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不必对网络反腐寄予厚望  

2011-08-09 11:59:17|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我行贿了”类型网站命运出现转折。据报道,目前至少已有4家该类型网站成功备案,开始合法化运营。

 

今年6月初,受印度网站“我行贿了”的影响,国内先后出现了至少数十家家类似立意的论坛,其中有几家一度受到不少网友的关注,有许多论者为其摇旗呐喊或建言献策。而随后,此类网站大都发生不能登录的情况,或遭遇关停危机,有的网站只运行了10天就被关闭。

 

陡热暴寒,人心随之跌宕,对管制方式与“默杀动机”的疑惑也随之而生。此时“命运转机”出现,以“永抱希望”为立命之本的人们,难免将此类网站的转机与高层之“反腐决心”再次挂钩,再度宣布发现“社会进步”迹象。

 

其实并没有这么复杂,也并无进步之实。非地下运行的网站必须备案,不经备案程序则不许运行,公开倡扬公众参与的公益性网站更是如此——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前段时间,随着“我行贿了”类网站进入公众视野,确有专业人士指该类网站不具合法性,给出的主要理由为“检察院统一受理公民对犯罪尤其是职务犯罪的举报”。但对此说略加掂量即可察觉其两大谬误:第一,与“举报领域”的基本事实大相径庭,如是“垄断举报”为其他接受举报的机构所不容;第二,质疑、披露、探讨、批评之信息或言论发布,虽或可产生某种类似举报的效果,但和法律、行政上所指的“举报”并不等同,将“接受举报机构”与“信息平台”混为一谈以打压舆论,显然乃一窍不通之歪理。

 

官方找不出任何理由,不许“我行贿了”这种类型的网站备案营运;官方也全无拒发“准生证”、不容其存在的必要。不承认、不允许该类网站运行的意见,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于事无补,因此在体制内属笨伯之愚见,是端不上台面的说法。

 

权力方的反腐宣示,对比实际中的反腐实效确有较大距离,官员对民间自发的反腐信息极度敏感,此情也是实情。但是,如“我行贿了”的网站,对腐败根本构不成威胁,故而权力也不必对它敏感。

 

中国大陆的“我行贿了”网站,虽貌似一时跟风而设,其实它的办站思路和做法,并非“山寨”于印度。本土早已有之,且为数众多,只是网站、板块名字不同罢了。中国官方设立有多家反腐网站,民间“专业反腐维权”的网站另有一批,这些网站多无声无息一般,均难以爆出反腐猛料,罕见对反腐起到实际作用。

 

也曾有个别民间网站,由于披露某个腐败案件而让人留下印象,但这一时之风生水起的代价也大。对显出具有一定“威胁”的民间网站,现体制下的权力不会听之任之,而权力只需略施小计,那等网站即屁滚尿流。有什么可值得担忧的呢?

严重腐败的真实信息,一般由内部人所掌握,也只能由另一部分内部人来确认。网民的网络反腐,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无用武之地。而被忌讳的各种“重要传言”或“负面信息”,在网上往往总是一露头就会被清理,所以说,现在的网络反腐,在道理传播上有大功,但面对大腐败实际上是无能为力的。集全网之力,反腐大业尚不可期,添加几个微型个人网站,和没添加什么也差不多。

 

互联网上,尤其是微博和论坛上,反腐、揭黑和控诉性质的信息数不胜数。网上浩繁的信息中,一个重要内容即“他受贿了”、“他们做坏事了”。反腐信息的传播,在技术上并不存在问题,问题是上了网有没有理睬,有没有来自权力方面的积极关注。

 

某网站的创立者说到:“我相信用技术一定能找到一条反腐的道路的。说不定用人、用法律、用道德都无法杜绝腐败的问题,有一天会被技术手段成功解决的”。这说法,恐怕是技术经验和社会经验同时缺乏的结果。反腐的成功道路,无需寻求与开拓,无需摸着石头过河;而“杀腐软件”,本为权力制衡的社会机制,由网络技术乃至通常意义上的“科学技术”来解决权力腐败问题,绝无可能。比如,决定网站命运的,不过就是“领导的一句话”,而对这句话、对这一最大的“技术问题”,“技术手段”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人们往往在波折和冷热交替间走向成熟和理性。“我行贿了”类网站的建立者们,纷纷更改签名,降低调门,酝酿转型,有的还宣布“不再允许发布反腐举报内容。”同时,媒体报道此类网站“转机”之后“上线访者寥寥”。

 

公众对反腐网站、网络反腐乃至反腐,不断“消减厚望”,持续“下调期望值”,这不仅是一个对“腐败形势”认识加深的过程,也是破除“工具迷信”,强化人文、体制和人为因素的过程。

 

(东方早报特约评论 社论)

  评论这张
 
阅读(4336)|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