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祝愿农民朋友越发难缠  

2012-02-14 21:28:34|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难缠就叫素质高

 

黎明

 

药家鑫杀人案结案后仍不消停,先是药父状告苦主一方代理人侵犯名誉,近日代理人张显以药父未删表示愿意捐款的微博为由,和张妙家人一起到药家居住地索要20万元捐款。事发后,网上同情药父、批评张家一方的留言很多,这无可厚非。因为,药家曾应允但被拒绝过的捐款,若在压力下再“捐”一回,论情理、法理都不合理。

 

要钱之意在于闹,就为了实施“精神刺激”和“出口恶气”。这对两个不幸的家庭,都可悲。只要两家及其法律代理人不想妥协,别人也没什么办法,对两家来说,不解决“感情问题”,讲什么道理都没用。

 

我更关注的是有些人说张家要钱“坐实了农民难缠”。发了《任谁都坐实不了农民难缠》一文,不料,就连这几等于废话的观点,在网上也引起了激烈辩论。

 

看到“农民难缠论”市场不小,我想,中国社会阶层间的断裂与对立程度,可能比原来估计的还要严重;有些无厘头的对立或厌恶情绪,确实出自大批社会成员思维能力差或“素质低”的原因。

 

“农民很难缠”,这名言出自药家鑫之口,此话之内涵,还是构成他杀人动机的主要内容。要论药家鑫案中对药家的“舆论伤害”,也莫过于这句话。基于“农民皆难缠”的理论,药家鑫才动了杀机。

 

“农民难缠论”要了药家鑫的命。假如药家鑫心里不存在这样一个畸形的理论怪胎,假如这一观念在他心中并非根深蒂固且“勇敢顽强”,事态就不会很严重。

 

药家鑫撞人后为避免“被缠”悍然杀人灭口,坐实此人罕见的“难缠”。但没人引此事实论证出“大学生难缠”和“市民难缠”。张家、药家的律师或代理人,在结案前后一系列事件中起着重要作用,但也没人说“律师难缠”或“教授难缠”。现实是,许多人在承认农民弱势、农民贡献巨大而待遇特低的同时,也认为农民难缠。

 

“难缠”这个字眼需分析。平时语境中,它是贬义的,大概指向“胡搅蛮缠”,如不讲理、讲不清、不妥协、无赖、要价高、过于计较、敲诈勒索等多种行为表现,但这个字眼用起来也有些胡搅蛮缠。网友看了我的文章说“楼主难缠”,那当然是了,我当即承认自己不是一般的难缠。我不争什么,不损人,但如果有人欺负到我头上,那他会为此付出代价,这就是难缠,这难缠是讲理的,也懂得反击技术和运用该用的条件。

 

实情如此:感觉自身强势有力或“智勇双全”的社会人,均以“难缠”到不可侵犯为荣。“和我斗,你还嫩了点!”“竟然找我的茬”,“我可不是吃素的!”“放聪明点”……此类常用语,即公然宣示“我本难缠”。

 

极少有说自己所属阶层或行业的人都不好的,都在说其他群体的不堪,说农民难缠的,通常为相对于农民的“市民”。坚持农民难缠论的网友看似不少,这和上网的市民多、农民少有关。一些“市民”在文化和智力上未必就高过普通农民,不过,他们或者和某位农民打过交道,或者像药家鑫相似,间接获得过“农民难缠”的经验。

 

农民不讲理,不会讲理,和“非农人士”争执纠缠,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尤其在城乡结合部,农民和市民间的纠葛更多,被农民缠过、委屈过的市民也不少。然而,无论农民和市民,其委屈、困苦,更多的还是由非农群体所制造、所施加。市民们被农民欺负多,还是被“同类”的其他市民欺负多?是农民经常性地歧视市民,还是市民经常性地歧视农民?这问题不难回答。

 

市民被农民“缠”了,则特别不忍——连农民都给我气受!他们算什么东西!说白了,就因为农民弱势、农民“好缠”,才有了“农民难缠论”,才没有“XX群体难缠论”。

 

借个案论证某阶层全部“缺德”,其逻辑与素质本身就有问题。农民之善良、淳朴、宽容等优良品质与感人事迹,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农民之野蛮、狡诈、刻薄等种种不良习性与劣迹个案,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市民,亦如此。

 

在利益交涉或维权中难缠的农民,优势条件一般有二:一是“地头蛇效应”,出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失去家族、村邻支撑,就忍气吞声,任人喝来挥去,比孙子还孙子;二是有某种带有民主特征的自治组织,有共同利益的一群农民,集体对抗个人或单位势力。

 

若立法、司法、行政权力面前人人平等,无论市民农民、官员平民,大家都一样难缠或好缠。权力机构、调解单位、舆论传媒、自治组织,都担负主持公道、遏制胡搅蛮缠的职能,个人不讲理的难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利不对等,由法律和政策规定出来的不平等地位,让农民“依法讲理”也吃亏,这就逐步把人教训成丛林社会中只知道互害相仇的动物。

 

所以,农民和其他弱势群体,都该关注并参与对公权、公器的监督和改造。对私人不讲理的难缠,等于饮鸩止渴和“自败家门”,这种傻事不能做;而弱势群体自强自救的出路,正是让权力与侵犯者知道“非常难缠”。这,就是“高素质”和“有文化”,就是真的勤劳、勇敢、智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