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坏中自有坏中手  

2011-01-18 12:30:31|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8万过路费案”,一天一个样,越来越好看。河南农民时建锋因持假军牌偷逃高速过路费被判无期徒刑,令公众深感路政暴利之疯狂,对高速公路管理与收费纷纷表示震惊与谴责。接着就是河南两级法院称量刑适当,法院和高速路公司宣称368万过路费根据法规经过“精确计算”。继而,时建锋13日对记者称“替弟弟顶罪”,平顶山中院当天就强调“时建锋就是该案主导”,话音刚落,法院在14日凌晨紧急宣布对此案启动再审程序。

 

《新京报》16日报道:昨日,时建锋亲属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合同显示,两名自称武警某支队官兵的男子与其弟时军锋签署的合作协议规定,车辆挂该支队牌照需支付给两人120万元,另给下汤收费站两名站长每月5000元。16日下午,河南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认定此案证据不足,对办案人员追责并有自责表示,平顶山中院建议检察院撤回起诉。

 

本来我就不相信那个拉沙子的农民会大胆到挂假军牌高频率地经过关卡,此消息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谜团。假如没有这后来的跟踪报道,该案最有价值之处,是提醒路政扒手连偷带骗将物流成本抬高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现在该案又揭示出这样的事实:老百姓“大失血”的原因,是存在“喝血集团”的缘故。

 

重审此案,意味着对时建锋的量刑和原判事实证据出现变化,但是,只要没有新的证据出现,本案也只是添加新的嫌犯,一人的罪责由同犯“分担”而已,定性变不了,在量刑上不会有大幅度减少。面对这种严峻局面,一时被时建锋掩护下来的弟弟时军锋(16日已自首),也就只好抛出新证据,这才能颠覆原有的审理与判决。

 

要是对时建锋处罚不是那么重,时家兄弟本来是打算忍下来的。从对待哥哥的态度看,弟弟时军锋确实不是个好东西,然而出乎这个坏蛋意外的是:他的合伙人竟会这样昧良心,法院竟会这么狠。于是,为了自保,而今他也不得“拔出萝卜带出泥”,大声地说出“主犯不是我哥,也不是我”。

 

我相信“平顶山下汤收费站正副站长索贿”的说法不确,也认可高速路公司说的“收费站方面绝无内鬼”。毕竟这件事是高速公司的站口负责人揭发的,在这一件事上,可以排除内部“衔接出错”的因素。不过,高速公司人员在此事上的表现,足可说明他们平时黑的够呛,做坏事心态够坦然。

 

他们隐瞒证据、作了伪证,陷害了时家兄弟。“昨日,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煜伟等出示了一份当时自称李金良的男子提供的证明”。这份盖有武警某支队印章的证明内容为:各高速交警大队、收费站、超限站、路政稽查:应我支队搞营区建设,为节约成本土建工程由我支队承建,我支队派遣两辆斯太尔到平顶山鲁山运输沙土,敬请协助。

 

高速公司根据这个证明办理了免费通行的手续,于是“放行假牌车 收费员未违规”。这说明,并不是时家兄弟擅自挂军牌,这里的假军牌其实就是有效的“真军牌”,手续、格式、内容都合规。因此,认定时家兄弟对“假军牌”负责,是没有证据的,甚至或能说明他们是“被诈骗对象”。到了现在,高速才提交早就掌握的重要证据,这,暴露了原定的“蓄意保护”和“坚决打击”的双重目标。

 

而平顶山中院对此案的刑事判决书中提到,高速公路下汤收费站工作人员李占峰作证称:一名自称李金良的人来到郑石高速公路下汤收费站,出具了一份证明。对本案中这样重要的情节,法院却不做追究,就这样轻易放过了已经出现的、可能是本案主犯的人物。这样的法官、法庭干什么吃的?

 

一群坏蛋。最末端的弱势坏蛋,是被逼的不得不行贿、不得不超载、“不得不”推出自家穷哥哥以求息事的农民小坏蛋。坏蛋之间不可能协调与和谐,事件演变走向往往不被各界坏蛋所控制。各级别、各环节的坏蛋,都有抱怨别人坏的充分理由,各个坏蛋都想说的是“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黑”。你竟然收这么高的费;你竟然整出这么贪的索贿办法;你竟然下这么黑的手……最后是由于倾情护国而“心太狠”的地方法院,所加刑法超出了“志愿顶罪人”的承受能力,最终做砸了整个事,让全国公众看到了乱舞的群魔。

 

公众对公路收费不满,但这还不是最值得公众担忧的,大家最关注的其实是寄托最后希望的司法作为。对这个案子,公正的法庭当判决路政暴利有罪,公务人员做伪证有罪,逼人行贿、逼人违法的规定和群体有罪。不容乐观的是,就像一个烂透了的西瓜,无论从任何一点上解剖下去,冒出的都是坏水;而可以乐观的是,这种烂透了的东西,藏不住自身的一包坏水,而对烂臭东西,人们的忍耐度总会有个临界点。

 

                   2011116

  评论这张
 
阅读(81269)| 评论(3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