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鄂尔多斯与金融改革试点  

2012-04-26 13:49:4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去年8月,我对鄂尔多斯进行初步研究后,撰文称“审视鄂尔多斯之‘不稳定因素’,除了金融领域、金融活动可能导致的风险,几乎没有其他可造成严重伤害的因素”;同时还指出该地是“率先进行金融改革试点的绝佳之地”。

 

今年3月底,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较明确地表示了对民间金融的“松绑”意向,由此,我更希望鄂尔多斯列入金融改革试点地区名单。

 

在鄂市展开金融试点,让民间信贷活动在阳光下进行,最重要也是最充分的理由,其实无关乎金融事业乃至经济领域。或者说,不是为了金融与经济,而是出于更重要的考量,即恢复一点“法的体面”,令“法治社会”不至于因责众之法而架空。

 

鄂尔多斯人口基数比温州小得多,但参与民间信贷的民间资本超过温州。据人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监测分析,当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在1100亿元左右;据高和投资联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去年的保守估算,鄂尔多斯汇集在民间金融系统的资金量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当地民间金融系统规模则已远远超过当地银行存款存量规模。而鄂市参与民间信贷的资本量,并非集中于当地少数人群,其居民参与民间信贷活动的比例,或为全国第一。

 

说鄂尔多斯“全民放贷”,并无多少夸张,称该地为“借贷之城”恰如其分。据鄂尔多斯人行和统计部门的调查,有50%以上的人参与了民间借贷,显然,这些人都是有责任能力的成人,参与者还代表着另外的部分人口。难怪警方人士说“这种事情太多了,如果每个人都自首的话,岂不要再盖20个监狱?” 也不难理解当地存在这种传言:鄂市官方对上级汇报称“非法融资在鄂尔多斯是一种普遍的经济现象,不能按照其他地方处理”。

 

鄂尔多斯民间信贷,并无“地下”之阴暗特点。这里民间信贷的违法,只在名分上,因不切实际的恶法而蒙受违法之冤。官方对其默认为“实际合法”,实则避免了“反人民”之嫌,甚至可以说政府违法行了“仁政”;若讲“依法执行”,据一条“非法集资”条款,政府就可以想收拾谁就收拾谁。

 

现行法规下,全民放贷,也就是全民违法。率先进入橄榄形社会、做出藏富于民巨大业绩的地方,遭遇这种尴尬实属荒唐,从法治、法理的角度看,“全民违法”的现象,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法不责众”,并非村学、俗礼中的说法,该理念其实是制定法律的一个基本原则。可以判决全民违法的现象存在一天,那就是法律与法治的耻辱。

 

为了讲法治,将鄂尔多斯列为金融改革试点的理由已经足够,同时,鄂尔多斯在金融、经济等层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主要有四点值得一说。

 

其一,若论诚实守信,罕有比鄂尔多斯更好的地区。民间金融活动之所以发达,之所以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和当地的醇厚民风与优秀的商业文化密不可分。此地民间信贷的重要特点,即以亲友、熟人之间的信任关系为依托,以亲缘、地缘为纽带。这种特点,多年来让这个民间资本聚集地保持着极为难得的“朴实信任”的氛围,也有效地限制了借贷活动的风险扩散。

 

其二,当地许多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普通居民多年参与民间金融活动,社会心理在这领域趋向稳健与成熟,地方政府也在经年的应对管理中获得了成熟经验。

 

其三,国有金融业在当地实际上不具垄断地位,金融试点无论成败均无关所谓的“国家金融安全”。有调研机构称,“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信托投资产品,均在鄂尔多斯遭到冷遇”,“高达2643亿元的GDP所对应的各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却只有1332.9亿元”,此“国弱民强”的态势,显然是金融试点不可多得的利好因素,在别处恐怕难以看到。

 

其四,鄂尔多斯资本丰厚的成因主要为丰富资源加藏富于民,发展实体经济的环境与条件好于绝大多数地区,而居民与资本的投机性却低于其他发达地区。比如,温州的炒房团大名鼎鼎,但鄂尔多斯人虽资本雄厚却不会结伙运作房地产市场,这里显出的不同,其实大有深意。

 

民间资本并不是没有问题,地方政府的管理也不是没有问题,但作为试点,本身就不是一种完美状态,试验,也允许试错。

 

诸多积极因素,使得鄂尔多斯社会各层面中蕴含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这就可以决定鄂尔多斯金融试点胜算在握的前景。不过,无论在经济与民生方面能找出多少有利于试点的理由,我仍旧坚持“法的理由”首当其冲。悬在很多地方头上的“非法集资”之剑,遏阻了民间资本的活力,试点背后,实质上是法律理念的变更与调整在支撑。

  评论这张
 
阅读(19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