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人人都有造谣权,处置“公共谣言”该咋办?  

2011-03-23 02:08:48|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人都有造谣权,对“公共谣言”该咋办?

 

随着邻国日本地震、海啸和核泄漏事故信息的传播,连日来,中国大陆似乎出现“谣言群症候”。

 

众多日本名人遇难,日本降“毒雨”,日本核武试验引发地震,日本辐射外泄抢救失败、抢险人员全部死亡,韩国救援队5人找2…..诸多无所谓或“有所谓”的说法接二连三传来,其中造成较大轰动和实际影响的信息主要有两条:一是许多上海市民收到的一条手机短信,称“BBC报道,日本政府已经确认严重核泄漏,首批放射性尘埃将在下午4点到达”;二是和核辐射相关的海域污染信息、“碘盐防辐射”传说,在广大地区引发了食盐抢购潮。

 

第一条消息出自菲律宾。当地从14日起流传一则手机短信称,日本地震造成的核辐射已传到菲律宾,菲律宾将会下放射性的“酸雨”,引发一些民众恐慌。菲律宾司法部长德·利马15日表示,已下令彻查散布“核辐射”虚假手机短信的始作俑者,编造谣言的人将被以“危害公共秩序”罪名起诉,受到法律制裁。第二条消息及其“抢盐现象”,似乎也有外部影响,新华社17日报道称:“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欧美部分地区公众开始购买碘盐防止核辐射,我国一些地方也出现了公众盲目抢购碘盐的情况。”

 

全球化背景下,跨国性灾难时,“跨国谣”在所难免。“谣言国际化”,正是现代技术条件下信息全球化的一部分。认定肇事谣言的策源地非国内各地,对“追责”相当重要,这或许意味着境内居民少被调查追究。

 

林林总总的谣言,大致可分两类,即“涉私谣言”(包括涉及单位和小群体的谣言)和“涉公谣言”,即涉及公众利益、公众情感的谣言。对涉私谣言,现有应对方略与规则比较明确,谣言止于他人权利,在法律和舆论支持下,谣言传播者将面对现实风险。而处置“涉公谣言”这种情况则比较棘手。

 

对谣言的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有:“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刑法”的规定是:“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

 

把对“涉公谣言”的制裁行为,局限在公共安全的范围,将“涉公谣言”中危害公共安全的谣言单独区分开来,这是正确的;制裁“伤害公众情感”等不是涉及具体权利的“谣言”,确实不应得到法律的鼓励。但是,虽有这样的法律法规,而在实践中认定什么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谣言,仍存在许多难点,有时候,不公或不客观的认定,甚至被用于维护特权、打压异议。

 

谣言,其实是“不实信息”,应将其看做“被验证后的、导致了具体伤害后果的不实信息”。区分谣言与否的难点,在技术方面有不少,但主要的难处或需要慎之又慎的理由,还在于“宏观因素”。

 

开放和多元的信息渠道具备强大的纠错能力,所以,尽管互联网时代人人具有“造谣权”,但谣言的烈性危害案例却大大少于极度封闭的时代。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地震谣”,曾导致集体自杀事件,而在有了“私媒体”的今天,旧事恍如天方夜谭。

 

在信息正道、大道被封锁或不透明的情况下,信息小道必熙熙攘攘;在信息被堵截时,实话和猜测、假想、谣言势必一起飞短流长;在现实危险确实存在、预后难料的情况下,多为善意的判断、推测、假想,自然层出不穷,而事后将这些都视为谣言对待,不仅不公平,还有侵犯思想和言论权力之嫌。

 

公器若缺失公信力,人们只好依赖“私信息”和“私信力”。集体恐慌,乃导致谣言满天飞的强大背景,谣言或传言的制造者,往往是集体恐慌的受害人,甚至不排除是个被吓傻了的受害人。

 

 专家出面辟谣,反被公众视为险情出现的前兆,这是近年来出现的奇观之一。这里公众也是有理由的。比如,专家断言谁都不能预测地震,那么就没人可以否定有震信息。尴尬的情况也有发生,如刚辟谣没几天,就发生了地震,这样,追究地震谣言也不免尴尬。

 

既然政府和专家都不清楚的事,不可以在事后追究不实信息的发布者,否则,对个人高明的要求,就超过了对政府的要求;既然官方消息不透明,也不能追究自发的推测和猜想,此情下谣言流传的真正责任,在官方和管控媒体身上。

 

负责的公权,面对集体恐慌和传言流行,首先检点自身的公信力与透明度。对不实信息,有效的应对即及时发布真实信息,创造便于公众参与公共事务的条件。而动辄考虑“法律制裁”和行政措施,不智,且容易节外生枝。

  评论这张
 
阅读(14891)|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