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畸形社会催化小人物之恶  

2012-05-19 14:38:01|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西九江女访民赵习凤在北京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遭性侵,全国禁言。此文,因禁言而独家。

 

黎明

 

“社会底层”,这是个刺激性比较强的词儿。身处社会底层的人,被别人认作小人物,一般来说,他自己也以小人物自认。

 

倘若真的法律与公理面前人人平等,“小人物意识”与“大人物意识”,都不会在人们内心深处生根蔓延,但我们社会的“分层”,不仅表现于经济地位的巨大差异,更糟糕的是表现在权利、机会方面的级层不同。以社会成员数量而论,中国社会可谓“小人物社会”。中国拥有雄厚的小人物人口资源,更可悲的是,“社会底层”还在扩大且日趋凝固,该层级人员“向上”之空间越来越狭窄。

 

学界进行的社会分层研究,大都将组织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占有状况,作为划分社会阶层的标准,基本上以职业分类为基础。社会成员通常被分为十多个阶层,其中,产业工人、农业劳动者和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等三个阶层,被划为社会底层。我看,商业服务业员工当中,也有相当部分属于底层;还有,体制内城管、协警、保安,以及大部分 “临时工”,虽身负维稳与管制职能,其实仍属于社会底层。

 

多年来,当权力机构中出现丑闻,官方无数次声称当事责任人为“临时工”或本单位“非正式人员”。频频推出临时工背黑锅,以至于某机构不端行为被曝光之际,总有网民预测或调侃“肯定是临时工干的”。不过,讥讽也好,调侃也罢,说真的,“临时工”或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做出的坏事造下的孽,确实不可谓少。

 

既然身处小人物社会,平时大家所遭遇的直接的伤害与侮辱,还是来自小人物的多;来自大人物的直接伤害,相对来说比较少,这基本算个不争的事实。人们可以追根溯源,指出权力、制度、政策、环境等实为恶的主导或推助因素,但没必要一概否认客观存在的小人物之恶。

 

城管、协警、“黑保安”等维稳系统中的许多人,多归于穷人或弱势群体之列,作为个人,他们自知其弱,知道自己实际身份不过是一介奴才,甚至自嘲为“一条狗”。平时,他们也骂特权、骂贪腐,感叹世道如何如何;在家或许是好丈夫、好妻子、好儿女、好父母;对邻居熟人或和蔼友善,给人以老实巴交的印象……

 

当他们这些底层的单个人一旦被强权所组织、所辖制,即代表强权、成为强权,作为组织成员,他们知道自身有限拥有组织的某些资源或能量。在权力体系内奖罚机制作用下,他们并无迟疑地进入“规定角色”,一旦实施维稳与打击工作,则“铁面无私”,绝不手软。我们常见的情况,并非“让咬几口咬几口”,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发挥主动性与创造性,通常会多咬几口,咬深一点。

 

不仅如此,畸形体制下,他们内在的人性恶,其心灵中那与天使对应的“魔鬼”,肯定会在强权组织的背景下不断勃发,不仅服务于权力的需求,也会不断超越权力授权,为自己谋私。或者,并非谋什么实惠之私,也不光是做损人利己的事——为自己或许不甚明朗的“精神需求”,即便是损人不利己的事,也会积极去做。

 

对自身状态不满,对社会现实不满,在一定条件下,完全可以转化为摧残他人的动力。有无数个“小尼姑”被安排成阿Q的管制对象,阿Q的生活自然平添许多“补偿”与乐趣,就此生就优越感与成就感也有可能。

 

想来悲催。雄厚的社会底层,以及由此而来的“底层矛盾”和“社会断裂”,正是社会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但同时,正是由于社会底层人力资源的无比丰厚,产生了低成本维稳的优势。中国传统社会,历来皆“以民制民”,以弱(势)制弱,以小人物之蛮力管制大小人物。廉价的部分弱势人群、社会底层人士,为谋生与“上升”而跟随强权意愿,维不平与畸形之稳,同时也维自身畸形与不义之稳。

 

为“社会底层”所更多具有的无信仰、无信念、无思想特点,更有利于畸形的强力维稳。再加上一条“无体制外群团”的因素,即达成动物性服从之效,实现管制成本最低化。此有效机制,为传统的权力组织所珍重,其间表现之一即:若非遭遇不得不丢卒保车的情况,大人物和所辖小人物尚需休戚与共,较大的人物需要尽量保全作恶的小人物。

 

近日发生的几件事让我想到这些。《南方都市报·深度周刊》报道,多年来被官方视为“正常上访”的女访民赵习凤(化名),在分流、劝返非正常上访人员的北京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被一名年约50岁的看守人员性侵,事后,遭一名曾在安元鼎干过的看守粗暴恐吓,令其不得报警,某警察和省市县三级信访官员,均要求她不能再提此事。

 

5月16日晨8时左右,广州天河客运站元岗菜市场附近发生一起城管伤人案。据村民介绍,一城管队员与菜贩张某发生言语冲突,脚踢该菜贩,冲到百米外的鸡档,一把推开鸡档女档主,抢杀鸡刀回去对菜贩猛砍4刀,导致菜贩重伤倒地。当地街道办事处负责人表示,砍人者并不是正规的城管队员,而是元岗村下属公司招聘的市场管理人员。

 

由此,想起三年前安徽上访女子李蕊蕊在北京丰台区聚源宾馆遭看守当众强奸,想到“不便提起”的安元鼎式机构实际上依然强劲,想到权力自行发展出了一个大批使用社会底层人员的“截访系统”,只因“维稳大计”,又有许多底层小人物,难免成为践踏人性的“怪兽”。

  评论这张
 
阅读(20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