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不对病人进行道德谴责好吗?  

2012-03-26 00:29:52|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这是一条让我看后有点心酸的消息:近日,湖北十堰一名不愿工作的男子被发现死在家中。该男子是村中第一个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不愿工作独自居住家中14年,其母亲因争吵被其打成骨折后住到女儿家。男子像野人一样生存,不在厨房做饭,冬季只吃生蔬菜,而村民否认其患精神病,怀疑他是饿死。

 

这一事件在网上引起热烈议论,其中不乏对死者进行道德谴责的话语,这就更让我感到遗憾。我要对大家说,不要谴责一位可怜的患者,特别需要反思的,是社会管理与服务组织,还有漫山遍野的“民众道德家”。

 

以精神病临床专业的眼光考据,死者王小林无疑是位需要引导、治疗而被耽误了的精神疾病患者。精神病学上,一般将王小林的这种症状称为“情感性精神障碍”或“心境障碍”,以心境显著而持久的高扬或低落为基本特征,伴有相应的思维和行为改变,并反复发作,不一定达到精神病程度的精神障碍。我多次遇到过这种病人,但他们因家庭条件与社会关系尚可,进行干预后,其预后状况也不至于潦倒不堪。

 

王小林1995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郧县一所中专教书。没多久他就不干了,回到家后很少帮助母亲干活。有一次,因干活的事与母亲发生争吵,甚至将母亲打成骨折。对儿子失望的母亲住到了女儿家,一住就是14年。这段时间,就是患者几乎完全失助与病情日趋恶化的日子。

 

而在考入大专之前,死者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一直当班长,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一直是个聪明、听话的孩子。须知,大学扩招前,能从穷乡僻壤考入大专,不仅说明其智力优秀到不低于当今进入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也说明其人意志力有过人之处。根据报道中提供的情况进行分析,王小林病因可能起自大二时父亲去世,从工作单位返乡时,他已经发病。

 

从学校到社会的这个转折时期,又是青年容易发生心理问题的阶段。王小林为上大学而奋发拼搏,靠的是“跳农门”理想的强力支撑,而理想实现后再返乡什么都不干,说明此时他的自知力已基本无存。其人已是缺乏最起码的利己判断,个人认知危及到了自身生存,这断不能以“道德不良”来解释。可惜的是,没人以为他病了。

 

懒惰,无所事事,这是患者王小林给人提供的“不予同情”的借口,但懒惰到丧失所有生活兴趣,懒惰到足以将自身置于死地,绝非人品问题或“剥削阶级思想”作祟。王小林打伤母亲,具有“大逆不道”的性质,更是不可怜悯、不可救助的理由。殊不知,这不过说明王小林发病时曾有过躁狂阶段,从那时起,他连求助、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

 

一不孝,二懒惰,有了这两个充分的道德理由,一位病情不重的病人,就被当作坏分子看待,这位“正常”但“缺德”的乡村知识分子,由此得不到任何外来善念、善行的惠顾。道德理由,阻断了所有善念、善行。

 

王小林死于“区域公众无知”,死于非理性的“道德统治”。当地人或许不知道,存在一个连粮食都没得吃的人,即便他真是个坏人,那也是当地人的集体耻辱。这件事,很能说明那里的环境是多么不宜居住。

 

某地有这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而采取极端不正常生存方式的人,在十多年间无人发生疑问,无人提出帮助,旁观者据此以为此地严重“缺爱”,实乃无知荒蛮之地,应该是有道理的。不错,王小林死于环境与人群冷漠,但为此应愧疚、担责的,该是当地的社会管理与服务组织。“有文化”和“道德有亏”这两条理由,不能成为社会组织任其自生自灭和袖手旁观的理由。这位大学生患者,即使得不到医疗救助,享受一下政府对流浪汉、残疾人士的某些待遇,难道不应该吗?

 

村民不认为王小林患有精神疾病,“有文化”反而毁了王小林。“和人们谈论时政时有板有眼,有理有据,根本看不出他有精神病”,这“村学水平”的根据不值一哂。王小林并非安逸的网上宅男,极端封闭条件下的他,不可能做出最低水准的时政评论。不过,他接受过表达训练,他记忆中的概念与已有的表达方式,只是对村民来说多是新鲜而“有条理”而已。

 

精神疾病被视为道德不良,是个社会悲剧。由于无知才惯用道德原因来解释行为、取舍关系,无知者的道德理由,往往比明白人、比专业人士更多。无知和缺德,效果相似、相同或比缺德更坏,我们平时所钦佩的“爱心”,其实往往只是理性判断或科学素养。

 

此事之所以让我不快,一是因为看到这样的实例,一个优秀的人若一时失去自救能力,就可能等于无助无救,等于死路一条;二是由于再次领教了中国“普通公众”以道德借口加害于人的操行。集权社会中的大众,因被“传统教育”洗脑,习惯于把精神、心理病态视为政治立场和伦理道德问题,这里,彰显理性、知识与精神上的三重悲剧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