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鄂尔多斯,大富之后可以高贵  

2011-10-06 02:37:36|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大富之后可以高贵 - 黎明 - 少儿与人民不宜

 

研究与建言:鄂尔多斯,大富之后可以高贵

 

“温暖全世界”;“暴富神话”;“草原上的迪拜”;“中国的科威特”; “羊煤土气”与“扬眉吐气”;沙漠与治沙;成吉思汗;“鬼城”……说起鄂尔多斯,人们往往会提到这些词汇中的几个字眼。

 

否极泰来“得地独厚”

 

30年前,鄂尔多斯的贫困与荒凉让人愕然,10年前,鄂尔多斯还是个不起眼的大城镇;而现在,鄂尔多斯的富裕和光华让人愕然了。长生天似乎以一种“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方式,奖赏了挣扎在荒漠中的坚韧人群——让鄂尔多斯“得地独厚”。

 

一个巨大、丰盛到令人震撼的“聚宝盆”。全市87000多平方公里土地上,70%的地表下埋藏着“品种齐全”的优质煤。已探明煤炭储量约占全国总储量的1/6,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占全国三分之一,已探明稀土高岭土储量占全国二分之一......

 

用“羊煤土气”概括该地的资源特点倒是顺口,但未免过于“谦虚”。平时少被提起的资源还有石油、油页岩、天然碱、芒硝、食盐、硫磺、泥炭,以及伴生物钾盐、镁盐、磷矿等。所谓的“气”,不仅是天然气一种,还有几乎取之不尽的煤层气、页岩气。这地方,已经发现的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重要矿产资源有1235种,除了“羊煤土气”,其他资源也足以让人口只有160万的鄂尔多斯扬眉吐气。比如,当地的稀土资源已经了不起了,而当地官员言道,石英砂这一种“榜上无名”的资源,其“价值评价”犹胜过稀土。

 

这样的宝地,不富才是世界奇迹,鄂尔多斯想不暴富都难。

 

      给点形而上的关注理由

 

2010年,鄂尔多斯GDP2643亿元;人均GDP149942元,是北京、上海人均GDP的两倍多;地方财政总收入538.2亿元。传说中的数字和故事,更形象地描述着此地的富裕:217人中就有一个亿万富翁,每15个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家产300万是穷人;中国内地90%的路虎被鄂尔多斯人买走;因无聊做钟点工的阿姨,开着丰田越野车上下班......

 

暴富神话很抓眼,近年鄂尔多斯名气越来越大。不过,迄今的“关注层次”并不高,诸如追逐某种资源的开发或经销机会,寻找包工和打工市场,奢侈品、高档货、品牌店和各类服务项目的进入准备……这一类“实惠”的关注,属于“市场信息”和“商机把握”的层面。而另一类,如传媒描述的“开着路虎去放羊”,“拾荒者都在放贷”等“生活画面”,则属于“猎奇爆料”的档次。

 

同处一个大体制下,和鄂市富裕水平相当的发达地区还有不少,但鄂尔多斯和其他地区相比特色明显。对率先“崛起”的、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的鄂尔多斯,从多种社会人文学科的视角看来,大有文章可做。这里,应该是人文学者,尤其是社会学、经济学、环保学、行政管理学等专业人士的淘宝之地。

 

由农牧社会急速转型至此“不明地带”,经济地位和生产、生活方式的骤变,将怎样影响当地群体心理或精神面貌?多民族杂居地区的民族关系在“转型”过程中的特点与动向?本土文化与社会心理对剧变的反应及作用?行政力因素、政府角色以及决策检点如何?集中起巨大社会财富的政府怎么花钱?政府的“二次分配”能做些什么?走到这般地步之后又欲走向何方?努力目标是否明朗,其可行性又如何?哪些领域可以走在全国前列,能做到而又不领先推行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可以解决哪些问题、解决不了哪些问题?繁荣昌盛件的隐忧,问题可能出自何方?此地迄今乃至而后一定时期的变化,会对“社会结构”产生促变作用吗……?

 

“穷则思变”是无需验证的。而“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或者“饱暖思淫欲”、“为富不仁”等含混理论仍在验证中。

 

“鬼城”也能当超级品牌

 

20104月,美国《时代周刊》刊载《中国的鬼城》一文,直指康巴什好大喜功、制造泡沫,鄂尔多斯官员和民众至今对这次世界扬名耿耿于怀。其实,“鬼城”和“鄂尔多斯羊绒衫”同属一个级别的超级品牌,不同的是,获得这一后劲十足的品牌,鄂尔多斯没花一分钱。

 

