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制止血腥强拆有更好的办法  

2011-09-28 21:33:23|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波因强拆造成伤亡而被问责的官员人数,远超历年累计的被追责官员的总和。925日传出消息: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务院纠风办四部门,会同有关省、区纪检监察机关和纠风部门对今年上半年发生的11起强制拆迁致人伤亡案件进行了调查处理,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行政问责57人,其中副省级1人,市厅级4人,县处级20人,乡科级及以下32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1人。<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多年来我关注强拆以及对相关官员的问责问题,在这事上可谓心中有数。据我观察,20104月被判刑的安徽阜阳颍州区原副区长曹颍章,是中国第一个因强拆而被行政追责,并被法庭判决有罪的科级以上的官员。我曾指出“其人其案,似乎标志着结束了一个‘强拆均有功’的时代;同时也开启了一个时代——在这个‘新时代’,暴力拆迁民宅的官员搞不好或许也能获罪”。

 

接下来,有了江西抚州市委对宜黄县2010年“9·10自焚事件”的追责,县委书记邱建国、县长苏建国被立案调查、免职;今年526日“钱明奇爆炸案”发生后,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区委书记傅清、区长习东森于当日被免职。

 

虽然强拆中的恶性事件频发且民怨沸腾,若非中央部门牵头查处今年上半年发生的部分强拆伤人案件,在此前被追责的官员,不过仅偶尔倒霉的数人而已。此为血腥强拆长期流行于内地的原因之一。

 

今年5月间媒体报“国办要求确保再无暴力拆迁,全国立即展开检查”,同时多部门密集发文对本系统提出要求,此为高层“痛下决心”之表现。而本年度之前涉案官员则有幸“获得赦免”,就连唐福珍自焚案中的责任人也逍遥法外。

 

哪怕是对官员轻描淡写的处罚,也来之不易。死了许多人,流了好多血,需要记住唐福珍等著名死者,也要记住更多的非著名死者。

 

明摆着的抢劫案和命案,只因是地方官员制造的,地方司法就不管,司法系统就全部失灵,甚至还配合与服务这种权力犯罪。对付强拆伤人这种犯罪,非由中央部门下手不可,否则就等于有功于地方,等于“严格执法”和“领导铁腕”,这正说明司法依附、听命于行政权力的机制,实属大奸大恶之列。

 

似如今这般处分涉事官员,我预计仍不能杜绝暴力强拆。除了动迁和“流转”,许多地方已经没了别的“经济增长点”和官员的“暴发点”,那么多的体制内人口需要豪华供养,“不强拆吃什么”的问题,理直气壮、压力十足,其答案在体制内人士中共识度非常之高。而一般意义上所说的官员口碑或威望,其实和普通百姓的感受关系不大,所谓民意,主要是“体制内民意”——但这才是官员强拆决策的真正的压力或动力之源。

 

面对千万、亿万之巨的经济利益,面对“官员财政”难以为继的窘境,“向人民道歉”没什么了不起。况且,强拆举动引来中央部门查处的可能性并不大;况且,地方司法和全部的体制内力量,都会主动积极地制造“依法合规”的理由来实施强拆。在这重要的领域,法律不会成为民众的挡箭牌,但法律作为官员的“铁布衫”和“不法堡垒”,倒是绝对不成问题。

 

除了保障舆论监督权、进一步加大惩处力度二者,根本解决血腥拆迁问题的好办法,至少还有两种:一是减官简政;二是重拾“私宅不受侵犯”的古法,落实国民正当防卫权——这后一条尤为重要。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违法强拆,被侵犯人持刀阻止强拆人员进入,砍伤1名协警和1名强拆人员,这一事件中的伤人者是在行使正当防卫权,应依法判其无罪。有此判例,对血腥拆迁的威慑作用,则胜过处分官员。

 

学界说到住宅权利,往往拿“亨利·史威特案”说事(1926年,美国黑人亨利·史威特枪杀在街对面对他的住宅实施吵闹骚扰的白人,最终被判无罪。此案使住宅不可侵犯原则得以确立,在家庭受到无限自卫权保护的条件下,促进了美国的社会融合)。其实,我国汉代的法律就规定过,无故私入民宅并有犯罪行为者杀之无罪,甚至规定,政府官吏夜间禁入民宅,否则即便闯入者被杀,杀人者也没罪。

 

起码自汉代起,历代皇朝均持“毋故入人室律”,对侵犯住宅尤其是夜入民宅待之以严刑峻法,只是自私产制度被颠覆的时期之后,中国内地才没了对“宅权”的起码尊重。就这方面的“历史传统”而论,我们确实并不落后。

 

特定历史背景下,“复古”也往往会成为新锐改革和巨大进步。严格说来,“恢复宅权”并不是个策略性的“办法”——这是正义原则的回归,属“大道”运行之法。

  评论这张
 
阅读(497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