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访民见总理,公众无需高期待  

2011-02-02 20:47:06|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124日温家宝总理和访民进行面对面交流的消息,我当时疑惑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其一,和总理见面交流的访民,是怎么选出来的?其二,如果地方官员否认访民所说为实或坚持原来的处理意见,又当如何?分析近几天来的跟踪报道,可知这也是媒体关注的重点内容。

 

129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国家信访局官员表示:温家宝总理接见的8名上访者,是从当天登记的上访群众中随机安排的…..在解决问题阶段仍要依法办事,如果诉求中确实存在不合理的地方,也不会违规为被接见者“开绿灯”。

 

怎样选出和总理对话的访民,这个问题相当重要,反映着对话诚意和信访部门的“工作意图”。比如,找几个已形成解决意向的案例,总理一见面,基层立马表示问题已解决,这就是最容易“出成绩”的路数,但那也表明此次交流的形式大于内容。

 

在信访局明确“随机安排”访民之前,媒体报道均称“随机选出访民”。这里,“随机”的说法并不准确,若是真的“随机”,做法也欠妥当。可以肯定的是,国家信访局此次没有采取我上面说的那种投机取巧的路数,“访民见总理称遭强拆,当地政府称其所述不属实”,这类报道也可以证明国家信访局做的工作“基本属实”。

 

但他们的“随机”应该有前置条件,这至少包括:上访人精神与形象状态;上访材料的事实描述之清晰程度;跟随总理参加交流活动的人员名单(参考此名单选择访民以达成专业或职责“对口”之效,而之前确定随从人员时国务院工作人员也会参考日常的访民诉求);还要考虑访民所在地区,不可以出现一地访民过于集中的现象(事实上是选了8位来自不同地区的访民)。这样的“不随机”没什么不对,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大可不必隐瞒此类现实考量,不必在对外介绍中使用“随机抽取”的字眼以强调“没有作秀”。

 

访民对总理反映的问题,最终还是要由地方权力机构回复与处理,这一关至少从程序和手续上少不了。相关地方得知温家宝总理和本地访民直接交流的消息,“高度重视”是免不了的,多个地方当即召开会议或组建专门的“工作小组”,正是出于尽快“自行解决”和“免于被动”的考虑。

 

和平日不同的是,这次地方的处置意见,其合法、合理性需经上级的审视与裁断,地方于此并非具有“独立自主”和“不受干扰”的地位。这一点,被会见访民活动的“设计”所决定——从陪同会见的人员构成和总理当场分派交办事宜这两点可以看出:一竿子插到底办妥几个直接接触到的上访案件,此要求包含在交流活动的预定目标之内。

 

盘点涉事地方近几日处理访民诉求的进展情况,特点为“好办的小事办得好;涉及大利益、大伤害的不想办”。

 

天津上访户安君的拖欠工程款问题已达成还款协议;山西省访民郭顺民的劳动派遣和养老保险问题、河北省访民霍春生的工伤待遇问题,正在积极接洽中,而其他五人反映的问题都涉及到拆迁和土地、房产,尽管总理过问了,几位访民面对的形势依然严峻。

 

湖北省访民王爱国在外打工时被拆毁房子,家产被“清空”,至今无家可归(村里还有多户人家和他有同样遭遇)。在和总理交流时,国土资源部部长当场指出“这是一起严峻的违法拆迁事件。”而湖北十堰市郧县柳陂镇政府表示,王爱国的房屋拆迁涉及南水北调工程,属依法移民,已经按照标准给予了14万多元的补偿,“但是他至今没有领取”。

 

吉林舒兰市正阳路步行街的一群被拆迁户听说访民许桂芹见到了总理,当晚欢聚一起放鞭炮、扭秧歌,市城管局局长打电话警告他们“非法集会”。该市官方无视事实,称“拆迁是在业主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有1户拒签协议,相关部门依法对其实施了拆除”,还荒唐地表示其“优惠政策”包括“对符合条件的业户安排最低生活保障,组织市直部门实行一对一包保扶助”。

 

   江苏访民戚自强反映的是企业强行占地、抛荒问题,常州武进区工作组就此通报,那家当地的龙头企业“用地手续齐全,土地拆迁补偿早已到位”。实际上,湖北郧县、吉林舒兰和江苏武进官方,都已经“依法驳回”了访民的叙述与诉求。

 

如此,相持双方必有一方撒谎,而断定谁撒了谎,不能由地方说了算。国家信访局称“此次解决问题不应仅着眼于个案,还应该在解决8个人问题的同时,解决他们身后更多人的共同问题”。这个目标定位当然很好,不过,即使一个具体问题都解决不了,其实也不会有许多人认为“极为反常”。

 

作为一介访民见到总理,可谓上访事业中的顶峰成就,但这算不得社会建设成就,也不是其他人的成就。访民反映的简单或复杂的大小问题,均说明地方行政、司法的“选择性虚设”,平民几乎在所有空间痛失“说理的地方”。我们早就明白:大家共同感受的痛苦和面对的严峻问题,都要靠制度改造来解决,而将希望寄托于一官之威、数人之力,等来的只会是不断的失望。

  评论这张
 
阅读(20606)|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