重要活动的少数“下流社会”,和其他人群享受的是两类服务体系,享受的是两种食品安保标准——食品安全人人平等,但是,少数人比其他人更平等。

 

不是着力于国民普遍保障,而是集中大量社会资源搞特供、特保,国民心理就该不平衡,就该骂政府。部分当家主事的公仆和某些重要人士享受了特供、特保,国民则质疑他们缺乏服务国民的诚意和动力,妒忌和攻击他们罔顾天下安危而“闹特殊”——谁能说这是“平均主义”或“不顾大局”呢?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