“丰都鬼城”以“鬼文化”著名,媒体常说某某新区是“鬼城”,通常指向房地产泡沫。这让人们印象“鬼城”是个带形容性的非正式词汇,而实际上“鬼城”是个专业术语。这是个地理学概念,“鬼城”(ghost town)定义为:资源枯竭并被废弃的城市。显然,仅优质煤即可挖上数百年的鄂尔多斯若是鬼城,“鬼城”的定义就非改不可了。

 

作为“先进居民”,我住过没人气的新城。最初一年,冬日晚饭后上街散步,街上黑漆漆的前后不见人影,在中心街道,可开到车速百唛以上。但“好景不常”,一个发展缓慢的穷地方,没几年时间就熙熙攘攘,开始堵车了。有此体验,我不相信在中国有官府落脚的城市会长期人气低迷。何况,康巴什美轮美奂,把老外们震撼到“无话可说”。

 

缺水的东胜区,上世纪90年代“跟故宫大小差不多”,而现在城区面积70平方公里,人口规模从4万人涨到80万。人气,长着“势利眼”,随物流、资金流而动,追物流源、资金源而聚,故而,康巴什根本不必在意一时的人气低迷。

 

结合房价,比一线城市的经济总量、人均量,经济指标的对比可以告诉我“康巴什泡沫”出现的可能性最小——富不过鄂尔多斯,人口翻番绝无可能,又没什么实实在在的资源来保障持续发展,而房价却比鄂尔多斯高几倍,谁的“泡沫”会先破?或许,在外屯房的人有撤离北京等地的一天,可是,那样他们本土的“房产泡沫”却更安全了。

 

城别数月,当刮目相看,康巴什就是这样的新城。继“软白金”盛名之后,“鬼城”之名又让鄂尔多斯新添“媒介元素”。不久的将来,“慕名已久”的人们纷沓而至,不好听的“鬼城”让人会心一笑,给人好看就成。

 

不差钱,也不差文化

 

公众印象与媒体舆论,常倾向于认为暴富地区“没文化”、“土财主”,这是没文化或欠严谨的表现。实际上,在大文化环境相似的情况下,穷区鄙视富地“没文化”不过意淫而已。

 

一般原因有四:经营即文化,即促学、促智;文化、教育建设需要切实投入,财力雄厚可调集全球智力为其服务;富区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强,各业精英的集结很快形成人才与智力优势;富区居民“自我教育”的投入多,开眼界、交智者的机会多,实践探索担风险能力强,尤其“富二代”和“穷二代”拉开阅历和机遇差距的速度很快。

 

鄂尔多斯的文化禀赋还不一般。蒙古史的三大巨著《蒙古源流》、《蒙古秘史》和《黄金史》,其中有两部就出自此地:蒙古族长调民歌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三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成吉思汗祭祀、鄂尔多斯婚礼进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萨拉乌素文化、河套文化、阿尔寨石窟、恐龙足迹等考古文化源远流长。

 

蒙族游牧文化与西口农耕文化于此激荡、融合,而现如今最直观、最给力的,当属“秦晋文化与草原文化南北交融而形成的‘歌海舞乡’”。兼有两个民族民歌某些特征的“蒙汉调”(漫瀚调)别无分店;仅“中国马头琴文化之都”乌审旗,登记备案的马头琴文化户就有3000多户;随处可遇高水平的歌手、演奏员和舞者,全心身投入表演同时“自我陶醉”于其间,令他们的演出几等于自娱自乐的天然生活。

 

汉族情歌中的妹子儿哥哥呀,自由而俏皮,十足“麻辣烫”,而作为当地民歌主体的蒙歌则热情奔放、大气磅礴、——蓝天、白云、草原、大河、骏马、雄鹰、羊群、篝火、英雄、友谊、祝福……随口唱出这些词汇的人群,与哼哼唧唧“要死要活”的歌曲爱好者,性格、心胸乃至某些“公共意识”肯定不同,当然,和只会唱红歌的,差异更大。

 

康巴什新区政府楼前广场上,用了近五百吨青铜的群雕气魄宏大;图书馆、大剧院、博物馆、新闻中心、金融中心均别致而精美。这些“凝固的音乐”所表达的,不仅是财富的力量。

 

把本土的作家、诗人供奉在大展厅里让人瞻仰,这是在乌审旗博物馆看到的一种罕见的“文化珍视”现象。那些作者的名字,多不为外地人所知,然而,这反倒更能说明当地人对才子、对文化艺术的“仰慕”与重视。我当场的观感是:这样的“供奉”,将作用于千家万户,会对几代人的价值观构成产生影响。

 

官方提出要在5年之内培养引进10万名各类高新人才,而在家庭中,“富二代”变身为绅士和才女的计划正悄然进行,不少鄂尔多斯人不惜重金把子女送往英、澳等国上学,更多的人成为各种总裁班、高级管理培训班或出国考察团的常客,种种提升教养与形象的项目中,还包括了进山“参禅”。

