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拆迁户赌徒”  

2012-03-24 13:02:2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3月上、中旬,浙江杭州警方打赌行动频繁。下城警方捣毁一赌博团伙;江干警方捣毁两个特大赌博团伙,抓获参赌人员80余名,查获赌资40余万元……

 

若非警方和媒体特意突出参赌人员构成,警方打赌的消息则几乎不成其新闻。从赌局现场赌资数额和人数看,被抓的所谓 “特大赌博团伙”,也似乎显得夸张。

 

然而,警方调查发现,“参赌人员中大部分是本地拆迁户”;媒体称,“村民们拿拆迁款赌博,成为一个特殊时期里的特殊现象”;再加上专家就农民观念做出点评,这条报道就成了“忧心之作”——一群知识精英,面对“获赔致富农民”皱起眉头,为那些不会花钱的农民操心,指出那些农民“一夜暴富”后心理失衡或道德堕落。

 

真的存在一个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叫“拆迁户暴富参赌”吗?

 

尽管报道中有因赌败家、负债、夫妻反目的典型事例,尽管警察抓住的参赌人员大部分是得了补偿款的农民,尽管问题的确是“拆迁后凸显出来”……若做理性分析或宏观观察,还是无法单独将“农民赌博”与其他群体的赌博行为割裂开来,无法将其看做不同于“市民参赌”的特殊现象。

 

不是吗?市民、农民、工人、企业家、公务员、涉黑分子、“边缘人士”,无论穷人、富人,闲人、忙人,都有对赌博痴迷、因参赌毁败前程的。穷人因小赌破小产,富豪因豪赌破大产,诸如一掷千万金的“太太豪赌团”,借了高利贷赴澳门参赌的企业家,还有挪用公款参赌的官员,他们都不是农民。怎么没人为这些赌徒的素质问题担忧?

 

赌徒就是赌徒,过程与结局各异,心理大同小异。不论身份,不必分什么“市民赌徒”、“农民赌徒”、“获补偿款村民赌徒”。硬要贴上身份标签,单论“农民参赌素质”,那是胡扯。

 

为什么警察抓的多是那些人?警察动手的那辖区就是这类人住的地方,如果在市中心动手就抓到另外一批人。为什么“这是拆迁后凸显出来的问题”?主要因为拆迁前村民空闲时间少,现在无业了。

 

看看专家怎么说。某社会学博士说:这个问题在沿海和长三角地区更加突出。因为,相对来说,这些政府在征地的时候给的补偿比较高。在中部和西部地区,因为给的补偿少很多,这类问题也就相对比较少。村民被征地后,虽然在身份上或是空间上已经城市化了,但是他的生活理念和知识水平都没有完全进入城市这个环境之中。

 

什么意思?征地补偿多,制造大麻烦;村民要是“市民化”了,就不会当赌徒了。

 

某心理专家称:从心理角度,短时间获得大量钱物,这属于生存环境发生剧烈变化,会致人产生心理应激状态。比如,不想去工作,逐渐丧失社会功能,同时,社会责任感也会丧失。

 

他说的是:财富是祸水,有钱就变坏,得财易失德,还是一直受穷好啊!

 

两位专家似乎都在说“那些人不配致富”。“市民”神了,不参赌;穷人因有钱而生存环境剧烈变化,心理不良。

 

我想告诉那位社会学博士:支付补偿款征地,是交出世代拥有土地的村民吃了大亏,一夜暴富表面下,实质是一夜顿失永久立身之所。实现这一交接,全凭权力给出的限定农民权利的条件,如村民没有开发权,没有参股权,没有留守经营权等等,否则,村民拥权稳赚的效益,远超过那笔补偿款的价值。

 

我想告诉那位心理学专家:穷人有了一直向往、追求的财富,对心理的刺激,通常是正面与良性的。穷人有了钱,切切实实解决现实难题乃至多种“心理障碍”,减少家庭悲剧和社会不和谐因素。

 

要说“建设性意见”,我建议学习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做法。对农牧民支付土地补偿款,全国没有比鄂尔多斯的官方和企业更大方的。政府通过在征地、搬迁过程中蓄意实施“二次分配”,推助了当地“橄榄形社会”的构建进程,形成了庞大的“市民村民食利阶层”。

 

但藏富于民,乃至“全民放贷”,并未对该地的经济活力与创新能力、劳动质量造成妨碍,鄂尔多斯人依然淳朴、诚信、勤劳。麻将馆倒是多了不少,但罕见参赌败家返贫的类似事例,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家拥百千万财产,仍开着中、高档私家车去上班,挣一份并不丰厚的薪水。

 

黑社会和犯罪势力严重受限,此因素有助于社会各界生活与经营,对权利、文化、智力上的弱势群体尤有保障之效。除此,鄂尔多斯政府针对农牧民拆迁户的措施,主要是采取生活补贴和就业扶助政策。以鄂托克前旗为例,2011年,该旗转移农村牧区人口957户2634人,退出草牧场5万亩;建设转移农牧民住房5143套;对人均草牧场补贴达不到6000元的,补足6000元;对50周岁以下的转移农牧民,全部纳入免费职业技能培训,共开设34个培训专业。

 

鄂尔多斯转移农牧民,在服务农牧民“转业”方面下了大力气,但不是为了房地产开发。无论政府还是开发商用地,拆迁户实际上都需要开支不菲的“转业费”以适应今后生存。鄂尔多斯不为盈利尚需为农牧民转业而花费巨款,其他地方和各地的开发商,是否应该考虑,在现有土地补偿款、安置补助费支出之外,加大“村民转业费”支出和就业培训工作的力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