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有了一个“橄榄形社会”的样本  

2012-01-11 19:14:33|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上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各媒体将此内容作为题眼与亮点大写特写。这里,“橄榄形社会”是一个绕不开的概念,而我对鄂尔多斯的观察,就和此重要提法有一定关联。

 

关注鄂尔多斯,起初只是由于某种“智力挑战”摆在哪儿,一句“看不懂的鄂尔多斯”经常出现,勾起了好奇、好胜心。随着观察深入,原来的满腹疑惑逐步解开,同时还为鄂尔多斯说了一些“好话”,比如“鄂尔多斯不是下一个温州”,“房地产不会崩盘”等等。现在看来,所做的分析预测还比较靠谱。

 

破解鄂尔多斯之谜的关键字眼,即“橄榄形社会”。对这一概念的注释,没有明显分歧:社会阶层结构中,极富与极贫人群很少,中间阶层则相当庞大。学界一般认为这是最稳定的和谐社会结构。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1中国城市发展报告》指出,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形”社会结构将于2019年首次在我国出现。届时,城市中等收入阶层的比重或将首次超过中低收入阶层。报告还指出,北京和上海的中等收入阶层规模较大,占比分别达到46%和38%。

 

我无法拿出证明某地社会结构的数字,我据直接观感认为,鄂尔多斯的“橄榄”更实在可信。北京、上海等地的“贫富悬殊”给人以强烈印象,但鄂尔多斯的“普遍富裕”,却让人印象深刻。

 

我相信有些地区一经统计即进入中产社会。正是由于“中产”和“幸福”,过多地依赖“实际居民”统计不全等缺陷,当地居民看了含水的数字与结论,也坚拒他们具有那种被数字论证过的幸福水平。在鄂尔多斯,剑指“贫富悬殊”的批评依然存在,但“我们富裕”的这种感觉或自认,毫无疑问已成其“社会心理”和“居民共识”。这里,居民、网民不经意间对外常说起的“我们”一词意味深长,其间“经济一体化”与“利益整体化”的民间背景呼之欲出,而这在内地是一种罕见的社情。

 

“开着路虎去放羊”;“连拾荒者都在放贷”;“开丰田越野车上班的钟点工阿姨”……记者抓到的这些零星画面是真实的,在低收入岗位就业(如门卫之类)同时又开豪车住大房,这种奇怪的事情在鄂尔多斯一点都不奇怪。正确的解读,该是真实反映了当地的“均富”现状;若以讥讽口气当笑话说,则顿显“不同社会”眼光之差异。

 

开越野车去干活在欧美不是新闻,鄂尔多斯有了这景观,只能说这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的必然现象。有了路虎的放羊人,干嘛不开着车去放羊?难道开路虎去酒楼、去夜总会、去游山玩水才算正常?这在鄂尔多斯,不拉风,也不“神经”——社会结构的不同,自然带来了“审视标准”的迥异。

 

钟点工属于弱势群体、低收入行业,僵化思维模式中隐含的想法是“只配骑自行车、电动车”,而搞家政服务的阿姨开着好车上班,就让人感到意外。其实那位钟点工并非从收入角度考虑,她不必为她的“低档工作”而专门配置“适合身份”的交通工具。

 

再说“全民放贷”。所谓的“食利阶层”,总被渲染为毒蛇猛兽、不劳而获的剥削者、吸血鬼。可是,食利并不意味着就此“不劳”,食利后的劳动或更具创造性、艺术性。我们社会中有几人不期盼进入“食利”的阶段?奋斗、积蓄以达到底子厚实、旱涝保收的地步,没什么不对。又有哪个地方的执政官员,不拿本地全民食利、能拖能抗的局面当巨大政绩?有谁会为本地百姓生活无忧而担心忧虑呢?

 

鄂尔多斯官方牵头策动银行救楼市,被外地舆论指为“逆潮而动”、“劫贫济富”,“和调控大政、大局唱对台戏”。这样的决策及其针对性的批评,若发生在其他地区完全贴切,但在鄂尔多斯却不得民心。有两个因素决定了“土政策”的正确性:一是此地大部分“高利贷者”就是平头百姓,政府和银行救市的受益人并非少数富豪与房产商,二是当地银行并不傻,银行深知当地的偿还能力、经济能量不会辜负他们,眼下拿出信贷资金,绝非“肉包子打狗”,而过去国有银行在此地的金融介入不足,才不智、不利。

 

鄂尔多斯人不仇富,为谋求舆论支持而指某人身为“富二代”,这做法于此难被理解。许多“百万富翁”自认为“百万穷汉”,令“穷人”与“富人”的概念,也因量化标准的差异而无法与外地对接、通用。这里也少见“恨官”的宣泄,相对于家底普遍厚实且自信的民间人士,公务人员群体的强势也自然受限。“橄榄形社会”的表象其实生动入微,比如对药家鑫案的判断,这里的人会说成“一穷人撞人杀人”;面对类似“我爸是XX”的刻意声明,这里的人会惊诧、嘲笑,但不会因此而怒不可遏。

 

看似典型的房地产泡沫韧性超群;颇具规模的民间信贷纵有较大坏账也不至于多发偏激行为;良好的治安以及相对正常的官民关系等等,都是“橄榄形社会”抗灾应变、颇为可取的证明。实例难得,值得深究,而断言“鄂尔多斯模式不可复制”,也为时尚早。

  评论这张
 
阅读(17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