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城轨撤站涉及的公共信息问题  

2012-06-13 17:30:2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穗莞深城轨站点撤了东莞麻涌站,接受采访的麻涌居民表示有失落感。对多数仅涉及到坐车走路是否便利问题的居民来说,“损失”只在心理层面上,而根据利好消息采取投资经营行动的市民,损失是具体的、实实在在的,故而,这部分人难免“懊恼不已”。和大部分有点失落、遗憾感的居民不同,他们有较强的失败感。

 

这件事里的“记者发现”意味深长。记者从省环保厅公示穗莞深城际轨道广州至东莞段项目的环评资料中,发现了“与原定计划不同”,即之前公布的16个站点中,麻涌站被撤销,东莞境内的站点数量也因此减至10个。据此说,似乎可以判断出两件事:第一,麻涌设站的消息,以前曾经被官方以某种方式公示过;第二,修改“原定计划”的举动,环保部门以外的官方机构没透露过,原计划的调整,对市民有“突然袭击”的效果——如是,这里就存在官方应汲取的经验教训。

 

交通线路和各处设站的消息,若不确定就不能胡乱宣示;若对原计划存在争议,或者能确定计划必有修改,这种消息应事先向市民预告。职能部门需有所作为,而不是由环保机构夹带性地披露出来。对这类信息有了垄断权,权力就可以寻租,信息不透明,就会产生出卖价值。

 

没有预期,就没有失望和遗憾,更没有投资经营行为以及投资失败。看来,原先关于麻涌设站的消息传播,还是有一定规模的,这是有效传播的信息。有些利好消息由民间和市场制造,民间人士自行判断、预测、宣传,甚至有主动争取利好实现的公关活动。民间出于某种商业利益,会有意识传播某种来源不确定信息,这情况总是难免,也属于正常现象。不过可以肯定,在涉及到城市交通规划的项目上,官方意向和举措的外显才决定着信息的有效无效。可以说,市民的预期以及现今的遗憾,都和官方的信息公示、消息透露行为密不可分,预期和失落,主要由官方行为造成。

 

经济学上,“公共信息”被定义为“所有市场参与者都能够自由获得的信息”,“共同的市场知识”;我们根据字面之意,将公共信息看做关系到公众、公共事务的信息就可以。毫无疑问,对全体居民,建穗莞深信息属于“公共信息”;对某些商界人士,此类信息更具特别重要的价值。对这种信息,不能由着某个个人、某个机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能允许想不说就不说、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的情况存在。这道理不言而喻,若非如此要求,公众也只有被忽悠、被突然袭击的命了。

 

在麻涌盘下店铺或买下多处产业的市民,都是听说了穗莞深将经过麻涌这一利好消息才出手的。这里就有公共信息的来源问题、公共信息的咨询问题。利好的公共信息可靠吗?对投资进一步论证的话,我向谁去“刺探”消息?官方机构会不会对我保密公共信息?他们要是对咨询人不置可否或者搪塞敷衍、胡说八道,又该怎么办?

 

此类事情在全国其实相当普遍,尤其对至关重要的交通线路走向和站点布局,民间和商界总是特别敏感。对线路是否利于当地、争取设站是否成功等问题的关注,也时常对某地官方形成一定压力。

 

为避免被忽悠,减少预期落空和应对失措的现象,市民需要获得“公共信息权”,并能制裁胡说、不说公共信息的公仆,使政府不得不保障这一权利,履行及时、准确发布公共信息的义务。

  评论这张
 
阅读(26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