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不容杂音即绝对腐败  

2012-06-22 15:53:44|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栏作家 黎明

 

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5日上午和新聘任的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强调要推进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他谈到:“领导者应有听取和包容不同意见的雅量,不要轻易把不同意见说成噪音、杂音”。

 

和生活中、自然界的物理声音无关,这里的“杂音”和“噪音”,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术语,是不属于普通人的官话,还是官场、官媒以及体制圈内的流行词。若对这词儿给个解释,这样说可能比较准确:和领导人、领导班子意见不一致、不完全一致的见解与表达。通常用于表示政治警告或领导者决心、工作要求。例:在思想上不能有任何动摇,在言论中不能有任何杂音;对于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杂音、噪音,要主动排除干扰。

 

“轻易把不同意见说成噪音、杂音”,此情实为官员常态。轻易到张口就来,大会讲小会讲,即这词汇流行官场的原因。也正因流行,温家宝总理的反对声音才更有价值,或许可以这样说,温家宝总理和惯于轻易运用此话的部分官员意见不一致,相对于官场主流话语,总理的声音也是杂音、噪音。起码,在眼下官场此话还是边缘之声,或者说还有待于普及,有待于上升为主流之声。

 

去年,也是在和参事、馆员座谈的场合,温家宝总理提到陈寅恪先生说的一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他一生都崇尚的格言,并提倡“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今年6月11日,在为两院院士作报告时,他又强“批判思维是现代社会不可缺少的精神状态”。近年来,温家宝总理提倡独立思维和创造精神的话语多见于传媒,而今关于杂音问题的发言,和以往观点一脉相承,只是,这次的言谈锋芒指向了压抑独立思维的一方。

 

确实,打压或告诫压制自由的力量,比倡扬自由思想更管用。千夫诺诺,全场、全局一片马屁声,这下贱之态怎么来的?看看因谔谔而遭殃的无数精英国民,看看“一致通过”的宣传鼓励,很容易找到答案。

 

唯唯诺诺与铮铮谔谔,和天下兴亡的关联,前人早已说透,正所谓“谔谔能昌唯唯亡”。今人也能自察:每当杂音湮灭,总是暗无天日、民不聊生。没说透的道理还是有的,比如:不容杂音这一条就已经是“反动至极”的绝对腐败;也正是由于腐败到如此严重的程度,才导致亡国、亡天下。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话是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勋爵百多年前说的,大约在十几年前的中国还算新锐言论或杂音,而如今已成为民间常识。此超级名言其实也有不确、不足之处,我曾这样点评道:绝对的权力即绝对腐败;绝对的权力即腐败登峰造极的标志。

 

绝对权力才敢要求绝对一致,只有绝对的权力才逆人性、反自然而动,对社会提出不存异议的要求,下达消除杂音的命令。若非绝对权力,对此则不敢设想、不可想象。没有“掌控一切”的特定的现实基础及相应自信,而要求这个世界争取只存在自己一种声调,那就不叫腐败了,那是真疯了。

 

使用杂音、噪音这类词,本身就说明了权力的霸道与嚣张。不提杂音内涵的正误对错,不管杂音是否有合情合理之部分,只根据“非我所思”或“不合我意”一个条件,宣布你是杂音——凡是杂音都是错的、需要打击和排除的。这也是一种不争论,无需争论、不用分析,你发出不一致的声音即天然错误。

 

一士谔谔,孤单单发出杂音,相当于逆潮而动,似乎缺乏群众基础,此一士之精神虽值得倡扬,但是否反映民意还需另当别论。而如今某些官员所指的杂音、噪音,却总是震天动地之民声(否则对他们来说还不值一提)。这样,排除杂音名义下,行的是铲除民意、钳民之口之实,反杂音,反谁?

 

一说雅量,就联想到梁漱溟的故事。1953年9月,梁漱溟在全国政协常委扩大会议上与毛泽东发生争论,在被扣上反动分子、杀人犯等帽子后,他希望毛泽东要有雅量。现在一想,幸亏当时绝对不容杂音的局面还没达成,否则能不能保住一条老命就难说了。

 

温家宝总理同时说到政治体制改革,“使宪法和法律具有任何人必须严格遵守的不可侵犯的力量”。雅量靠不住,他对此很清楚。

 

按说,较高级别的领导者理论上都是有雅量的,没雅量,或者既不雅、又无量,如何上位的呢?要求领导者有雅量,貌似多此一举,可实际上,大家根本不指望领导者的雅量。讲道德人品的空道理,这个雅量应该有,但要害问题在于,权力机制规定了这个雅量可以没有。机制不雅无量,决定了权力代表的缺德“势在必行”。雅量这个词,用到绝对权力身上,太奢华。

  评论这张
 
阅读(29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