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法治曹县”与“法治中国”  

2012-11-07 13:15:16|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在11月2日“大众网”的新闻网页上,有个标题为《山东曹县召开大会公捕公判30名犯罪嫌疑人》;报道这同一件事,主要的大型网站发布的标题是《山东曹县举行公捕公判大会遭质疑》。

 

据南都报道,10月31日,一场声势浩大的公捕公判大会在山东曹县人民会堂举行,20人在大会上被公开逮捕,曹县法院随后对被告人进行宣判。当地官员在大会上称,公捕公判是该县公开惩罚犯罪、震慑犯罪分子、扩大教育面的一项重大举措,体现了当地坚决打击刑事犯罪的力度和决心。

 

公捕、公判、游街等“示众威慑”的司法行为,在法学界、文化界等智识人群中,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以恶制恶的“司法恐怖”,属野蛮、粗暴的执法手段。不仅如此,这等在文革时期盛行过的老套路,即便抠法规条文予以对照,也早已属于“法外之刑”。有明文可依的如1988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通知》,该“通知”规定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都是违法的;不但对死刑罪犯,对其他已决犯、未决犯及一切违法的人员也一律不准游街示众。

 

未经审判不得定罪,《刑事诉讼法》第12条确定过这个原则。在法院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宣告前,不能在法律上确定任何人有罪,既然如此,谁都不可以先行将嫌疑人以罪犯身份示众并实施羞辱。曹县此举不符合司法程序,对未经辩护、未经审判的人更是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应有的权利,这一点,其实没有需要质疑的地方,错了就是错了,依法认定曹县权力方违法,一点都不冤枉他们。

 

曹县还保留着文革时的老传统,文革后召开公捕公判大会不是一次两次了。过去是在体育场搞这种活动,这次换了个地点,改在室内会堂,但示众的执法方式及其性质,并未因地点变更而变化。

 

类似曹县的这种司法行为,多年来在多个地区屡有发生,伴随消息披露,舆论也屡屡大哗,要说曹县等地方的司法人员和官员对此情一无所知,恐怕很不客观。地方官员肯定知道学界和民间就此而发的猛烈批评,当地司法人员也肯定知道相关法规规定的禁令。只是,他们对批评和规定可以不在乎。

 

实施示众威慑的法外之刑,属于“屡禁不止”的现象吗?不可以这样说。地方权力可以不在乎,可以视法规如破履,原因只能是一个,即上面从未认真地依法禁止过。没有人因违法而被追责,没有人为此担责或受到惩处。否则,这个老办法纵然具有神效也得被废弃——再好的办法也比不上官员前程重要啊。

 

县域权力班子的权力功能齐备,独立性较强,如果领导好某一口,就算司法人员明知不对也不能逆上抗旨。权大于法,领导大于法庭,对这种现实,大家都明了。曹县或者其他县市如此,谈不上“法治曹县”或“法治X县”。如果都是这个样子,那是不是相当于“官治中国”呢?

 

称不支持示众威慑就是“同情犯罪分子”、“站在敌人一边”的无脑言论,还是有的,不过这么说不能说明言者比反方人士更清白,他们闹不明白的是,不怂恿官方采取示众威慑行动的论者,并非就是利害相关人,而是出于维护所有人法定权利的目的。

 

体制内、权力圈的贪腐分子,危害远远大于普通人犯罪,对这一点,公众有共识,于是,有人呼吁集中贪腐分子对其公捕公判,以威慑贪腐官员。这不一定是在表明支持曹县方式,此呼吁大概欲在“将军”——贪官污吏从来都没享受过普通嫌犯享受的“特殊待遇”,许多人于此发现“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进而据此评价那种威慑是专门对民间普通人的。此处存在合理成分:法治秩序下,司法措施对各类人群厚此薄彼,也是违法且可耻的。

 

还有,召开公开逮捕、公开宣判大会很积极,然而在审判这个阶段总是藏藏掖掖,提出这理由那理由,或者干脆不给出任何理由。在司法公开方面,“我家大门常打开” 并非法院常态。这里的消极和积极,讽刺挖苦法治,随时受不了。

 

近日《人民日报》接连出台重磅文章,11月1日发布的《依法治国:公平发展的中国抉择——十六大以来重大战略述评之九》一文,大书“法治中国”。文称,依法治国,是执政兴国的基本方略;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鲜明旗帜。这样说确实很好,但应该承认,如曹县之举绝非“中国迈上依法治国的光辉大道,法治的旗帜在神州大地高高飘扬”的例证。如果同时正视“类曹县现象”的存在并切实纠正之,认可“一个高扬公平正义旗帜的‘法治中国’正在到来”的民众,则必会大量增加。

 

曹县的举动当然是有理由的,其他地方的罔顾法纪行为也都有高尚的理由。 “全力推进维稳严打整治集中行动,为打造富裕和谐幸福新曹县而努力奋斗”,这是会堂里标语展示出的理由。运动了,集中行动了,我们的示众威慑行动就对了,就可以让法规滚一边去了,这肯定不是法治状态。我说,领导一表决心、一提理由,法律即不成为理由的地方,都不是法治之地——这个判断对不对呢?

 

也有值得乐观的表现,各媒体和主流网民质疑曹县自以为完全正常的给力政绩,即说明官场之外的“法治觉悟”今非昔比,对独大的权力“鸭梨山大”。

  评论这张
 
阅读(22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