 

“文化忧虑”若隐若现,汉蒙皆然。或许,眼下对文化的忧患意识,才是最强大的文化动力。

 

善唱的民族,热唱台湾蒙族诗人席慕容女士写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中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穿透力极强的旋律直透心灵,竟让我过耳成吟,而后有所悟:此歌不仅表达“海外游子”思念家乡的情感,它分明也是“把根留住”的呐喊。

 

汉族人则忧虑急剧变迁中农耕文明的被遗忘,为免遭“来路不明”的尴尬,:学者苏怀亮耗时十年写出《木石村庄》,在当地官民支持下,一处被废弃的镇政府驻地改成了“广稷农耕博物馆”,以实物和蜡像、对联、民歌,还原了本土传统农耕社会的生产、生活场景。

 

审视康巴什新城,认定此地多端现象、外显性格并非出自“汉文化”渊源。突然觉得康巴什不似来自汉族干部的决策,一问,果然。

 

民营金融可化险为福

 

审视鄂尔多斯之“不稳定因素”,除了金融领域、金融活动可能导致的风险,其他可造成严重伤害的事件眼下似乎还看不到。也就是说,如果出现较大问题,恐怕多半就是金融问题。

 

据高和投资联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鄂尔多斯民间资本投资趋势报告》保守估算,鄂尔多斯汇集在民间金融系统的资金量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当地民间金融系统规模则已远远超过当地银行存款存量规模。

 

聚宝盆中的鄂尔多斯居民,较之其他地区的居民显然更不堪忍受存款负利率,为避免财富缩水,在“抵制”国有金融方面走在全国前面,有其天然的合理性。

 

当地民间信贷的风险,在于高利贷化倾向。不管当地信用环境有多好、民间资金有多少,经营者都不可能持久承受高利贷压力,资金链断裂的时刻总会到来,这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说,成熟、完善的民间信贷体系和政府指导机制,首先要做的是防止民间信贷中的高利贷化。

 

鄂尔多斯民间信贷的重要特点,即以亲友、熟人之间的信任关系为依托,以亲缘、地缘为纽带。这种民间金融活动,给政府添麻烦少,发生借贷纠纷乃至连锁危机后,其打击、伤害的对象,以“民间亲情”为主,被其连带危害的范围通常也是有限的。

 

还对“朴实信任”较真的资本聚集地区非常难得,这一个条件,就规定了鄂尔多斯即率先进行金融改革试点的绝佳之地;更好的条件其实是“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信托投资产品,均在鄂尔多斯遭到冷遇”,“高达2643亿元的GDP所对应的各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却只有1332.9亿元”,“支撑鄂尔多斯煤炭、房地产行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民间借贷。”毕竟,国家金融“少作案”和盘剥不多,当地金融就安全多了。

 

民间信贷倒逼金融改革。不改革的话,固有的的金融机制和金融机构也灰溜溜地没多大意思,而民间金融于此后浮出水面在阳光下活动,高利贷化的金融经营也就走到了尽头。

 

什么都硬拔头筹,不如悠着点

 

鄂尔多斯人不想一直充当“卖炭翁”,许多资源型经济地区的前车之鉴,也让他们心怀戚戚。他们的远虑很多,为“再转型”和“持续发展”,他们想干很多事。而在我看来,远虑和欲为之事已经过多了。

 

要“大煤炭、大煤电、大化工、大循环”四大产业,使鄂尔多斯成为中国西部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基地和煤化工新技术的应用基地及孵化器;

 

打造中国西部一流装备制造业,即鄂尔多斯装备制造基地,发展汽车加工业、煤机化机加工业、航空航天和环保设备制造产业;

 

发展清洁能源产业,依托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地发展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规划建设了新能源产业区,在库布齐沙漠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光伏发电厂;

 

发展光伏产业,重点发展纳米材料、无机非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和复合材料;

 

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建成“世界最大螺旋藻粉生产基地”,打造“世界藻都”。建设中蒙药材基地,开发饮片和保健品,打造“生物质资源-中药饮片(食品、保健品、食品添加剂、杀虫剂等)-残渣-饲料”产业链;

 

规划了一个“可能成为中国未来的数据中心”的10平方公里的云计算基地,已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将重点发展液晶玻璃LED新光源、高性能LED外延片、芯片、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电子信息产业……

 

检点这些计划和工程,很吓人。发展、进军、领先、宏伟等等大词迭出,产业复产业,奋进再奋进。但,要那么多超强势的行业、产业、项目有必要吗?全线出击、多头并进又惟先是夺,又怎堪如此重负?

 

康巴什式的奇迹,不要指望能出现许多个。

 

一方水土的高贵生命,并不是为了经济的或硬件的“赶超”而存活。

 

作为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最高的地方、最安全的地区、够富裕以及娱乐精神也够强的地带,无需为“更富”这等次要目标,而人为制造与“最好状态”可能相悖的叵测因素。

 

急着百宝齐掏、潜力速出,难能持续健康地生存与发展。“马儿啊,你慢些走”,往往不失为一种生活与经营的大智慧、大气魄。

 

资源保留越久,则升值越大,为后人积福越多,这意识比现有的雄心壮志更雄壮,也更明智、更高贵。强势企业都不是冲着资源之外的条件而进驻,此背景下,我看鄂市的思路实为“加速资源枯竭过程以换取资源型经济的快速转型”——如是折腾,何苦来哉?

 

我不情愿说的“悲观看法”还是说出来好:在发现与发明的效能上,尤其在基础科学、核心技术、“母机制造”或标准制定等方面,中国与发达世界的素质尚相差甚远,而“大师”涌现和国民原创力的飞跃,不是在现行社会结构之下可以实现的。可以预知,几代人的时间内,内地某处的“科技领先”,其实也只是“跟风在先”或“爬行在前”。

 

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用不了多久就将可买进的“顶尖技术”化为浮云,将鄂尔多斯的实惠托付给技术,绝非万全之策,更非光荣与梦想寄托之所。

 

概括中国现阶段经济与科技发展的总模式,即“模仿与抄袭”。这种模式具有不可持续之特点,鄂尔多斯亦无法免俗。

 

承担一个高贵的使命吧

 

飞在天上俯视盛夏的鄂尔多斯,浅绿与淡黄为千丘万豁的主色调。蓝蓝的天空上飘着白云,白云的下面没有羊群。

 

为恢复草场而采取禁牧、休牧、轮牧政策后,白天的草原上没有羊群,夜里可能有。圈养的成本高了许多,牧民和政府博弈,以偷牧为对策。部分羊群改变生活习性,熬夜进食,白天反刍,也跟着牧民对政府博弈。此情,说明政府鼓励还草的力度或投入还不够。

 

截至2010年年底,鄂市森林覆盖率己达23.01%,植被覆盖率已升至75%以上。鄂尔多斯治沙造林退耕还草的成绩斐然,业内评价其“生态治理模式创造西部典范”并不过分。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绿色还是太淡,大家之所以热情赞誉这片并非浓厚的绿色,一个重要原因是为这片土地的“绿色重生”而振奋。

 

鄂尔多斯曾是水草丰美的大草原,有“牧人天堂”之美誉。传成吉思汗进攻西夏途中看到这里草长莺飞,遂感慨忘情,称此地可作为他的长眠之地。后来的垦荒活动虽造成草场减少和退化,但形成真正的环境灾难,以致赤地千里、沙尘远播、民不聊生,还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中的这段时间内,其间的“大跃进”和“文革”,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尤烈。

 

中国北方的重要生态屏障地区之一,黄河主要泥沙来源区之一,中国四大沙尘暴源区之一,中国荒漠化严重地区之一。鄂尔多斯的泛绿,实乃本土及全体国民的千秋之利。

 

造就了六万亩沙漠绿洲的女杰殷玉珍,真正昭示着鄂尔多斯人的巨大潜力与辉煌前程。我曾为殷玉珍写过一篇长文,称殷玉珍一家“代表没文化,代表处于恶劣自然环境中的落后生产力。然而,他们一家纯之又纯的、本能式利己驱动的行为,却完全彻底地符合先进文化与先进生产力的‘前进方向’,代表着全民族、全人类的根本利益”。

 

殷玉珍,鄂尔多斯的贵人,中国富人中的贵人。光荣的富贵,没有人去“仇”。她只创造了一个奇迹,而眼下那些摩拳擦掌欲“再创辉煌”的淘宝者,即使不再欠账,其辉煌也比不上她无意间挥发出的光彩。

 

鄂市的官员也知道绿色对此地举足轻重,首都厌恶沙尘暴的情绪也成为绿化的利好因素。不过,我的强调达到这种程度:百业绿为首,万端绿称尊。

 

在造福民生、权力改良、公民社会、公平正义等方面,鄂尔多斯具备较好的先行条件。全面服务于人的自由发展,树立一个人文进步的标杆或样板,这样的追求和努力理所当然。除此之外,令鄂尔多斯人达成高贵的,是赋予自己一个崇高理想,承担一项光荣使命——这是“复古”的理想,所谓使命,就是还原古诗描述的那个历史场景:风吹草低见牛羊。

 

给世界一片辽阔的优质牧场,复天苍苍野茫茫牧歌悠扬之古,持续温暖全世界,惊讶并欢欣全世界。

 

这是个物化、量化了的理想,诗句里草的高度,和鄂尔多斯人的高贵有关。

 

                                2011827

  评论这张
 
阅读(168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